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 审判与宽恕
    “严局,马上就要开庭了,您要来吗?”

    严正抬起头,“好,我很快过来。”秘书出去之后,他才拨出了手机屏显上的号码。

    “齐晗,李晟睿和李启阳的审判马上就要开始了,你要过来吗?”

    齐晗小心翼翼地抱起李小莞,“不舒服的话,就告诉我一声。”

    李小莞脸颊烫得出奇,她看着齐晗,却总觉得他的每一句话,每一个眼神,都是说给另一个人的。她嫉妒不起来,故去的人永远以决绝的姿态占据着活着的人心底里最深刻的位置。

    她安静地坐在汽车后排的座椅上,身上盖着空调被。原本她以为,齐晗是活在教科书里的范本,是所有人眼里心里嘴里的传奇,原本她以为,齐晗是个像福尔摩斯那样的人,为了破案,不食人间烟火,为了正义,没有七情六欲。

    但是,她渐渐熟悉的齐晗在生活中,同样是一个心细如发的人,温暖正直,比任何人都值得被温柔对待。

    “哥,”李小莞动了动。

    齐晗从后视镜看了看她,“怎么了,怯场吗?”

    “嗯……”

    “这是你应得的,小莞,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是天经地义的……他们不会再伤害你了。”齐晗柔声道。是他向严正请求,能让他们看到李家兄弟接受审判,他希望能借此消除李小莞心里的阴影,给她迟来的公平和正义。

    法庭上的每一次审判,都是为了维护法律给予的公平。

    李小莞看着那个金色的天平,却不知道自己心里想得到底是什么。

    齐晗站在她身边,静静地等待着她鼓起勇气,再次面对那一对被恶魔吞噬的灵魂。

    “走吧……”

    齐晗淡淡地笑了一下。

    他们坐在观众席上,齐晗对上严正的目光,轻轻点点头。

    李小莞平静地看着坐在被告席上的李晟睿和李启阳,他们年轻英俊的脸上没有半分愧疚,他们面相阳光,却身处地狱。

    法官很快宣判了结果,死刑。

    李小莞垂下了眼睑。她身上披着齐晗的外套,仿佛置身于他温暖的怀抱,她喜欢这样的感觉,不会被伤害,什么也不用想。

    “小莞,我们回去吧。”

    李小莞看着齐晗,“好。”

    李晟睿看到齐晗和李小莞,唇边还是曾经的笑意,“小妹妹,以后不会有人再要你了,就算有,也是因为愧疚。”他虽然说给李小莞听,但是却盯着齐晗。他想给齐晗的全力一击,已经完美地完成了,就算是死,他也并不害怕。只不过是他不能亲眼看到,齐晗身处地狱的一生。

    不得不说,李晟睿对于诛心,是专家。

    齐晗的手搭在李小莞肩上,“该愧疚的人是你。不过,”他冷冷地说道,“过了奈何桥再好好反省你的过错吧。”

    李小莞却一直沉默着。

    “齐晗,”

    严正叫住了他们。

    齐晗看到这位局长,神情稍稍缓和了些,“严局。”

    “你好吗?”

    李小莞愣了一下,才意识到严正在跟自己说话,她想说还好,却觉得鼻子有点酸,她一个字也不想说。

    严正没有强求,他也只叹了一口气,“再见。”

    “严局,谢谢您。”

    严正摆摆手,“没什么。”

    “哥,你手机响了。”李小莞从外套口袋里拿出正在振动的手机,递给齐晗。

    齐晗笑着摸摸李小莞的头发,走到一边接起了电话。

    “齐晗,出事了。”

    “我马上过去。”齐晗甚至没有问发生了什么,如果不是重要的事,九哥也不会直接给他打电话。

    九哥道,“是吴倩和杨开报的案。”

    齐晗的眼瞳微微睁大了些,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好,我知道了。”

    李小莞扬起脸看向他,“出什么事了?”

    齐晗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他拉好李小莞身上的衣服,把她裹得严严实实的,他觉得李小莞听到李晟睿那句话之后,情绪就有些低落,但他不能确定李小莞到底在想些什么。

    “还……好吧。”

    “不能跟我说吗?”

    李小莞认真地看着齐晗,“哥,如果我说,我已经不恨他们了,你可不可以不要愧疚了?”

    齐晗有些惊讶,但是他轻轻拍拍李小莞的后脑勺,“小莞,我从来不是因为愧疚才陪在你身边的。”

    李小莞看着齐晗走向路虎,他的背影挺拔坚毅,身形好看得每一次见都觉得他一定是造物主最爱的孩子。

    不是因为愧疚,那会是因为什么呢?

    第八十六章 审判与宽恕-->>(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不是因为愧疚,那会是因为什么呢?

    李小莞摸摸自己的后脑勺,神情恍惚。

    “你们两个怎么在这里?”

