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章 深渊
    孙悟空火眼金睛是在太上老君的八卦炉里焠了火,才得来的明辨善恶的本事,却终究分不出忠奸。

    有传言说,白舸这双眼睛就是秦王照骨镜,一眼就能分辨忠奸。

    虽然秦始皇的照骨镜不过是个传说,当然连带着这个传闻也说不定只是个传闻,但以前试图挖出秘密的人都没有活着回来,局里所有的信息还是罗笙整理出来的。

    但是,她的罪名却是为了得到缉毒大队的行动部署而牺牲掉一些信息罢了。

    可笑。

    付辛想象过罗笙曾经的处境,只是他想了千百回,当自己真的站在这里,他才发现自己做过的心理建设都不过是纸上谈兵而已。

    “这位就是你想要推荐给我的,”

    白舸在询问孙昭堂,但是他两手交握,虚撑在下巴下,直直地盯着付辛。他唇边带着笑意,眼睛里却是冰凉深邃的寒意。

    “付辛。”

    这两个字从白舸的口中轻轻吐出来,凉得瘆人。付辛觉得自己的鸡皮疙瘩冒了出来。

    “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付辛垂下的眼眸瞳孔猛地缩小,“可能是眼熟的人吧。”

    白舸点点头,“嗯,也有可能……你过来。”他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领带和衬衣也是黑色的,身形颀长瘦削,像一只黑色的乌鸦。

    付辛向前几步,白舸靠近他,握住了他的手。

    孙昭堂在一旁看着,沉默的表情里带着看戏的兴致。

    白舸的手指温热,他们现在的动作像是恋爱中的男女,但是付辛知道,白舸是在检查。

    “你以前是做什么职业的?”

    白舸收回了手。

    “道儿上的。”付辛及时闭上了嘴,如果他刻意强调手上的枪茧来由,白舸可能会起疑心。

    白舸看看他,点点头,“既然舵主举荐,这段时间你就跟着我吧。”他的声音听起来轻飘飘的,像是随时都会随风而散。

    “是……”

    白舸笑了一声,“叫白舸就好。”

    付辛跟着孙昭堂出来,孙昭堂道,“三哥只是开玩笑,这宅子里的人都叫他三爷。”

    “是。”

    付辛当然明白,就算他在局里,也从来没有叫他白舸,他就像是个根本不存在的大魔王,一直以来,都是他们的心魔,也是他拼死做到现在的动力。

    走到前厅,孙昭堂站住了,他转过头想对付辛说什么的时候,一个佣人跑过来,“孙舵主,我们三爷请你到宴会厅那边……”

    “应该是你们又忙不过来了吧?”孙昭堂露出一个笑容。

    女佣脸颊绯红,“舵主能帮忙应付一下吗?”

    孙昭堂拈起她手里的托盘上的一片果脯丢进嘴里,边嚼着边哼道,“嗯,走吧。”

    第一百二十章 深渊-->>(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孙昭堂拈起她手里的托盘上的一片果脯丢进嘴里,边嚼着边哼道,“嗯,走吧。”

    白舸看着电脑屏幕上监视器里付辛的图像,歪着头出神,刚刚他确实觉得付辛很眼熟,只不过想不起来到底是在哪里见过的,虽然现在也没有想起来,只觉得应该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付辛在前厅里站了一会儿,就有人过来叫他去院子里,让他熟悉一下这边的环境。

    付辛点点头,眼神微微像墙角上瞥,一抹红色的小点一闪一闪的,付辛心里了然。

    他的一举一动都有人在关注,稍有不慎,满盘皆输。

    正值晌午时分,日光懒洋洋地撒向地面,前厅的轿车络绎不绝,迎来送往,都算是道儿上有点名气的人物儿。

    付辛他们并不是没有这些人的资料,但是他们做得干净,不留痕迹,让人摸不着首尾,根本没有确凿证据把他们一一定罪。

    他混迹在人群中,并不显眼,他注意到孙昭堂身边围着几位男女,这位凤鸣崖舵主在其中游刃有余,在这些西装革履,形容精致的男女面前,别具一格,毫不逊色,甚至散发出一种独特的气质。

    “三爷很期待这次合作,兄弟也有段时间没摸了,手都生了。”

    “还指望着舵主在三爷面前替我说几句好话啊。”

    孙昭堂淡淡一笑,付辛却觉得那双眼睛就像一副透视镜,已经把这人打量了个透,虽然嘴上说着三爷,但已经做出了决定。

    这个人,应该是死定了。

    按照三爷狠绝毒辣,出人意料的行事风格,根本无法猜透他的心思,只能看最后是一方崛起,还是多了几具尸体。

    付辛当然也只能揣测。

    孙昭堂笑意盈盈地看着眼前这几位,嘴上说得比谁都好听,一口一个舵主,一声一个三爷,揽月楼舵主却已经查证,最近一段时间里他们的交易地点附近有警察,三爷身边的眼线,都是这几位安排的。

    其心当诛。

    他转眼看到付辛,心里突然萌生出一个想法,他招招手,示意他过来。

    付辛还在兀自揣测孙昭堂到底在想什么,恨不得自己会读心术,就看到孙昭堂叫他,说不定自己刚刚出神他也注意到了。

    “给各位介绍一下,我们三哥最近相中人物儿,今后还要各位多多关照。”他说这话的时候,目光一一看过他们的表情,有好奇有审视,就是没有他期望的不自然的神情,莫非是揽月楼那边的消息出了问题,付辛并不是他们安排在三爷身边的人。

    那他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付辛和这几位寒暄几句,杯里的酒也下去了大半,这几位才离开。

    “跟你一起过来的那个小朋友在安保那边,不必担心。”孙昭堂从侍应生托盘上拿了两杯香槟,顺手递给他。

    那个怯生生的小孩儿说不定会知道点什么,不过也说不定什么都不知道,不过,既然来了,他就不会放过。

    付辛淡淡看了他一眼,他可以肯定孙昭堂不是这么好心的人,他意识到刚才的那一出应当是孙昭堂的测验,看那几位的反应,这里面不只是介绍那么简单。

    “三哥最近有一个要露脸的场合,你跟着去吧,熟悉一下那儿的人。”

    付辛没有答言,只是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因为他突然觉得自己的胃像是灌满了石头,还被拧成一团。

    这就是地狱,身边都是魔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