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证据确凿
    孟夏裹着齐晗的外套,缩在后座上,直直地望着窗外。

    “谢谢你们。”

    齐晗和九哥都望着车窗外的风景,齐晗握着方向盘的手指骨节发白。

    “本来就是我们无能,找不到证据只能让你面临危险的……”

    孟夏看着后视镜里的齐晗的脸,打断了他的话,“是我自愿的。”

    她不是没有私心,如果她真的没有,就会让齐晗快去找李小菀,但是她不愿意,尽管她知道自己不应该这么想,但她确实不希望李小菀总是在齐晗面前晃来晃去。因为她感觉得到,齐晗对李小菀,似乎是有些不同的。只不过这份不同到了什么地步,她就不确定了。

    “怀光,你和章瑾现在怎么样了?”

    怀光叫道,“齐哥,你终于想起我了!”

    齐晗勾起了唇角,九哥也浅浅地笑了,“你的任务马上就能完成了,不过现在你还得好好地继续下去,直到我下次给你打电话,你和章瑾都尽量不要出门了,好好在家里待着,不要给别人开门。”

    这指令虽然有点儿奇怪,但怀光还是记了下来,只不过,“哥,我怎么觉得你像在哄小孩儿呢?”就差唱一曲“小兔子乖乖把门开开了”。

    “你能对自己有清晰的认知,实在是难能可贵。”

    电话那边长久的沉默,齐晗笑了一下,“好了,我挂了。”

    “齐哥拜拜……”

    “齐晗,能送我回支队吗?”

    齐晗道,“回家休息一下吧。”

    孟夏还是坚持,“我想回队里。”

    齐晗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要回队里,“好。”但他还是遵从她自己的选择。

    路虎在支队门口停下来,齐晗回头看她,“用不用我叫人过来接你?”

    “不用了,”孟夏淡淡地笑着,“外套先放我这里,可以吗?”

    齐晗愣了一下,随即点点头,这也没什么不可以的。

    他们看着孟夏走进警局门口,路虎重新发动,向着崴仑萨集团开去。

    “孟夏突然要回队里,大概是觉得见到你才觉得安心。”九哥道,“不是每个人都要独处疗伤的。”

    齐晗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眉心微蹙。

    “我是不是就不应该让她去……”

    九哥平静地说道,“她自己不都说了吗?她是自愿的。至于是为了谁自愿的,你比我还清楚吧。”

    齐晗确实清楚。

    但是他不知道要怎么让孟夏明白,这样的付出是不值得的。

    他想到施倩,也许不说出来反而是给彼此的解脱,时间最终会给他们一个答案。

    “有的时候,我真的不懂人心。”

    九哥看向了窗外,“我们每个人都在试图弄懂人心,但是没有人真的可以完全明白。否则,就不会有这么多误会,猜疑。”

    崴仑萨集团写字楼屹立在市中心最繁华的街道,多少人梦寐以求进入这栋大楼,离接近天堂的路更近一步。

    齐晗仰望着它,直直插入天空,划破蓝天白云,无尽的罪恶,是黑暗,无声地打破了原本该是纯净的静谧。

    “我们到现在都没有掌握李小菀的位置信息,如果现在打草惊蛇,李小菀能不能保得住……”徐川有些犹豫了。他不太清楚李小菀在齐晗心里到底占有怎样的位置,但是曾经,他为她和九哥起过争执。不管怎样,都应该是重要的。

    齐晗淡淡道,“一个警察,要做好随时随地牺牲的心理准备,如果没有,那她也没有资格做警察。”

    他从未在这种时候说过这样的话,即使他是这样想的,也会在每时每刻保护跟着他出任务的每一个人。徐川愕然地看了看九哥,后者依旧是那副清淡的模样,看不出任何波澜起伏。

    “你们只要按照我说过的做就好。”齐晗回眸对几位便装警员道。

    第八十章 证据确凿-->>(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你们只要按照我说过的做就好。”齐晗回眸对几位便装警员道。

    “是。”

    齐晗点点头,“去吧。”

    他和九哥依旧经过前台,乘电梯上楼。

    “齐晗来了。”

    李启阳挂了电话,脸色有些难看。如果上一次齐晗找到他们是自然,那这一次,齐晗又准确无误地知道他们在这里,就不得不让人心生疑虑。

    李晟睿唇边漾起一丝笑容,“哥,你怕了。”他摆摆手让站在对面的人离开,“怕什么呢?是怕坐牢,还是怕和我一起死呢?”

