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一章 楚溪
    齐晗和九哥手里的线索断了,两个人静静地坐在图书馆旁边的竹林里思考案情。

    不远处,几对学生情侣慢悠悠地穿行在林间,亲密无间,这样单纯的幸福,在他们心里,已经是千金难求了。

    齐晗最后叹了一口气。

    就像是回应这声叹息,九哥的手机响了起来。

    “喂,”九哥看了一眼齐晗,“我让他接。”

    九哥把手机递给他,神情微妙。齐晗疑惑地接过来,“喂。”

    “哥!我有个大学同学今天飞机到德州机场,你去接一下她呗!”

    齐晗差点被莫须有的物质噎死,“齐黛阳,调低你的音量,我的鼓膜都被你震裂了。”

    “你到底去不去嘛,哥,”电话另一边的女声瞬间甜美可人起来,“我可是跟人家打过包票的啊,我哥人帅智商高,穿衣显瘦脱衣……”

    “好好说话。”

    听不下去。

    “哥,你就去吧……”

    齐晗沉默了一会儿,九哥在一边看着他,典型的看热闹不嫌事大。

    “好……”他还没说完,齐黛阳下一串话已经飞了出来,“她的照片名字和手机号码我已经发到你邮箱里了,哥我还有事儿,拜拜。”

    齐晗盯着电话被挂断的界面,难以置信地瞪向九哥:这什么情况?

    九哥耸耸肩,大概是为了不耽误齐晗接收邮件,才给他打电话,“你这个表妹恐怕是希望自己能尽早做上伴娘。”

    齐晗大脑短路的线板还没有完全修整好,半脸懵逼:“什么意思?”

    “哦,通俗点来讲呢,”九哥一本正经地说道,“就是给你介绍相亲对象。”

    齐晗盯着他看了几秒,拿起手机打开通讯录翻了翻,“怀光,你现在在哪?哦,你先别去了,改道去机场,接一个从纽约飞过来的航班,照片名字和联系电话我一会儿发你手机上。”

    不等怀光思考一下要不要答应,他就飞快地挂断了电话。

    其实九哥想说,这没什么不好的。但是看到齐晗如临大敌,只想丢掉烫手的山芋的反应,他还是选择了沉默。

    解铃还须系铃人,心上的那道坎还是他本人来跨才算渡过。

    “回吧。”

    他们出去找可能有关联的线索,在校园里冥思苦想,希望有更进一步的进展。徐川坐在会议室里,焦躁不安地等待着法医和技术队的消息,也很难熬。

    “徐队,”派出所的一个民警过来交这个月的报案记录,站在门边敲门。

    徐川一脑门子官司,心思全在别处,看了他许久才道,“放桌上吧。”

    刑警总队的案子很少有地方性的案子琐碎,轻则亦是严重伤亡,外勤又是格外拼命,没日没夜地连轴转,真正是24小时随时待命,所以徐川这样出神也不算古怪,他都已经习惯了,但是,民警走到足以看清那块贴满证据的白板的时候,突然发出了惊讶地质疑,

    “咦,怎么是她?”

    徐川的神经刚松了一分,又紧了,“你认识?”

    民警点点头,“认识,前几天她扯着一个男的到派出所来,说那个男的骚扰她……”

    林琳遇害大概十一二天前,深夜十一点四十几分左右,值班的民警打着哈欠,烧了壶热水,准备舒舒服服地吃上一碗泡面,眯一会儿。

    窗外除了一个路过的醉汉吐出些毫无意义的胡言乱语,和草丛里此起彼伏的蛐蛐叫着,什么声音都没有,就连马路上,都空旷安静得像是开了勿扰模式。

    似乎,他的计划行得通。

    水壶发出一声鸣叫,喷出滚热的水蒸气。腾腾的白雾,一同被压进了方便面的盖子里。

    民警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可是屁股还没挨到椅子上,大门就被推开了,一对男女争执的声音就打破了他期望的宁静。

    其他几个值夜的同事好不容易才把他们拉开。

    “这里是派出所,你们要是再闹,今天就都在拘留室里过夜吧。”

    据林琳描述,他们并不认识对方,只是在酒吧偶遇,没想到她去上洗手间的间隙,这个男的居然在她的酒杯里下了药。

    民警在男人包里搜到了一个瓶子,男人没有反驳,所以确定是骚扰林琳,在派出所关押了几天之后释放。

    徐川并没有听出什么不一样的地方,“有什么奇怪的吗?”

