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二章 浸月酒吧
    齐晗和路边的小商贩聊起这附近的酒吧,每个人似乎都不是很清楚这附近还有一家酒吧,不过确实在这条街上见过几个“昂贵”的醉鬼。

    “我还以为是在其他地方喝多了的呢,看那一身衣裳就不是咱老百姓穿的……啧啧啧。”

    “那他有说什么不太寻常的话吗?”齐晗蹲在一小堆胡萝卜前面,像是很爱打听八卦的街坊邻里。

    “我想想啊……”卖菜的摊主一边拾掇着旁边零散的蔬菜,一边冥思苦想着他的人生中难得的趣事,“哦,他在身上摸了一会儿,应该是在找东西吧……然后我记得他说了句什么……臭婊子什么的,具体记不清了,肯定不是什么好话……”

    “那个人,之前你有见过他吗?”齐晗选了两根胡萝卜,放进称重盘里。

    摊主给他称了重量,咂嘴摇摇头,“没见过,指定不是我们这儿的……3块2,给三块钱儿吧。”

    “谢谢了。”齐晗拎过薄薄的塑料袋。

    不管低碳无污染的口号有多响亮,记性不好的居民依然会无条件地信任依赖无偿供应塑料袋的小贩。

    有钱男人。

    女人。

    夜晚的酒吧。

    齐晗思索着,这其中的关联到底是怎样的,是解开徐川所说的,林琳夜不归宿的秘密的关键。

    晚上九点整。

    第一组和第二组已经顺利进入了酒吧。

    九哥走到门边突然站住了。

    “怎么了?”徐川去推门的手缩了回来。

    九哥微微侧脸,大半张脸都藏在阴影中,只有一只眼睛反射着昏暗的灯光,他抬起手,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他们闪身躲进了酒吧另一侧的暗巷里。徐川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要这么做,不过还是谨慎迅速地收回了被月光照到的脚尖。

    他心里的问号很快就得到了答案。

    从另一边传来渐渐清晰的脚步声,和一对男女的对话声:

    女的说,“……就这里吧,我们好好了解一下对方。”

    男的说,“这里还有个酒吧啊?我倒是第一次来。”

    两个人有说有笑地进了酒吧,他们还站在原地,没有动。

    “这……”

    拎着一袋胡萝卜经过的齐晗突然觉得暗处有两双眼睛,和不一样的呼吸。

    “……你们在干嘛?”

    徐川肩膀耸起,下意识地转头看向了九哥。

    齐晗知道他们两个躲在这条巷子里没徐川什么事了,八cd是九哥干的。所以他也很自然地看向九哥,“什么情况啊?”

    “一会儿进去,注意一下一个穿着白色西装外滩套,牛仔裤的男人,他和一个穿着民族风长裙的女孩子坐在一起。”

    “……人家穿什么你都知道?你看见了?”徐川震惊地说道,除非九哥的眼神会打弯儿,不然怎么可能看到建筑侧面发生的场景。

    九哥刚走出去几步,又走回来。

    “高跟鞋声音间隔时间很短,而且不够清脆,说明女性穿得是坡跟鞋,并且步伐小,迈不开腿。所以她很可能穿得是一条与鞋子般配的民族风长裙。”

    九哥继续道,“那个男人的笑声轻浮,但是声音又刻意压制,说明他虽然是一个风流的人,但却想要在女孩儿面前表现得成熟稳重。如果只是单纯的有好感,正经的男人是不会和女孩儿到酒吧里来的,因为这样会适得其反。所以这个男人想要和这个女孩儿发生些什么,但同时可以不负责任。这样的男人不只是闷骚,还有点儿流氓,白色西装外套花衬衣……”

    “配牛仔裤咖啡色花哨英伦复古皮鞋,是他们的经典装扮。”齐晗接茬道,“行了,现场教学回去也能继续,咱们现在得跟紧进度。”

    他们三个不是第一次进酒吧,但是这间酒吧跟他们的感觉却有点儿不一样。

    第一百零二章 浸月酒吧-->>(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他们三个不是第一次进酒吧,但是这间酒吧跟他们的感觉却有点儿不一样。

    酒吧服务台的服务生在偷偷地打量着他们。不光是这个,似乎连在这之前进来的两组人脸色都有些难看,像喝着什么毒药似的。

    齐晗迅速地扫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心里陡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九哥感觉到他的神经绷了起来,慢慢靠近他,“有什么问题吗?”