    齐晗还没到,九哥随口询问他们一些基本情况。而且他们还算是熟人。

    吴倩的脸伤得很重,但是九哥却没有在她脸上找到任何曾经出现的那样自卑的情绪,看他们相处的样子,杨开承诺齐晗的,果然做得很好。九哥希望他们能这样继续下去。

    “我和吴倩约好出来走走,逛到这边,就看到了这个……”

    杨开还有些心有余悸,但是吴倩倒是神色如常。

    九哥点点头,“你们还在放暑假,是吧?”

    “嗯。”

    “你们……”

    “你们该不会是早恋了吧?”

    杨开听到另一个人的声音,看了过去,“齐哥。”

    吴倩看到齐晗,点点头。是齐晗告诉她,遭遇挫折时,很多人都会以为这就是世界末日,但其实,有的时候,终点也是新的起点。

    齐晗往九哥旁边一站,“现场情况怎么样?”

    “死者身上没有证明身份的证件,”九哥道,“年轻女性,***呈现新鲜破裂的状态。尸体下体**,是先奸后杀。其他的情况,还是得等孟夏过来再说。”

    过了这么久,孟夏的名字第一次出现在齐晗的耳边,“孟夏这几天状态怎么样?”他压低了声音,就是不想让杨开和吴倩听到他们的对话。

    “还不错。”九哥看了看齐晗,他看起来有些憔悴,但是并不像最开始得知李小莞被迫代孕时,那样自责,疲倦。

    “小莞呢?”

    齐晗露出一个笑容,“今天我带她去看了李晟睿和李启阳的审判了。”

    “结果怎么样?”

    “死刑。”

    九哥并不意外,他们接触法律时间已久,这样的结果合情合理,只不过,造成的伤害已经无可弥补了。

    齐晗叫杨开,“哎,你过来。”

    杨开把水瓶子塞给吴倩,低声交待了几句,就连跑带跳地蹦到齐晗身边,“哥,你最近是不是很忙啊,我前几天去警察局都没找到你……”

    “我问你正事。”齐晗打断了杨开滔滔不绝如江水的话,“你们两个到这里……别跟我说是散步,散步能到这种地方?”

    “被你看出来了啊……”杨开有点不好意思地咧咧嘴。

    “老实交代。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九哥手指蹭蹭鼻尖,掩饰起笑意。

    杨开看看坐在一边,小口啜饮着白水的吴倩,脸上的笑容藏都藏不住,“吴倩上辅导班下课之后会从这边走,前天有个同学跟她说这边建筑工地闹鬼,吴倩有点儿害怕,我今天陪她过来,就是想让她知道,这儿根本没有鬼。”

    齐晗严肃地审视着他。

    杨开被他看得心里发毛,龇牙咧嘴,“哥,我可没说谎啊!你别这么看着我!哎哎哎我说得可都是真的啊……”

    齐晗突然笑了起来,拍拍他的后背,“小子不错啊,知道男人要有担当了,你没让吴倩看尸体吧?”

    杨开有点儿发愣,但是他还是点点头。能得到齐晗的夸奖,他很开心。

    “哥,你教我破案好不好?”

    齐晗看了看他,“想学破案啊?”

    杨开点点头,左耳上的银色耳钉在阳光下一闪一闪的。

    “下学期期末考拿到全a,我就教你。”

    杨开兴奋的表情凝固了。过了一会儿,僵硬的表情才慢慢融化了,“哥……让我考全a,还不如让我从这儿跳下去呢……”

    “给你怂的。”齐晗啧啧感慨,“就你这知难就退的,怎么履行和我的承诺。”他看着杨开,反手拍拍他的胸口,“男人啊,不只是有一腔热血就能给喜欢的人幸福的。”

    杨开看看齐晗,又看看和他对上目光,露出一个被毁掉了的但是依旧甜甜的笑容。他心里波动了一下,郑重其事地点点头,“我懂了,我会好好努力的。”

    “行了,你们今天过来的时候有没有看到什么可疑的人?”

    “没有……我一开始还以为这人是睡着了,但是感觉哪有人会趴在这儿睡的,姿势还这么……不文雅。”杨开只想着不要让吴倩看到这些,根本没有注意到其他的。

    “我过去问问她,你没意见吧?”齐晗挑挑眉。

    吴倩看到齐晗走过来,重新露出了笑容。

    “好久不见,”齐晗也笑着,“你和杨开过来的时候,有没有看见什么,听到什么?”

    吴倩想了想,她那张脸虽然有些吓人,但是,齐晗心存怜惜,自然不觉得如何,“我也不知道……我满脑子都是补习班同学跟我说的鬼故事,一直想拉杨开回去的。我怕……我看到的都是错觉……”

    齐晗点点头,“嗯,没关系。你辅导班上给你讲鬼故事的那个孩子是哪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