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 特大灭门案
    一个出租车司机早起上工,他拉开门,隔壁上个月刚喜得贵子的邻居家的门开着,从里面传出早间新闻的声音。

    他走过敞开的大门时,无意地向里面看去,看到的一幕景象让他脸色大变,捂着嘴,尽管发不出任何惊叫。

    周郡市公安局接到了一起报案。

    梁园小区里的一户人家被人杀害,尸体呈奇怪的异状,他们的脖子被拧断,呈180度角向身后看去。

    一家三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他们的脸看着电视机,身体却是跪坐在沙发上,朝向电视机正对的那面墙壁的。

    公安局局长牛晔一声令下,“十天之内必须破案,破不了案,你们都把辞职报告放到我办公桌上!”

    副局长刘波小声提醒他,“德州市的那两位快到了。”

    牛晔从鼻子里哼出一个不屑的音调,“就那两个小白脸,还想破连环食婴案呢,开什么玩笑……”

    他不屑一顾的人在十分钟之后,到达了警局门口。

    副局长刘波接待了他们。

    “牛局长出去了。”

    意料之中。

    齐晗微笑道,“那我们就在这里等他回来。”

    “牛局长今天可能回不来。”

    “有案子?”

    从他们进门开始,整个警局的氛围都不太对。他们也是同行,只有在发生特大案件的时候,才会出现这样的气氛。

    刘波犹豫了一下,还是点点头。

    “凶案现场在哪里?”

    山不来就我,我去就山。

    案发现场在一个老小区,住户大多是空巢老人,早出晚归的年轻人少有。这里没有监控,没有目击者,简直就是凶杀案发生的绝佳场所。

    牛局长看着那三具诡异的尸体,有些毛骨悚然。

    厨房的锅子在煮着一锅肉,翻滚的沸汤里夹着辣椒和肉块,香气中也有点古怪的味道。案板上的还没有下锅的肉告诉他们,这并不是一锅美味的火锅,而是一锅人肉宴。加了辣椒是为了去味。

    法医都捂住了口鼻,脸色难看。

    被切片煮熟的是还未满月的婴儿。

    牛局长勃然大怒,难道说这个几年前销声匿迹的食婴者又开始作案,甚至升级了作案手法,由生吃变成了煮尸?

    齐晗和九哥还没进门,就闻到了屋子里飘出来的那股味道。

    牛局长看到刘波和两个他不认识的人,火气窜得更快了,“谁让你们过来了!”

    齐晗耸耸肩,“听说牛局长忙着解决案子抽不开身,我们只能过来打扰了。”

    “你是齐晗吧,”牛局长上下打量了他一番,语气不善,目光凶悍,就像一只随时会冲过的牛,把他顶个跟头。

    “我们周郡的案子不需要你们这些外人来插手。”

    九哥看着他,非常确定这位局长根本是因为束手无策下不来台,才会有这么大的火气。

    “我对你们的案子没兴趣,”齐晗的语气也冷了下来,他向来不是那种讨好别人的人,“如果不是食婴案的嫌疑人在德州被杀,我们也不会专门跑一趟。”

    他这么一说,牛局长反而有气也撒不出来。

    “我现在没空儿,这个案子如果不尽快解决,那明天早上这件案子就会在周郡传来,你们付不起这个责任,你们要是愿意等就等着,不愿意等就赶紧从哪儿来回哪儿去,少在这里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他说的没错,出租车司机单调无聊的工作中,唯一的调剂就是通过车载对讲机,谈论八卦和小道消息。

    一起凶杀案的细节足以让整个周郡的出租车司机们津津乐道,乘车的乘客,乘客的朋友亲人,都成为辐射面,很快,周郡的大部分市民都会知道这件事,比微博的传播力还要强悍。

    九哥道,“如果你让我们参与,说不定能快一点破案。”

    刘波看起来很赞成这样的合作,但是牛局长大手一挥,“我不需要两个外人来干扰我们的工作。”

    “两位先跟我回去吧,现场的线索和尸体都会送回局里的。正好我给你们安排一下住的地方。”刘波打破了僵局。九哥和齐晗的刑事案件侦讯记录他有所耳闻,对他们打心里佩服,但是又无法左右牛晔的决定,只能打个圆场留下周旋的余地。

    齐晗没再说什么,刚才的一来一往,他们把现场的情况看了个大概,细节部分只能通过技术队的照片和法医的尸检报告来细究了。

    他给徐川打了个电话,告诉他这边的情况不太乐观,一时半会儿可能回不去,让徐川安排人手去医院看看李小菀有什么需要的,如果案子出现问题,就给他打电话。

    徐川义愤填膺地指责了一顿周郡公安局的牛局长,但是最后也只能答应下来,挂掉了电话。

    食婴案和这起升级版的食婴灭门案都属于特大案件,凶手行为残忍,情节恶劣,造成的社会影响可想而知。

    食婴案的嫌疑人苏甦又是这起灭门案被害家庭的大女儿。

    第九十章 特大灭门案-->>(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食婴案的嫌疑人苏甦又是这起灭门案被害家庭的大女儿。

