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 动物用麻醉剂
    夏季到秋季的过渡,秋高气爽,云朗风清,但保鲜膜还是黏在一起,很难一层层剥离开来,与其放弃保鲜膜上面可能并不存在的线索,不如直接在尸体上找答案。

    “死者穿的裙子没有口袋,中间也没有夹带其他物品,鞋子是淘宝或是路边摊都能够买到的杂牌子帆布鞋。鞋边的湿润的泥土很常见,校园里的绿地和花坛都使用的这种土质,保鲜膜保存了泥土大半水分,几天前下过一场雨,应该就是在那个时候粘上的。”

    孟夏把泥土取样拿给他们看,齐晗和九哥没有去看。就算里面有什么,也逃不出周密的技术检测,自然不必多此一举。

    “死者的手机找到了吗?”齐晗翘着腿,半躺半坐在椅子里,手中的签字笔指向技术队。

    “目前还没有。”

    齐晗歪歪嘴,转向了孟夏,“死者体内有没有麻醉剂的成分?”

    孟夏点头,“有的。还多亏了这几层保鲜膜,所有分量不折不扣地封在细胞里。只不过,这个麻醉剂的成分有点奇怪,不是普通的乙醚,或是氯仿之类的,而是一种比较特殊的混合剂,有隆朋、氯胺酮、氟哌啶醇等成分,”

    齐晗摸摸鼻子,“是很稀有的吗?市面上见不到的?”

    孟夏摇摇头,“不算稀有。”

    怀光看他们来来回回地卖关子,“孟夏姐,你就直说呗。”

    “这是一种动物用麻醉剂。”

    大家面面相觑,看起来都有点惊愕。

    “我记得大学城里,好像有一家宠物园?”九哥打破了沉默得有些诡异的气氛。

    齐晗想了一下,“是吗?”

    “就在津南大学南门。”

    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齐晗和九哥已经出门了。

    “我还以为你会留下来听听林琳的那几位小伙伴的笔录呢。”

    齐晗匆匆下了楼梯,打开了车锁,“林琳不经常和她们在一起,这几个女孩子也没有接受过相关的培训,有徐川在就足够了。”

    “也是。”九哥拉开车门,利落地跳上去,“不过那家宠物店也未必就是唯一可能有动物用麻醉剂的地点。”

    “生物科学……还是先排除容易查证的吧。”

    要是用排除法从一整个生物工程学院下手,这中间不确定因素太多,人际关系也复杂太多,众多嫌疑对象只能在掌握确定线索之后,稳狠准地掐定目标,才不算浪费时间和人力资源。

    宠物店的门牌上挂了一只阿拉斯加犬头像,圆滚滚的很可爱。他们推门进去,门边的风铃丁零当啷地响了一会儿,坐在几只小猫中间织毛衣的女人抬头看了看他们,

    “是要领养还是买一只?”

    “还可以领养?”九哥随口问道。

    那女人朝里面叫了一声,一个青年走了出来,

    “领养的话,我带你们去院子里转一转。”青年的笑容很温和,齐晗试探地偷偷打量他。

    “这是?”

    里面的房间放着一张床,特殊的医疗器材,都是齐晗没有见过的古怪。

    “这算是一个小诊所,”青年笑了一下,“这边养宠物的人很多,流浪猫狗也格外多。投喂方式错误啊,路上的危险啊,很容易受伤生病。”

    “哦,”齐晗给九哥使了个眼色,随即快走几步跟上那个青年,“赚钱吗?”

    “可以说是需要我自己补贴的,”青年无奈地摇头。

    “挺不容易的。”

    齐晗和青年走在前面,九哥迅速地浏览着墙边药架上药品名字,他很快找到了一瓶名为犬眠宝的药水。

    “所以我妈妈说,还是让客人来收养这些小动物吧……但是还是有点舍不得。”

    后院空间不大,但是几只猫猫狗狗惬意地挤在一起晒太阳,画面也很温馨。

    “被遗弃过的猫狗都很粘人,”青年蹲下来摸摸离他们最近的一只虎斑猫的毛,其他的也都喵喵地走过来围在他们身边。

    齐晗抱起一只小灰猫,“是怕被再次抛弃吧……这只可以带走吗?”

    青年看他手里的小猫儿,“可以啊。”

    九哥悄无声息地绕到他们身边,“这边洗手间有点难找。”

    “去过了吗?”青年问道。

    “嗯。”九哥看了看齐晗手里的猫,鼻子痒得厉害,“阿嚏——”

    “……忘了你过敏。”齐晗往边上站了站。

    “你还要领养这……”

    “给团团找个伴。”齐晗说得理所当然。

    九哥默默重复了一遍,“团团……它叫?”

    这回齐晗回答得理直气壮,“叫圆圆。”

    “……”

    齐晗看向角落里一个后腿打着石膏的小猫,“救治这些小动物的时候,也需要打麻醉剂的是吗?”

