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 密室谋杀案
    “……这,还是得去医院看一看。”医生给齐晗做了简单的检查,以这样的检查,根本无法确定病因,但是胸闷气短,晕倒的程度,一定不会是小病症。

    齐晗坐了起来,系好衬衣扣子,“谢谢您啊。”

    “齐晗,这个案子你就别管了。”

    “不行,第一案发现场是最重要的……”

    齐晗看着九哥按在自己胸口上的那只手,“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一下高铁,我就立刻去医院做检查。”

    九哥叹了口气,慢慢收回了手,“好。但是你不能反悔。”

    “保证不会。”齐晗拍拍他的肩,“我什么时候言而无信过。”

    医生犹豫地看着齐晗,最后他拉住了九哥。

    “有什么事吗,医生?”

    医生沉沉地叹气,他看着齐晗的背影,“那个……我怀疑,是心脏病。”

    九哥垂下了眼睑。

    “我知道了,谢谢您。”

    齐晗不知道自己的心情是什么样子的,他不需要仔细听,也能猜到那个医生拉住了九哥之后,会说什么。所以他没有回头,没有叫上九哥,也没有询问医生他的病情。

    “齐警官,您可算是回来了……里面都快吵起来了。”

    “我听见了,”齐晗对乘务员笑了笑,但是那个笑容转瞬即逝。

    死者是被勒死的。但是没有挣扎反抗。

    洗手间的门是关上的。如果不是列车乘务员用工具撬开,根本无法进入。

    密室谋杀案。

    死者王芥,是一名摄影师。他的同行者,都是他在大学同一社团的同学。

    周密,男,来自四川,是一家报社的记者,非常喜欢吃香菜,特别是火锅里涮的。

    王佳佳,女,来自东北,身材瘦小,声音也很甜,毕业之后就嫁了人,是个全职太太。

    郭鹏,男,来自广州,在一家金融机构做会计师,已经和女友订婚,大概年底就能喝上他们的喜酒。

    庄燕,女,也来自广州,大大咧咧,自己创业开了一家概念书屋,生意不错,评价也很好。

    五个人在上大学的时候,感情就很好,经常一起出去聚会。毕业之后,他们都留在了广州,在这里继续他们的梦想。

    这一回他们约好去北京看一看,从一个大都市到另一个大都市,是因为年轻人心中向往的理想,但是没想到,王芥会死在这辆承载着他们期待和憧憬的列车上。

    “这几天,王芥有没有什么反常的举动,比如说,喜欢一个人待着,沉默寡言,”齐晗问道。

    周密道,“我知道你们想问的是什么,王芥不可能自杀。他昨天还跟我们说起他去过北京之后,要去天津吃小笼包呢。”

    齐晗点点头,“哦,是在什么场合说起的呢?”

    “喝酒的时候。”

    庄燕道,“我怎么不知道?”

    周密笑着说道,“一定是因为你喝醉了。”

    九哥没有让这个话题就这么结束,“那你们呢,对王芥说的话还有印象吗?”

    周密道,“佳佳可能不知道,女孩子酒量差一点,但是郭鹏肯定知道,对吧?”

    齐晗看向那个年轻男孩子,郭鹏点点头,“啊我知道,咱们还说要一起去拉萨朝圣,那么美那么纯净的地方,一定能拍出最美的照片。”

    “你们这次出来,有没有谁带了手帕水杯之类的?”

    九哥第一次紧抓着话题不放,第二次又突然提起另一个毫不相干的话题,他跳跃的思维让这四个年轻人都有点反应不过来。

    在他们眼中,九哥和齐晗看起来只比他们大几岁而已,但是总有一种胸中有丘壑,眼中藏山海的感觉,仿佛他们什么都知道。

    “我们确实有一块手帕,在大学社团的时候,每个人都有一块。”

    庄燕把自己的拿给九哥看。

    齐晗当然明白九哥在做什么。

    第八十九章 密室谋杀案-->>(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齐晗当然明白九哥在做什么。

    王芥死得有蹊跷,最明显的问题就在王芥脖颈上的那条勒痕。人在窒息时,会自然的挣扎,何况在被人夺走性命的时候,人的求生欲会占据所有的优先和主导权。所以被勒死的人的身上,都会留下吉川线,人在性命攸关的时候,不会在意这样的疼痛。

    但是王芥的勒痕太简单,这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王芥是自愿被勒死的,第二种,王芥是在失去意识的情况下,被人勒死的。

    “你们在大学的专业是什么?”齐晗问道。

    “我学的是化学,”郭鹏道,“庄燕学的是经济,佳佳学的是历史,周密学的是医学。”

    齐晗笑着点点头。

    “把你们的手帕拿出来给我看看可以吗?”