    李启阳勉强笑了一下,“当然不会,我只是……”

    “不甘心?”李晟睿笑道,“如果说不甘心,我原本恨不得把齐晗千刀万剐,但是,我精心包装的这份大礼,会让他永远记住我……”他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痴迷狂热。

    “何况,你怎么就笃定他能找到证据呢?没有证据,一样不能定罪。”

    齐晗这回可没有上一次那样客气,他一脚踹开玻璃门,手上的剪报本已经丢了过去。

    李晟睿偏了偏头,本子从他耳边飞过,没有裁剪整齐的内页还是划破了他白净的耳尖,慢慢渗出细小的血珠。

    剪报本掉在地上,里面的剪报飘了满地。

    李启阳看到李晟睿耳边的血,眼睛泛红,他上前一步,“齐晗你干什么?!”

    齐晗看了他一眼,眼神炯炯,极尽轻蔑。

    “李晟睿,你以拐卖妇女罪,蓄意谋杀罪被捕了。”

    李晟睿挑挑眉,他没有理会耳朵上的伤口,“晗哥,你这么说,我听不明白。”

    “当年,那个男孩子的妈妈在法庭上指认你就是威胁教唆自己儿子伤害自己的人,证据确凿,你被关进了少管所。你跟我说,你改过自新了,你开始资助那些贫穷的孩子,让她们念书,甚至上大学。但是,你忘记修改这报纸上的时间,那个时候,你还在少管所里,报纸上说的李董事长,根本就不是你。那是你的父亲,为了弥补你犯下的罪孽,为你积德,他为了给你树立一个良好的形象,不想让你背着一身罪恶走进这里,所以他让报纸刊登的是你的照片。他资助的,不只是这些孩子,还有老人,也不只有这些女孩子……你因为对那位母亲怀恨在心,就开始收集这些女孩子的剪报,用招聘信息把他们骗到这里,确认她们的身份,确认她们在德州举目无亲,你就可以为所欲为。然后你让手下那群人,根据这些女孩子身处的位置的不同,选择不同的下手手段。”

    李晟睿一言不发,听着齐晗的推理,唇边的笑容慢慢放大。

    “然后你就把她们的照片送到那些想要生孩子,却无法生育,而且有意愿寻找代孕的夫妻手上,给这些女孩子明码标价,强迫她们代孕……你还是人吗?”

    “晗哥,还是那句话,你有证据吗?你说我杀了人,有证据吗?”李晟睿无声地笑着,眼睛里尽是挑衅和嘲笑。

    齐晗也笑了,“你恨我,就想要拐卖李小菀,却没想到被一个跟踪偷窥狂抢了先,所以你就让马东越把人带回来。那对老夫妻,我想他们是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至于那个最初被杀的女孩子,我想她不是不适合备孕,就是做了什么事……让你不得不杀了她。”

    “我们查到了马东越,你就如法炮制,杀人灭口。你说我们没有证据,可惜,你刚刚面见的那位先生,已经带着徐队和他的几组人在去接李小菀的路上了,你可能一直没有注意到,李小菀衣服上的纽扣是一个监听设备。”

    李晟睿大笑起来,他的笑声疯狂炙热,像魔鬼在人间。

    齐晗等他笑完,“晗哥,你说我不是人,那你呢?你早就察觉到了有人跟踪那个女孩儿,但是你却让她回家休息,你选择了在她身上装这样的设备,也没有选择寸步不离的保护她……你是人吗!?罗笙是怎么死的,你们的孩子是怎么死的!你就是个魔鬼,你的心比石头还硬吧!”

    齐晗看着他,不反驳也不解释,他平静地看着李晟睿,“你认识罗笙?”

    李晟睿笑着看了看他,齐晗在他的眼神里看到了怜悯,“齐晗,你真可怜。”

    徐川传来了已经找到李小菀的信息,齐晗却并没有那么高兴。

    李晟睿说得不对,他并不知道有人在跟踪李小菀,那个监听器是叶杨装的,他虽然察觉了,但却没有告诉李小菀,他不想让李小菀知道她的父亲心里的算计。

    齐晗甚至不知道为什么能收到监听录音的叶杨一直没有来找他,大概是不好意思让齐晗知道吧……

    人心,他从来都不能完全揣测这个深渊。

    “那个老太婆和老头子,在地铁上说,要把我的眼睛挖出来。”李晟睿轻轻道,“我就只能先下手为强了,顺便警告他们一下,让他们下了地狱,不要再乱说话了。”

    走进办公室的警员给李晟睿和李启阳戴上了手铐,出钢厂的窝点被端掉,证据确凿,罪名成立。

    “哦,对了,”李晟睿走到门口,想起来什么似的,停下了脚步,“晗哥,忘了告诉你,”

    齐晗转头看向他,他看到那个十恶不赦的富二代唇边挂着讽刺的笑意,“那个小姑娘,现在应该已经做妈妈了吧~”

    齐晗耳边轰地一声,眼前爆开一片花白的层层光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