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 愿赌服输
    牛晔第一时间对外公布,食婴案和最近发生的模范案件的凶手都已经被抓拿归案。

    几天前还在骂警察无能,惶惶不安的市民大力称赞着警察的破案神速。关于凶手的传言也传得有模有样的。

    “牛局,案子破了,我们也该把案卷给他们了吧?”

    刘波最清楚,如果没有齐晗和九哥,恐怕会成为案中案,简而言之,又是一宗悬案。

    “什么,哦……”

    牛晔没有动,刘波蹙眉,“你还是不打算把案卷给他们?”

    “牛局,这个案子要是没有他们帮忙,现在肯定没法结案,而且食婴案,也解决了,把卷宗记录给他们,根本就没什么大碍。”

    牛晔哼了一声,他刚想说什么,“牛局,愿赌服输。”他转过头,齐晗浅浅的笑意,有点冷淡梳理,“案子已经破了,案卷也该给我们了吧,我们的案子,还没破呢。”

    齐晗和九哥走出周郡警局的时候,在另一只手上拍拍案卷。

    “这局长真够可以的,要是咱们今天不直接过来,他是得把这案卷给锁起来了。”

    九哥回头向警局大楼上看了看。

    总说大城市的人排外,其实,哪个城市不排外呢。

    “行了,该不该解决的,咱们都帮忙解决了。现在也该轮到咱们自己的案子了。”

    齐晗看了看手机上,李小菀传过来的短讯,唇角微微上扬。

    “看什么呢?”

    “啊,没什么。”齐晗收起了手机,订好的高铁票的时间,现在赶过去还绰绰有余。

    齐晗给徐川和孟夏分别发了信息,让他们准备开会的材料。案卷已经拿到手了,苏甦的社会关系会更明朗,嫌疑人说不定就在其中。

    孟夏正在化验尸体手指上的瓦砾沙土成分,她摘下手套,拿起手机,屏幕上显示着齐晗的名字。

    她拿着手机,脸上的笑容藏都藏不住。

    她也正有好消息要告诉他。

    “哎,齐哥要回来了,你打不打算,回队里转转啊?”

    怀光的声音冒了出来,李小菀正好收到齐晗的微信:晚上来看你有没有好好吃饭。

    “不去。”

    “不去啊……那我自己去咯。”怀光耸耸肩,“晚饭帮你叫了外卖,一会儿付辛哥应该会过来,不打扰你们俩叙旧了。”

    “啊……”李小菀愣了一下,点点头。

    付辛不是叶杨。他进入缉毒大队的那一天起,就对她很好,好得就像是亲哥哥一样。别人都说付辛对她好,是因为她的父亲,为了前途,但是她知道付辛心里,有一个人。她不认识那个人,自然也不知道那个人就是罗笙。

    齐晗和九哥下了火车,徐川和怀光已经等在14号厅门口了。

    “听说你们连食婴案都顺手给解决了,怪不得回来的这么晚。”

    九哥面部肌肉抽搐了一下,像是不满,但他也什么都没说。

    齐晗也只是笑了笑,他把卷宗递给徐川,“食婴案和最近这起案件的情况都在这儿了,苏甦的社会关系应该也在这里面,咱们回去看看。”

    “对了,”齐晗看见怀光,意味不明地笑着,“护花使者,做得怎么样啊?”

    “哥……”

    “好了,不逗你了,小菀情况怎么样?”

    “医生说很稳定,”怀光带着他们往地下停车库走,“过几天她可以出去走走了,过度保护会适得其反。”他重复着医嘱。

    齐晗点点头,“付辛一会儿过去?”