    “何止是奇怪,那个男的好像并不认同女的的话,脸色很难看,但是一直但最后他离开派出所,都没有说什么……应该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徐川沉默了几秒,“你们那边的笔录都在这里了是吧?”他拍了拍送过来的文件夹。

    第一百零一章 楚溪-->>(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徐川沉默了几秒,“你们那边的笔录都在这里了是吧?”他拍了拍送过来的文件夹。

    “是的。”

    怀光有点儿郁闷。从他在的位置到德州的国际机场的路上,不知道什么原因,堵得厉害。

    他看着手机上的电话号码,还是拨了过去。

    那边是关机提示。

    怀光想,大概是飞机还没有落地。

    齐晗和九哥回到警局,正赶上徐川点了几个警员,让他们去换上常服。

    “哎,要不一起去,”徐川兴致冲冲,“我可能找到了林琳晚上夜不归宿的秘密的线索。”

    这可以算是意外之喜了。

    齐晗和九哥坐在车上看完了笔录,“可惜了,要是有当时的录像就好了。”

    这种简单的笔录根本无法还原当时的情景,看不到他们的表情和反应。没有经过特殊训练,很少有人能准确地判断面部微表情的含义,这样的少数人称为天才。

    据调查,很大一部分误会是由于不能面对面聊天,确定对方的语气和用意而引起的。

    徐川也无可奈何,“好在他们记录了酒吧的名字。”

    车子停在巷子外,几个人陆陆续续下了车。

    “咱们现在就分头行动,在这附近随便转一转,了解一下这个酒吧的情况,也不要一起进入酒吧。”徐川点点他左手边的两个警员,“你们两个是第一组,酒吧开始营业的时候你们就进去。”

    “隔十五分钟,”他点点右手边的三个,“你们进入酒吧。我和九哥一组,齐晗你自己一组没问题吧?”

    齐晗点点头,“嗯。”

    “你不能喝酒。”分手前,九哥念叨了一句。

    齐晗觉得头疼,“知道了……我进酒吧的时候,你们不就已经在监视我了吗……”

    九哥神情严肃地紧盯着他,齐晗耸耸肩,“开玩笑的,我还想多活几年。”

    他们三三两两从不同的巷口汇入主街,像路人一样,融汇进了这个城市中。

    最后的集合时间是酒吧营业后的一个小时之内。

    他有充足的时间在这附近转一转。

    怀光到了机场,问了几个工作人员找到了齐晗一股脑发过来的那些信息里的约定地点。一个高挑细瘦的女孩子戴着黑色的渔夫帽,穿着短裤和黑细纱上衣,一双恨天高把她拉的更长。

    “……你好,你是楚溪吗?”

    女孩子摘下墨镜,一双眼睛恍有一池秋水,“你不是齐晗。”她的语气很笃定,但是没有怀光预想中的后续,她伸出凝脂如玉的手,“你是?”

    “齐哥的徒弟,怀光。”

    “怀光,”女孩子笑了,“这名字真好听。”

    怀光觉得齐晗大概是疯了,居然没有亲自来接这个天仙下凡似的女孩子。

    齐晗走在街上,小区周围的小商小贩特别多,油炸烹煎,烟熏缭绕的,虽然有点呛,但还是觉得很香。

    放学的小学生缠着爷爷奶奶给买一两串不能告诉父母的小零食。祖孙拉钩保密的场景温暖得让人鼻酸。

    齐晗终于抛下案子片刻,沉浸在烟火气中,就收到了怀光的短信:人已经接到了。

    他向下滑,最下面还有一句话:是个超级大美人!!!

    三个感叹号。

    齐晗没有回复,而是给齐黛阳打了个电话,接线提醒这通电话是国际长途,齐晗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对面付话费。

    “哥,你怎么没亲自去接我朋友啊,太不够意思了吧!”

    齐晗由着她数落个没完。

    “……哥,你怎么不说话?喂?你在听吗?”

    齐晗勾起唇角,心里的恶魔跳起了天鹅湖,“我选的是你付话费。”

    不等齐黛阳那边的沉默结束,齐晗就利落地挂断了电话。

    然后他有条不紊地给怀光回了条短信:先送回去吧,给团团和圆圆洗个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