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 往事随风
    十几年前,陆昕遇到了一个漂亮清纯的女孩子,青涩懵懂的感情在那年夏天的晚风里,美好如梦。

    感情之所以会越来越淡,是因为对彼此的了解越来越深,希冀太多,失望太大。男性在感情中可以理智到什么程度呢?

    当他遇到更好的人,他会毫不犹豫地抛弃他承诺一生的感情。

    陆昕是个理智的人。他发现苏汐和他想象的不同,那些隐藏在阴暗处,不能见光的事像是肮脏沟渠里的蟑螂,或许误打误撞,或许机缘巧合,总有一天,会暴露在阳光下。

    男人意识到自己喜欢的是苏甦,而不是看似家庭健全条件优渥的苏汐,他抛弃了那个女孩,就像丢弃一袋垃圾一样,丝毫没有内疚。

    食婴案发生时,他以为是苏甦做案。他已经无情了一次,第二次更加心安理得,轻车熟路。

    他遇见自己现在的夫人时,已经磨平了年轻时的冲动和感情用事。他对这个富人家的千金小姐并无半分感情,但是却对这个大小姐的追求倍感得意。

    他们在一起了,过往就是一盘沙,风一吹,就满天飘洒。

    如果不是苏甦突然出现在他眼前,他会以为,那只不过是一场梦。

    苏甦并不是可以出现在陆昕面前的。她根本没有想到,失踪的男朋友已经是家财万贯的一家之主了。

    “齐先生,这只是你的臆测,你凭什么这么说,”陆昕声调提高了几分,但是他并没有过激的举动,“我可以告你诽谤。”

    “您有权行使您的权力,我有义务履行自己的职责。”齐晗注意到陆昕对自己的称呼有了微妙的变化,“这次来,就是向您求证您所谓的臆测。”

    “求证?”

    齐晗淡淡地笑了一下,冷漠,疏离。

    “8号晚上,您从写字楼里出来,载着您的车子的行车记录仪上,明确地显示,您在市中心发生了一起车祸。”

    8号晚上,一辆老爷车行驶在车水马龙的繁华街道上,来往的车辆和人群,就像钢筋铁骨林立的城市,冷硬得让人心寒。

    陆昕像往常一样,坐在那辆车上,却如同站在世界顶端,鄙夷脚下的蝼蚁。他已经快要忘记了,简简单单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

    突然出现在车前的少女,把司机吓了一跳。刺耳的刹车声和尖叫声,反而更像是死寂。

    “不长眼啊!想死别往这儿撞,脏了我们的车!”

    陆昕对这样的事并不感兴趣,但是那个声音太熟悉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我真的……对不起……”

    熟悉到即使许多年没有人提及,被灰尘掩埋,也始终残存于他的记忆的角落里。

    “……苏甦……”

    苏甦扬起头,逆着光男人成熟稳重,是每个女人都无法拒绝的。

    她不是不敢认,是真的快要忘记了。年轻时对感情的轰轰烈烈,羞涩美好,都已经是回不去的时光。

    “你是……陆昕吗?”

    男人把她拉了起来,“好久不见。”

    一开始他以为自己找到了可以和他回忆青春的那个人,一开始,他并没有想得太多……

    “你怎么到德州来了?”

    苏甦看着他,多年前,她看到他和有钱人家的大小姐订婚。她想要祝福他,却发现自己做不到。她想去见他,问个清楚,为什么说好的一辈子,可以这么轻易地舍弃。

    但是她没有婚礼的请柬,只能远远地看着,他挽着另一个女人的手,接受她永远无法企及的高度的祝福的恭贺。

    苏甦放弃了。

    放弃了执念,也放过了自己。

    但是她没有想到,他们还会再相遇。

    “是袁老师送我到德州的。”

    陆昕犹豫地看着她,身上的肌肉没有一刻是放松下来的,在他心里,苏甦还是那个食用婴儿的变态刽子手。

    “你……”他想问,你不知道自己被通缉了吗。但是看起来,她似乎什么都不知道。

    “你最近过得好吗?”

    苏甦不疑有他,“袁老师不让我自己出门,好像我做了什么错事似的……”她无意识地嘟着嘴,还像曾经的那个小女孩儿。

    “我送你回家吧。”

    陆昕看着她,吃完鸡蛋面,他们坐在拉着电线的路灯下的小吃店,这里和高档商场的贵气不同,尽是烟火气。

    苏甦摇摇头,“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我们……”她顿了顿,“早就不是可以坐在一辆车上的关系了。”

    气氛有点尴尬。

    第九十六章 往事随风-->>(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气氛有点尴尬。

    “那就再见吧,如果有什么需要的,可以来找我。”他觉得,自己居然是这么的心软,他应该连最初的招呼都不该打的。

    “您太太,可真漂亮。”

    苏甦离开了,她像往常一样,穿过那个建筑工地回家。

    可是这句话,却在陆昕心里留下了一层薄薄的阴影。

    这是什么意思呢?

