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 非法代孕
    这个世界上,有人笃定做丁克,有人喜欢儿孙满堂,也有人尽管无限向往后者,却不得不做前者,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

    非法代孕这个定义不是生命寻找的出路,而是不法分子为了牟取暴利而强迫他人为陌生人生子的非法活动。

    零成本,绝对高的收益,和行善事的借口,为这些亡命之徒的不择手段打上了理所应当的标签。

    “你好,我是来应聘打字员的……”一个扎着麻花辫的女孩子怯怯地敲了敲门。

    人事科里坐着的男人抬头看到她,先是打量了一番,才点头道,“是的。”

    “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子半低着头,乌黑的大眼睛里纯净清澈,“顾湘。”

    她看到那个男人在一份名单里查找了一会儿,才道:“会用电脑吗?”

    “会一点点。”

    “没关系,我们有专门的培训,培训期间,也有最低工资保障。正式上岗之后,还有奖金。”

    男人和她扯了很多。比如说这个岗位的福利和员工必须遵守的制度,比如说她的成长过程和家人朋友。

    叫顾湘的女孩子一一回答,最后那个男人似乎很满意,“回去等我们的通知吧,提前欢迎你加入我们。”

    “谢谢您。”

    女孩子的手柔软细腻,那个男人竟有些出神。

    “……您怎么了?”

    “啊,再见。”男人迅速放开了她的手。

    “再见。”她再次感谢过,就推门离开了。

    办公室里的电话响了起来,在安静的空间里显得突兀。

    男人接起了电话,“睿哥,又来了一个。”

    顾湘走出大楼,朝马路对面的公交车站走过去。这里的公交车,每二十分钟一班,看站台上等候的人数,应该是有一班车刚刚经过。

    顾湘穿着雪纺的连衣裙,站在站台上。她垂着头,盯着自己的脚尖,那是一双有点土气的平跟凉鞋,女孩子的单纯质朴凸显出来。

    一个女人朝站台走了过来,她有些失魂落魄,眼角泛红,眼睛微微肿起,头发乱糟糟的,嘴里不停地叫着,“虎子,虎子你在哪呀……妈妈在这儿……”

    她走到站台上,看到一个人就问,“你看到我儿子了吗?这么高,戴着一顶帽子……”

    所有人都像躲避瘟疫一样,摆着手远离那个可怜的母亲。

    她看到顾湘,走了过来,“小姑娘,你看到我的孩子了吗?”

    顾湘摇摇头,“对不起,我没有看到。”

    也许是她温和的语气让人觉得舒服,那个女人拉住了她的手,“你帮我找找吧……行行好,帮我找找我的儿子吧……”

    顾湘似乎是觉得她可怜,点了点头,“好。”

    那个女人向下的唇边似乎向上挑了挑,“小姑娘你真是个好人……”

    她指着不远处的一栋楼,这片区域大部分已经拆迁,剩下的也是一栋栋空壳子,全是废墟,“我儿子可能去那边玩了,我们过去找找,好不好?”

    站台上一个老大爷突然开口道,“丫头,你不回家,家里人会担心的。”

    顾湘摇摇头,“没关系的爷爷,我没有家人。”

    那个老大爷脸上的皱纹都皱到了一起,他还想再说什么,顾湘和女人已经走远了。老大爷看着她们的背影,叹了口气。

    “小姑娘,你去那边找找,我往这边。”

    顾湘往那片有建筑的废墟去了。

    一块手帕捂住了她的口鼻,她挣扎了几下,晕了过去。

    一辆白色的无牌面包车停在路边,载着这个昏迷的女孩子扬长而去。

    “睿哥,得手了。”

    他们都没有注意,一辆黑色的路虎也悄然出现,跟在他们后面。

    徐川还没拿到马东越的尸检报告,急着破案的他直接去了法医室,“孟法医呢?”

    孟夏的助手停下手里的活儿,“徐队,孟夏姐出去了。”

    “出去了?去哪了?”

    助手一摊手,“不知道。不过,她交代我把这个给您。”

    徐川拿过来一看,就是马东越的尸检报告,“怎么不早点儿给我。”

    他风风火火地走了出去,留下助手咂咂嘴,孟夏嘱咐他,不能主动送过去给徐川。这话他当然不能说。

    怀光抓抓头发,睡眼惺忪地往洗手间走过去,他拉开门,不知道什么时候进了洗手间的章瑾看到他,突然叫了一声。

    怀光被她吓了一跳,“……你穿这么多,叫什么呀?”

    章瑾脸颊红红的,从他身边溜了出去。

    怀光洗漱好,在房间里做早餐。

    章瑾看着他,“你有喜欢的人?”

    “你喜欢齐晗?”怀光头都不抬地反问道。

    第七十九章 非法代孕-->>(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你喜欢齐晗?”怀光头都不抬地反问道。

    章瑾撇撇嘴。

    几个男人把失去知觉的顾湘装进面包车上的编织袋里,束口留了呼吸空气流通的可能。

    “照片送过去了吗?”一个男人问道。

    “送过去了,”另一个同伴答道,“已经有客人选中她了,阳哥让咱们捉紧时间送过去。”

    “……后面那辆车好像从刚才开始就一直跟着我们。”副驾驶上的男人盯着手边的后视镜,语气有些冷。

    面包车停了下来,挡住了路。

    两个男人下了车。

    后车的司机大叫起来,“有病啊,赶紧让开!”