    “嗯。”

    夜色朦胧,晚风习习,齐晗靠在后座上,抬头仰望着天上难得一见的朗朗星空,长长地舒出几口气。

    旁边的九哥胳膊肘轻轻搭在窗边,这几天,他们一边提防自己人,一边担心凶手再次行凶,身心俱疲,却还是不能休息,难得的歇息时间只有短暂片刻。

    “这几天没出什么大案吧?”齐晗随口问道。

    徐川呵呵笑了几声,“说来也奇了怪了,你们一走,太平盛世啊。”

    齐晗抬脚踢踢前座座椅,“哎哎哎,怎么说话呢,我们还不应该回来了……”

    “哈哈哈,开个玩笑,你们一回来,我心里踏实多了。”徐川叹了一口气,“说不定这个案子结束以后,就又有案子了……”

    第九十四章 愿赌服输-->>(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哈哈哈,开个玩笑,你们一回来,我心里踏实多了。”徐川叹了一口气,“说不定这个案子结束以后,就又有案子了……”

    刚毕业的刑警会对凶案现场产生生理和心理上的抗拒和反感,两三年,甚至半年几个月之后,就毫无感觉了。不是习惯了,是人的心,会慢慢变硬。

    当初那份热血沸腾,也满满变成了沉重。

    付辛给李小菀带了份水果拼盘,“小菀,这几天感觉怎么样?”

    “还好……你不忙了吗?”李小菀抱着抱抱熊,脸颊贴在抱抱熊毛绒绒的长毛上,软软的感觉很舒服。

    付辛给水杯里加了点热水,“啊,最近不太忙……”

    “哥,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李小菀凝视着付辛的表情,笃定地说道。

    付辛蹭蹭鼻子,眼神有些飘忽。最后他轻叹口气,“我很快就要去出任务了,和几个兄弟一起,卧底任务。”

    “……我爸让你去的?”李小菀吃了一块凤梨,把水果端到付辛面前,“你也吃点。”

    “这也不能算是叶局让我去的,有任务,我们谁都不能溜……职责所在。”

    李小菀撇撇嘴,“你们都会讲大道理……那你要小心啊,那些人,都不是好人……”

    付辛笑笑,“从课本上看来的?”

    李小菀脸颊微红,“啊……”

    “放心吧,我们都会很小心的,毕竟还有很多任务等着我们呢。来来来,多吃点水果,外卖马上就送到了。”付辛安慰着他,心里却是忐忑的。

    这一回他们要面对的,是一个盘踞在岭南已久的大毒枭,他们都是从各省市抽调的精英,从来没有谋面,却要生死相依,这对他们来说,是极限,意味着不可能。

    李小菀津津有味地吃着水果,果然生鲜商店里卖的最好吃。

    付辛看到她无忧无虑的样子,浅浅勾起一抹笑容。

    孟夏看到齐晗,轻轻点头,对方回给她一个明朗的笑容。

    “好了,大家都到齐了,咱们就先请齐晗讲讲他们在周郡市了解到的情况。”

    齐晗简单说明了一下周郡市的食婴案和最近发生的这起案子,苏甦的身世和早年经历。

    “齐哥,其实说到底,我们依旧不知道苏甦会和什么人结仇,而且,她的家人都已经死了,我们更没有办法了解,苏甦的情况了。”

    怀光忍不住说道。

    九哥听到他的话,弯了弯唇角。

    “你小子挺聪明,”齐晗道,“不过,我还没有说完。”

    “袁玲玲提过一个人,苏甦的男朋友。”

    “可是,他不是失踪了吗?”这次是徐川提出了疑问。

    齐晗淡淡笑了一下,“这次算是幸运,我拿到了苏甦男朋友的照片。”

    那张照片是他在袁玲玲的家里找到的,袁玲玲在改行之前,也曾教过他。

    照片上的男孩子很清秀,有些瘦弱,笑容阳光。

    “他叫陆昕。”

    所有人都有些茫然,显然不知道齐晗在说什么。

    齐晗一一看过去,没奈何地把已经从白板上摘掉的一张照片,重新黏了回去。他往旁边让了一步,让所有人都能看到那两张照片。

    怀光张张嘴。

    孟夏微微扬起了眉头。

    “这……”徐川一时语塞。

    这个世界上居然会有这么巧的事情。

    “孟夏,尸检有什么新发现吗?”齐晗不急着回答他们的瞠目结舌。

    孟夏回过神来,“有一处发现,死者身上有轻微擦痕,用放大镜才能看到。”

    “伤处在什么位置?”

    孟夏低头扫了一眼记录,“在手肘和腰侧。”

    齐晗沉默半晌,“好,查一下他们的住址。”他点点黑板上那两张照片。

    贴在陆昕旁边的,是陆淞的照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