    是否是模仿作案,是否是寻仇,这些都是案件侦破的方向。

    刘波给他们安排在警局附近的招待所,齐晗拉开窗帘,“你们这里的房子都只建七层。”

    “对啊,为了节省住房空间,七层以上的都要有电梯的,地产商不想花钱,住户不想缩小居住面积,就都只建七层。”

    “好,辛苦你了。”齐晗和刘波握握手,“如果有消息了,麻烦你通知我们。”

    “齐警官您太客气了。”刘波离开了。

    九哥打开了电视机,“咱们现在什么都没有,这几天就只能休息了。”

    “随便转转吧,周郡也是很有名的旅游胜地了。”

    齐晗在床头灯罩里找到了一个指盖大小的黑色的东西,两人相视一笑,看来,周郡市警局对他们的到来并不欢迎。

    他们洗过澡换上干净的衣服,就出门了。

    “有头绪吗?”

    街上小摊贩不少,冰糖葫芦,糖炒栗子,烤羊排,关东煮,棉花糖,还有糖人,完全是他小时候的集市的样子,妈妈会给他一张纸票子,能买到他所有想吃的零食。

    “老板,那一个棉花糖,粉色的。”

    九哥看着齐晗付了钱,“你干嘛啊?”他压低声音问道。

    齐晗没有回答他,他专注地看着小贩做着那支蓬松甜蜜的棉花糖。

    粉色的棉花糖像一朵粉色的云。

    齐晗眼前闪过一幕又一幕的场景,一张又一张的图片。苏甦被杀,她在老家的父母和两个亲弟弟也被人杀害了,中间相隔两天……如果是一个人所为,很有可能是为了报复。因为法律无法制裁,所以想要凭借自己的力量来实现“杀人偿命”的公平正义。但是警方都没有追查到的人,凶手是怎么知道苏甦在哪里的呢?是碰巧遇见,还是蓄谋已久,不相信警方呢?

    “……你的棉花糖。”

    九哥接了过来,“谢谢啊。”

    他拉着齐晗的手肘往前走了几步,齐晗才回过神来。

    “你说,这样的小城市里,人们靠自己的劳动养家好,还是城管执法,小贩无法承受高昂的摊位租赁费,放弃谋生之道,选择乞讨或抢劫更好呢……”

    九哥看着这条纯粹的步行街,如果在德州,一定会被城管列入重点整治工作中,但是他不知道这究竟是好,还是不好。

    齐晗似乎也只是发出感慨而已,并没有继续这个话题。

    他举着棉花糖拍了张照片,发给了李小菀。

    然后他撕下一块棉花糖,“听说,甜食能缓解压力,换来一个好心情。”

    九哥蹙着眉,疑惑地看着那根棉花糖,他从来没吃过这种东西,特别还是这种颜色的。

    “我小时候经常吃的。”言外之意就是可以放心吃。

    九哥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微微一笑,“虽然现在不该跟你说这个,但是,你在高铁上答应我,要去医院做检查。”

    入口即化的棉花糖虽然全都是糖精的甜腻味道,但确实还是让人想要多吃一点。

    “我还以为你能破个例,忘记这件事呢。”

    九哥耸肩,表示:你想多了。

    他们去了周郡最大的医院,开在繁华的商业区附近。

    “排队排队,你别跟我说什么你有病,来医院的谁没病啊!”

    医患关系永远是医疗界的话题,除了永远待在实验室的研究员,管理档案的工作人员,每个直面患者的医生护士,哪怕是清洁工,都有可能和流水一般的患者发生冲突。

    一个体型壮硕的护士和一个瘦小黝黑的男人发生了口角。男人因为自己的孩子发了高烧,希望早一点得到治疗,而护士长则认为,叫号排队,是必须要遵守的法则,是对每一位患者的公平对待。

    “您好,我们想检查一下心血管……”

    齐晗话还没说完,小护士就说道,“病历本有吗?”

    “没有。”

    小护士从抽屉里拿出一本放到齐晗面前,“心血管内科,要专家号还是平诊?”

    九哥道,“专家……”

    小护士再次打断了他们,“专家号已经没有了。”

    “……”

    齐晗拍拍九哥的小臂,“就平诊吧,谢谢。”

    挂号单和诊疗卡拍在病历本上,“下一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