    “我们被盯上了。”齐晗往靠里面的座位上走,刚刚九哥说起的那对男女坐在一块垂帘的另一边。衣着打扮和九哥说得类似,男的眼神一直黏在女人身上。

    “服务生,拿份菜单过来。”那个男的叫道。

    齐晗他们也坐了下来。

    “……你去买胡萝卜了?”徐川一脸茫然地看着齐晗放在桌子上的塑料袋里的蔬菜,怎么看,都和这里的氛围格格不入。

    齐晗把卖菜小贩告诉他的事,原原本本地讲给他们俩听。

    九哥蹙着眉头沉默着,好像是在捕捉脑海中一闪而过的念头。

    “这个酒吧果然有问题……”徐川道,“从地址开始,就古古怪怪的。你不觉得吗……”他小心翼翼地转头四处看了看,“这里的服务生和其他酒吧的不太一样……”

    齐晗看着离他们最近,站在吧台收拾酒杯的服务生,“是啊……这一身腱子肉,说是黑市拳皇我都信了……”

    他的脑子里窜出许多个解释:黑社会,健身教练,高利贷,保镖……

    齐晗注意到这些服务生偶尔会看向他们,但是更多地是看向走廊尽头的楼梯,更像是在等一个重要的人物。

    酒吧里除了他们几个,还有两三对男女,看起来都和九哥提醒他们注意的那一对相仿。男性一副成功人士的“昂贵”标志,女性都是年轻的面孔,不像是恋爱关系,倒像是“干爹”式的关系。

    “高额消费。”九哥突然蹦出了四个字。

    齐晗一下子就明白过来。

    这是一种新形式的强制意愿的诈骗。店面雇佣不惜代价赚取高额零用钱的漂亮女学生,利用手机微信等社交软件的附近的人功能,以“愿者上钩”的方式钓到那些心怀不轨,想要和女大学生发生不当关系的社会人士,给他们一种有希望的暧昧和错觉,心甘情愿地跟着她们到雇佣她们的店铺,进行高额消费。

    因为心里的那点阴暗龌龊的思想,这些反被算计的冤大头只能自认倒霉,不会去报警。

    而有些不愿意乖乖交钱的人,就会被这些像是黑社会的打手们揍到爹妈不认,就算他们真的去报了警,店家伪造商品价格和小票,依旧可以让他们被行政拘留,民事纠纷,依旧需要付客观的罚款。

    “服务生,这边来一份菜单。”

    齐晗突然扬扬手。

    九哥和徐川都很意外地看向他,明知道是个火坑还要往里跳,脑子坏掉了吧???

    徐川刚要发问,就被齐晗若无其事挡在他面前的手拦了下来。短短地几秒,徐川看到了齐晗手机屏幕上暗下去之前的画面,所有的担心都咽回了肚子里。

    齐晗看了一遍菜单,按照他们的习惯点了鸡尾酒。

    服务生停留在他们身上的目光意味深长,充满了戒备。

    “别忘了我们的约定。”

    齐晗把菜单推到一边,“没忘。”

    另一边的女孩子已经躲过了男人第三次尝试,酒瓶已经多了好几个,齐晗却发现那个女孩儿根本就没有喝几口,表情自然,举止坦然,应该是老手了。

    三杯酒端上来,齐晗把自己面前那杯推给九哥:帮帮忙。

    九哥环顾四周,并没有注意到他们这边,他迅速地解决掉齐晗的酒,把空杯子放回他面前。

    “味道有什么不一样的吗?”

    九哥摇摇头,“一如既往地难喝。”

    一如既往地嫌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