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三章 桃花劫
    “你的伤还没好,能不能老老实实的,别到处乱跑。”

    “翟焱,我算是看错你了,你口口声声跟我说,你们分手了,你不爱她了,那刚才是我瞎吗?”

    九哥没有偷听别人“聊天”的爱好。特别是当这一段聊天是以超乎常人可以接受的高八度音调说出来的。

    “……子萍,我们还是分手吧。”

    “为什么?你说永远都对我好的。”

    又是这一套。九哥摇摇头。

    男人曾经爱你是真的,许下誓言的时候也是真的。只不过在爱情里逐渐变得有恃无恐的小女孩儿就会抛弃当初温柔可爱的面具,学会了蛮横无理,纠缠不清。而最初深情款款的男人就会放弃包容的心,选择离开。

    九哥确信自己并不是偏袒男性,只是见得多了,就自然而然地了解了处在感情漩涡中的人的心理。

    人生若只如初见,那该多好。

    可惜大多数人不明白这句话的深意。

    “当初你拆散我和甄歆的时候,不也说你永远不会伤害我吗?你以为甄歆不说,我就不会知道你做了什么吗,你真是太低估我了。”

    “我做了什么?她如果爱你,不管我做了什么,她都不会放手的。”

    九哥听到翟焱冷冷地笑了一声,昨晚诡异的脚步声都没有让他这样毛骨悚然。

    “如果她不爱我,才会像你一样,永远想要紧紧地攥住我,不管我会不会疼。她选择放手,是……”他突然停住了。

    不过,九哥似乎知道原因。

    好像他弄懂了,吕子萍为什么会受伤,为什么会有这么一次探险活动,为什么即使知道他或许可以轻易拆穿这些伎俩,也依旧同意他的加入。

    九哥不知道该怎么评价,是为了爱自己的女孩出一口气,还是期待他的出格行为会被制止……

    九哥觉得有点儿莫名其妙,也有点儿哭笑不得。

    齐晗的电话来得及时,九哥推开门,把小情侣的对话关在了门外。

    “喂,你是不是去漳市了。”

    不是疑问句,是陈述句。

    九哥觉得到了这个时候,再辩驳掩饰已经没有必要了。

    “嗯。”

    “发现什么有趣的事了吗?”

    九哥淡淡地笑了起来。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他的人,就是齐晗。

    “一开始还有一点,现在没有了。”

    齐晗靠在椅背上,安静地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不过,”他浏览着网页,“这个地方曾经出过一起很有名的闹鬼事件……”

    “会动的娃娃,没有窗户的铁门,藏在衣柜里的鬼……”

    “看来不是闹鬼了。”齐晗扬头看向站在门边的周栋的女儿,周妍,示意她进来坐,“我这边有点事,一会儿再给你打过去。”

    九哥微微扬眉,没有开口询问。

    周妍坐在齐晗对面,“最近怎么样?”

    齐晗微笑着看着她,“老样子。你呢,终于决定回国了?”

    周妍不置可否地摇摇头,“赞助过几天才能到,导师给我放假。”

    当初周妍一定要出国学考古,周栋怎么说,这个宝贝女儿都不回头,用周栋的话来说:真是倔得八头牛都拉不回来。

    “听我爸说,你不愿意做局长,还是待在重案组……”

    齐晗点点头,他直觉周妍不是要跟他说这个话题,就像她不会跟他说起三年前被他送进看守所的前男友一样。

    “……我听说……”

    第一百一十三章 桃花劫-->>(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我听说……”

    正事终于来了。

    “你又收了一个新徒弟。”周妍说完这句话就有点后悔,因为齐晗看向她的眼神平静淡然,是冷漠疏离的。她不得不说完自己没说完的话题,“意外怀孕了……”声音显得干巴巴的。周妍突然觉得自己是在自讨没趣。

    “嗯。”

    “你打算照顾她?”

    “嗯。”

    “为什么?”

    齐晗沉默着,却不像是在思考该如何回答,而是单纯地不想理会。

    周妍曾经和其他迷恋齐晗的女孩子一样,常常停驻在他必经之路上,希望制造一段浪漫的邂逅。

    但她更心急,也有追求她的男孩子,她觉得自己是唯一能配得上他的。

    但是,在她第一次为他准备了便当,准备送给他的时候,她看到齐晗对身边跟着的罗笙,她从未放在眼里的,齐晗的小徒弟,露出了那么温暖柔软的笑容,那是他从未给过别人的模样。

    原来她一直以来认为慷慨大方的齐晗是那么吝啬。吝啬到只有一个人能得到他这样的笑容。

    周妍的骄傲在那一瞬间被践踏得四分五裂。

    她赌气出了国,她执拗否定认为齐晗早晚会知道,她才是最适合他的。

    但是齐晗礼貌得体又冷淡疏远的态度,击垮了她的想象。

    特别是她得知齐晗拒绝了局长的位置。齐晗用一种谦逊的姿态,怜悯着她和她父亲的那可怜的自尊心。

    周妍知道,自己怨恨他。但是比怨恨更深的,她不愿意承认,自己还是卑贱得奢望得到他的爱。

    “这不是你该问的。”

    周妍苦笑了一下。她觉得自己真的是可笑,齐晗连解释都懒得给她。就像他拒绝了做局长,好像就是在说,你们心心念念,迫不及待想要握在手里的,我一点也不稀罕。她父亲做梦都想要的,齐晗连争都不屑。

    “你就不怕她赖上你吗?”

    齐晗似乎有些生气了,他冷冷地注视着她。

    普通人而已。

    齐晗虽然知道她的意思,但是他就是不想理解。他不想温和地说一句:以后不要这样了,也不想委婉地劝她:天涯何处无芳草,更不想承诺她:我一直都在,他想让她住口。

    他也确实这么做了。

    “这是我和李小菀的事。”

    明确地划清界限。明确的警告。

    齐晗很少这样和一个愿意捧着真心交付给他的女孩子讲话,他不想伤害任何人,但是他也有底线。

    阎罗一怒,忘川倒流。

    楚溪上了飞机,才给他发了一条短信:谢谢你。

    齐晗不问她谢什么,因为他知道,像楚溪这么聪明的女孩子,一定会有自己的幸福。只不过男主角不会是他。

    周妍离开了,齐晗没有浪费太多时间去思考这位大小姐会不会在周局面前参他一本。反正说出去的话收不回来,他也确实懒得收。

    也因为周妍的话,他突然想起了李小菀。

    “最近怎么样?”

    李小菀给他回了一个笑脸,“孟夏姐给我做了鸡汤,真的很好喝哦~”

    齐晗盯着那个波浪线,似乎能看到屏幕另一边的女孩子大口大口地进食时,脸上满足的笑容。

    他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几乎忘记了还要和九哥通电话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