    “没错。”青年笑道。

    “哦……”齐晗看看自己手臂上凸起的血管,自言自语道,“不知道用在人身上会有什么效果……”

    “这个可不能乱用,”青年听到了,赶忙出言阻止,“动物用的麻醉剂毒性太大,控制不好用量,很可能会导致接受对象被毒死。”

    第一百章 动物用麻醉剂-->>(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这个可不能乱用,”青年听到了,赶忙出言阻止,“动物用的麻醉剂毒性太大,控制不好用量,很可能会导致接受对象被毒死。”

    这倒是有点意思。

    “津南大学的学生会来买宠物吗?”齐晗换了个话题,如果再深究,恐怕会打草惊蛇。

    青年摇头,“这些大学宿舍里都是严禁饲养宠物的,如果想要养宠物,应该是要在校外租房子的。”

    “那今天谢谢你了,这只小家伙我就带走了。”齐晗笑道。

    “好的,慢走。”青年把他们送到门口。

    九哥捂着口鼻,勉强忍着想要打喷嚏的**。

    “如果他不是太会伪装,把自己的情绪隐藏得太好,那他就是无辜的。看他的反应,他对津南大学发生的谋杀案一无所知。”齐晗道,“拿到了吗?”

    九哥从大衣口袋里拿出一支试管,“当然。”

    “他还给了我们一条线索,谋杀林琳的凶手有丰富的医药学知识,或是他了解过这类动物麻醉剂,能精确地掌握麻醉剂用量,才能使林琳失去运动能力,又不至于彻底失去意识。”

    九哥终于忍不住又打了个喷嚏,“有道理是有道理,但是这范围也太大了。”

    齐晗想了想,“那就先去拿一份能接触到这种试剂的学生名单,还有教授。”

    案件最开始的疑问并没有被解决:

    尸体为什么被绑在床下?

    保鲜膜除了防止尸体**和减缓尸臭扩散的功用外,还有什么特殊原因吗?

    杀人动机是什么?情杀?仇杀?

    林琳为什么夜不归宿?她有什么秘密?

    林琳谎称自己是杜陈歌的女朋友的理由是为什么?真的是为自己夜不归宿找借口吗,还是另有隐情?

    林琳的手机在哪里?被凶手拿走了,还是只是不小心遗失?

    舞蹈系主任和校长有什么秘密不能被发现?和林琳的死有关系吗?

    而他们现在知道的,也就只有凶手掌握了动物麻醉剂的使用方法,并且能接触到这种特殊的麻醉剂这一点。

    齐晗怀里的小猫喵喵地叫着,在他胸前蹭来蹭去着撒娇。

    生物工程学的教授抽出了一点时间见他们。

    “你说的这种麻醉剂呢,我们学院里所有的学生都能接触到,刚入学的新生就开始学着怎么用养殖的这些小动物来做实验。”

    老教授这么一说,齐晗和九哥都有点头大。

    “不过,你们有药剂的配比吗?”教授看他们无精打采的,开口道,“如果是特殊配比,使用的学生有可能会有特定的条件。”

    这算是意外之喜,齐晗道,“你稍等一下,我让同事发来。”

    教授点点头。他看着齐晗和九哥,接触到九哥有几分生人勿近意味的眼神,教授避开了目光。

    孟夏很快把林琳体内的麻醉剂配比发了过来。

    老教授看了看,“这个倒是没有几个学生能接触到。”

    “这个有什么不一样的吗?”齐晗问道。

    老教授审视着他,“这种药剂毒性偏大,对掌握剂量的要求特别高,只有几位研究生才能接触得到,还要看他们的指导教授够不够资质。”

    “既然毒性大,很不安全,为什么学校还要引进这种试剂呢?”

    老教授笑了,一种内行人对外行的格外宽容,“因为我们的研究生以后进入的都是科学研究所,差之毫厘,谬之千里。只有最优秀的学生才能得到这样的试炼机会,一次做错,有可能造成严重后果,但也只有经历过这种严苛淘汰的学生,才能被送进最好的研究所。”

    齐晗也露出了一个笑容,“您说得很对。这样的学生有名单吗?”

    老教授在桌子上的文件夹里翻找了一会儿,“本来用电脑给你们更方便,但是人老了就不爱鼓捣那些新鲜玩意儿了……”

    齐晗接过那张短短的名单,道了谢。

    名单上只有两个名字。

    硕士二年级的窦荻和博士一年级的缪柏。

    “哎,你们等一等。”老教授突然叫住他们,“他们俩现在在英国伦敦做演讲。”

    齐晗愣了一下,“他们什么时候回来?”

    “这个啊,应该快了吧。”

    九哥插言,“他们两个什么时候走的?”

    齐晗转向九哥,眨眨眼睛,才意识到自己因为突然的意外状况晃了神,问错了问题。

    “去了有大半个月了,一直在演讲,参加座谈,学术交流……”

    九哥向他这边瞥了半眼。

    林琳死亡时间在3-4天前。

    这份名单毫无用处,这两个学生没有作案时间。

    “他们的导师呢?或者,”齐晗想了想,“其他有可能接触到这种麻醉剂的人呢?”

    “……都在英国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