    是嫉妒,还是怨恨?

    是憎恶,还是厌弃?

    不管怎样,似乎都不是什么合适的话。为什么苏甦会突然说起他的太太呢?

    漂亮,究竟是恭维,还是一种讽刺,她会不会像杀害那些婴儿一样,伤害他的妻子和儿子呢?

    陆昕怕的不是他们被伤害,而是他们被伤害后,有可能被曝光的他的过去——那些乱七八糟的爱情和绝情交织混杂的过去。

    他越想越觉得不安,原路折返,却发现苏甦居然会倒在工地废墟上,失去了神智。

    陆昕一不做二不休,杀害了他曾经口口声声说要保护的人。

    然后他就回家了,找了个加班的借口糊弄过去。

    陆昕的司机对老板很忠诚,没有向外人透露过陆昕的行踪。但是那辆高级轿车上的行车记录仪记录下来的数据自动保存,时隔很久才会被洗掉。

    这条证据,不声不响地躺在昂贵的轿车上,默默无言地见证着人性的自私和冷漠。

    “怀光,你去拷贝一份送回局里。”齐晗道。

    怀光惊诧地走开了,齐晗看着门重新关上,才转回头,“陆先生,这份证据不但有您运动的轨迹,还有录像。您日理万机可能一直没有时间好好了解您这辆车的性能。”

    “呵,”陆昕冷冷地哼笑了一声,“没想到,我居然会输在对这辆车的不熟悉上……这辆车是我夫人给我买的,我一直以为是普通的轿车,没想到,她还可以用一台车来监视我都去了哪里……”

    “陆先生,不是只有您才会玩弄感情,我相信尊夫人早就知道了您做了什么,她现在还在保持沉默,应该是想看看,你对她,到底是爱情,还是利用。”齐晗顿了顿,“我说得没错吧,陆夫人?”

    陆昕脸上的表情彻底变了,扭曲丑陋。

    他们看着陆夫人从楼梯上走下来,高贵,优雅,“何必撒谎呢?”她轻轻抚着陆昕的肩膀,“其实我早就知道你不爱我,你不会爱任何人。这么多年,委屈你一直听我讲我有多爱你,我也是白费口舌。我以为你会明白,我付出这么多感情,不是我有多爱你,而是我希望你能回头。可惜你真的太自私自利,根本不会在意我们的感受。”

    “那个姑娘,我见过她,在我们的婚礼上。我派人调查过,我知道那是你的女朋友,她本来可以毁了我们的婚礼,但是她选择了离开。陆昕,我不知道你上辈子是不是做了什么救赎苍生的事,会有这么多人爱你……”

    “你喝醉了以后,什么都说了,你说你亲手扼死了那个女孩子……”

    陆夫人摇摇头,眼圈红肿。

    “我以为你早晚有一天会明白,不管你做了什么,我都选择爱你。但是现在看来,我等不到了。”

    怀光拿到了行车记录仪中数据的备份,有了实打实的证据,和陆夫人的口供,罪名就坐实了。

    “哥,那强奸犯是谁啊?”

    齐晗瞅瞅他,“你去问孟夏吧。”

    苏甦身上残留的**和出入工地的工人的dna一一做了比对,很快就确认了犯人。

    那个人见色起意,算是激情犯案。

    除了比对过程慢了些,但最后证据确凿,其实省了很多事。

    “妈,您别等了,咱们先吃饭吧。”

    接连几天,陆淞回家,都没有看到父亲。他无数次见过他的母亲坐在沙发上,等着没有回家的父亲,神情失落,茫然无措。

    “好,吃饭。”

    陆夫人摸摸儿子的头发,“对了,你前几天跟我说,你想学什么专业?”

    陆淞有些意外,也有些惊喜。从来不肯听他好好说话的亲人,居然开始关心他的想法,这应该算是一个良好的开端。

    “小淞,你爸爸他会离开我们一段时间……”

    “妈,我会替父亲照顾好这个家的。”

    他看到他的父亲被齐晗带走,利用,杀人。

    他知道自己心里的病态,却没有想到,自己的父亲才是丧心病狂,病入膏肓的那一个。现在家里只剩下母亲和他,他必须成长起来,成为比他父亲优秀百倍的人,保护好他们的家。

    齐晗走在车水马龙的街市,他想到了付辛,突然觉得有些孤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