    每个人的手帕都是不一样的颜色,和刚才庄燕拿的黄色的手帕一样,上面印着摄影社团的logo。

    齐晗看了看周密,“你的呢?”

    他的语气很温和,不像是质问。

    “丢了。”周密毫无压力地说笑道,“之前在学校里的时候就丢掉了,不知道被谁拿走了吧。”

    “哈哈,周密你还真是受欢迎呢。”王佳佳也笑道。

    齐晗看起来也很平常,他淡淡地笑着,看着这几个年轻人说说笑笑,好像刚刚死去的不是他们的好朋友。

    但是,九哥却知道,齐晗不只是在生气,而且已经看穿了这看似不可能的伎俩。

    “我看,不是丢了吧,”齐晗站起身,给身后赶过来的列车上的安保人员使了个眼色。

    周密注意到自己身后站了几个面无表情的安保人员,脸上的表情变了,“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你的手帕既不是被别人拿走的,也不是大学期间丢的。”其实,齐晗希望能掌握更有力的证据之后,再锁定嫌疑人。但是,他不准备让这个看似很受欢迎,而实际上心存恶魔的年轻人继续在他们面前,再起任何主导作用。

    齐晗道,“想要找到那块手帕,只能等列车到达终点站之后了。但是你们都可以听一下,如果我哪里说错了,请及时打断我。”

    四个年轻人都看着他,既惊讶,又有些好奇他能说出什么东西来。

    “高铁和动车不像飞机,对液体有太多的要求,没有人会刻意检查行李中的液体到底是白开水还是药剂。在勘察现场和你们的位置的时候,你们座位附近有一个空的矿泉水瓶。这个牌子的矿泉水在火车站和高铁上都没有售卖,你可以说,这是你们在进站前买的,但是我特意问过坐在你们附近的乘客,他们并没有看到你们拿出来过这个水瓶。”

    齐晗接过乘务员递过来的水瓶,“如果有鉴识科的人在,很快就能告诉我们,这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他打开瓶盖,里面有一股奇怪的味道。齐晗皱皱鼻子,轻轻地咳嗽了一声。“你借口有事要和王芥谈,把他约到没有监控的地方,现在是夜里,被人撞破的可能性也不大,这样你就完成了第一步。”

    “第二步,”齐晗举起两根手指,“你把他摆进这间洗手间——如果你愿意这个词的话,用绳子把他勒死了,作案工具,应该是摄影机上的袋子。”

    周密听着他说完,才终于插嘴,“那我是怎么制造的密室呢?或者说,你能制造出这样的密室?”

    齐晗拿过乘务员手上的细细的鱼线,把它勾在门扣上,他小心翼翼地关上门,轻轻地扽了一下,齐晗露出了一个笑容,他慢慢地抽动着鱼线,门锁缓缓地挪动着,发出咔嗒一声。

    他用力扯了一下鱼线,剩下的线被扯了回来。

    “周密……这就是你说要去钓鱼的理由?”王佳佳有点难以置信地轻声说道,“就算王芥做过什么,你也不能……”

    齐晗似乎就在等这段话,他问道,“王芥做过什么?”

    四个人垂下了头,逃避着齐晗的目光。

    最后,王佳佳捏捏拳头,“是我们社团里另一个成员……”

    周密拦住了她的话头,“我们都以为那是一个意外,但是……”

    他沉沉地咽了口气,“但是不是!小诺的死根本不是意外!我知道……小诺不喜欢我,只要她喜欢,我可以接受他们在一起,我可以祝福他们……但是,我没想到,小诺相信了王芥的那些狗屁话,自杀了……”

    齐晗道,“喝酒那天,你们说的并不是吃小笼包的事吧……”

    “是的。”周密道,“他喝醉了,他跟我说,他想知道女人能为了爱情做到什么地步。所以他告诉小诺,他想要拍下一个人从大楼上纵身一跃的场景。”

    九哥心情沉了下去,不用想,也能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小诺在一个阳光正好的上午,从一座大楼上,跳了下去。”周密轻笑了一声,但是听起来更像是自嘲,“齐警官,在见到你的时候,我就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不过我没想到会这么快。”

    周密被带走的时候,突然回头看着齐晗,笑了一下,“齐警官,你有没有想过,你或许能创造出完美的犯罪。”

    完美的犯罪……吗?

    齐晗冷冷地弯了弯唇角,

    不可能存在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