    他们往车里看看,只是一辆过路的汽车而已。

    “你们是不是有病啊,我还有急事,神经病啊!”

    齐晗的车从他们中间飞驰而过,他看着后视镜里正在发生着的冲突,松了口气。他的车载gps上一个红点在闪烁着。

    “要不要叫人过来帮忙?”九哥问道。

    “我已经安排过了,我们一找到地方,他们就会过来。”

    黑色路虎重新发动,从小路又拐上了主路。

    顾湘悠悠醒转,她茫然无措地看着围坐在她身边的几个男人,“你们是谁啊?我没钱……”

    那几个男人并不理她,各自忙着手上的事情。顾湘又请求他们放了自己,但是依旧没有得到回应,她似乎也说得累了,就没有继续费口舌,在一旁呆呆地坐着,偶尔口中念叨着她并没有钱的话。

    她衣领上别着一枚有些幼稚的卡通图案,颜色不太纯正,不过也不显得太不和谐。

    怀光和章瑾坐在沙发上,“……你知道资助你的人是谁吗?”

    章瑾想了想,“不知道。”

    怀光问道,“那你们怎么联系呢?他是怎么知道你需要资助的?”

    “他定期寄钱过来,从来没有说过什么,信封上的笔迹每次也都不太一样,所以我想,应该是邮局的人写的。”章瑾抱着腿坐在沙发上,“我们村子有一年上了报纸,来了几个记者,采访我们,在报纸上求助……应该是那个时候吧。”

    “你知道你上报纸了吗?”怀光把剪报递给她。

    章瑾认真地看了看那两张照片,“这就是资助我的那个人?”她指着李晟睿的照片,不太确定地问道。因为印刷质量原因有些模糊,但是那张脸依旧是掩盖不住地清秀。

    怀光看着她一副隐忍的花痴相,不由得哼了一声,“如果他就是指使绑架你的那个人呢?”

    “啊……”章瑾往后缩缩脖子,半信半疑道,“不可能吧……”

    怀光无语地翻了个白眼。

    所谓把你卖了还帮着人家数钱,大概说的就是这种人了。

    顾湘被绑在病床上,皮带束缚着她的身体,防止她挣动。她有几分惊恐地看着自己眼前的天花板,已经开始剥落的墙皮下面露出灰黑色的水泥,没有日光也没有灯,阴森森的黑暗笼罩着她。

    “有人吗……”她小心翼翼地叫了一声。

    没有回答。

    她试着挣了挣,牛皮扣却纹丝不动,似乎还要更紧了几分,一片死寂的房间里只有因为挣动铁床和水泥地发出的刺耳的摩擦声。

    她躺了一会儿,努力平复自己的紧张和激烈的心跳。

    然后她听到了几个人的脚步声,一群医生打扮的人走了进来,他们穿着白色的褂子,戴着帽子和口罩,顾湘看不清他们的脸。

    金属仪器的碰撞声,窃窃私语声,在她耳边徘徊。顾湘意识到自己身上的衣服已经被脱掉了,下身有些发凉,她惊恐地看着那些手持仪器,却不戴手套,不消毒的医生靠近自己,终于忍不住开始剧烈的挣扎,尖叫。

    井然有序的冰冷的安静突然被掌声打破。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我还以为人间没有炼狱。”

    那些医生的动作停了下来,显然,在她看不到的地方,出现的是一位不速之客。

    “不好意思,我是警察。”

    这场机械的手术富有戏剧性的戛然而止,只有站在她身边的一个医生打算反抗,却在一瞬间,手里的手术刀落在地上,腕骨碎裂的声音清脆骇人,只是随后的尖叫声,太过刺耳。

    “孟夏,孟夏,没事儿吧?”

    手脚上的皮扣被利落地剪开,她却只觉得手脚冰凉僵硬,不能挪动分毫。

    那个人温热的体温靠近她,把她扶着坐了起来。

    她看着齐晗的脸,泪水控制不住地落下来。

    “别怕,没事了,没事了……”齐晗抱着她,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我送你回家。”

    九哥原本是想叫救护车过来的,但是齐晗否定了。如果他们的猜测是正确的,那么化妆成为这个名叫顾湘的女孩的孟夏,最不想见到的,应该就是医生了。

    他沉默着靠在孟夏身边,这个姿势并不舒服,他耐心地等着孟夏松开了紧紧扯着他的衣服的手,泪水彻底毁掉了他的衣服,齐晗才把自己的外套披在孟夏身上,“还能走吗?”他语气温和。

    “嗯……”

    他不想剥夺孟夏的自尊心,所以他扶着她,尽管慢,但陪着她,一步一步地走向洒满阳光的世界。

    九哥站在外面,浅笑着看着他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