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七章 势均力敌
    黄轲真的很少处于这个现状。现在他该算是……人质。

    “绑架”他的这个人很有趣。明明藏不住眼底强烈的恨意和好奇,脸上偏偏面无表情,就好像他是一个过路请求借宿一晚的旅人。

    “委屈黄舵主,这几天住在这里了。”

    黄轲耸耸肩,“齐家老宅,早有耳闻,能在这里住几天,也算是不枉相识了。”

    怀光觉得这气氛真够诡异的。按他的想法来的话,齐晗大概会一枪崩开这位的脑壳,但是没有,齐晗大概会忍不住问罗笙的事,但是没有,齐晗大概会想知道他们的交易……反正他设想过可能会出现的场面,都没有出现。

    而现在,这位白舸手底下的分舵主,居然在和齐晗客套着住朝东的房间……

    怎么看……都觉得……诡异。

    “你的那位朋友,身手不凡,隐藏得也很好,可惜了……”

    齐晗看看他,这位揽月楼舵主最擅长的是收集情报,任何只言片语落到他的耳朵里,都有可能成为组成一个局的拼图块,他需要谨慎一些。

    “黄舵主是什么意思?”

    “哎,叫我黄轲就好。”

    倒是很会套近乎。齐晗也没有含糊,他相信以黄轲的本事,很快就会知道他是谁,藏着掖着反而显得他底气不足,“齐晗。”

    黄轲好像想到了什么,微微一怔,但是没有失态太久,很快他笑着点点头,示意记下了。

    “我的意思是,就算你们换出了自己的朋友,他还是要死。”

    “为什么?”怀光忍不住脱口而出。

    但是黄轲知道齐晗同样很想知道答案,他笑着看着齐晗,“以前,你们不是也有一个人走出来了吗。”

    齐晗的理智在一瞬间分崩离析。

    “……”

    “你不知道吗?”黄轲拿起桌子上的水杯,毫不介意地喝了一口,“一个年轻的女孩子……”

    这一回九哥没有拦,但是同样出乎意料的是,齐晗表情有些茫然,“……有这事吗?”

    怀光刚想开口,就看到九哥的目光,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黄轲暗自琢磨着。也许白舸也快忘了,那个叫罗笙的女孩儿,毕竟这几年,发生了很多事,那件事已经不足为题。

    但是他却记得很清楚。

    也许是因为在他身边,从来没有一个那样澄澈晴明的人,他看了太多的心机,只一眼他就能看出对方想要的是什么,但是他却一直没有看透她想要什么。

    齐晗想要什么呢?

    黄轲觉得自己已经看透了,但是又根本说不出。他和罗笙是不同的,他看起来易懂,却又让人琢磨不透。但是给他的感觉是一样的:澄澈。

    如果有可能,黄轲一点也不希望和这样的人为敌。

    齐晗和罗笙是一伙人吗?好像是,又好像不是。

    黄轲暂时还有点想不明白。

    “你是在怕他会看出来……”九哥压低了声音。

    齐晗垂着头坐在椅子上,半晌才抬眼看向九哥。

    九哥看到他眼睛里的悲哀,刚刚被掩饰得很好,现在却深深地蔓延开,浸透在眼底。

    “……我现在……”齐晗轻轻说道,“反而希望自己没有得到答案。”

    九哥沉默着,不是不知道怎么安慰,而是不需要。

    齐晗也没有说话,他看着落在桌角的日光偷偷溜出窗台,房间里也暗了下来。

    他确实不想让黄轲这么快就知道他们是警察,也不想让黄轲知道,自己很在意罗笙的案子,他不想这么快就暴露在他们的枪口下,也没想到自己的演技可以好到这个地步。

    齐晗研究资料下得功夫没有白费,白舸对他这几个兄弟相当在意,第二天就派人过来约好了时间,要求只有一个,就是黄轲必须毫发无伤。

    齐晗自然答应,也提出了自己的条件,白舸亲自来接人。

    白舸知道了之后,只是笑了笑。

    “你真的要去?”

    第一百二十七章 势均力敌-->>(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你真的要去?”

    孙昭堂有些担心,他们对这个人知道得不多,但是能在众人未反应过来以前让黄轲束手,不管他是怎么做到的,他都不能让白舸重蹈覆辙。

    “当然,我很好奇,”白舸把孙昭堂拿给他的那张纸放到桌子上,“纸上得来终觉浅,不是吗?”

    一个警察,能有这样的本事,还是挺让人期待的。一直以来,这群警察总是后知后觉,从来没有抓到过他们的把柄,虽然险中求胜,略胜一筹,但也让白舸觉得有些无聊了。

    孙昭堂无奈地叹口气,“那我也去吧。”

    白舸看着他笑起来。

    “有什么想问的,现在就问比较好,以后就没机会了。”黄轲觉得齐晗一直有话要说,但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没有开口。

    齐晗夹起鱼肉放在盘子里,慢条斯理地挑着刺,“……我确实有事想要当面请教三爷。”

    黄轲并不在意他的无礼,轻轻一笑,不再说话。自从进入这个府邸,反而是他,有了一肚子的疑问。

    齐家在祖父那一代,确实是一个大家族,分支庞杂,本家却是代代单传,到了他这一代,齐家老太爷和老爷暴毙,齐家很多人迁往海外,整个家族便沉寂下来。

    但是齐家的势力却像幻影一样,看不清摸不着,仍然存在。

    因为本来两家的生意就不互通,祖辈谈不来,关系并不近,上辈人又突然断了交往,他并不了解齐家最后的独子的事。

    现在看来,齐晗应该就是他们之间,已经有了不可能逾越的鸿沟。

    白舸靠在轿车后座上,揉揉眉心。

    “三爷,他们已经到了。”

    “嗯……”白舸睁开眼睛,“你们就等在这,不许擅自进出。”

    “可是三爷……”那位“天外飞客”可是传得神乎其神的,听说很难对付。

    “别可是了,你们就是进去也不是他的对手。”

    孙昭堂下了车,摆摆手示意后面跟着的那辆车,付辛打开门走了下来。

    孙昭堂看着他,没想到,他们居然没有在他身上讨到一点好处,心情自然复杂,这种势均力敌的对手,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

    “走吧。”

    付辛虽然不太明白自己怎么突然暴露,昨晚白舸找到他,让他离开的时候,他本来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

    现在他却被带到了这里,云里雾里的好像已经明白了什么。

    废弃工厂里阳光下的灰尘飞扬,慢悠悠地在空气中漂浮,齐晗坐在箱子上,时间像是凝滞了。

    “不怕吗?”

    齐晗轻笑,“黄轲兄太低估我的胆量了。”这一刻他等的太久,反而生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喜悦。

    “是吗……”黄轲的声音轻得几乎消失在风里。

    “我们来得迟了。”低沉带笑的男音响起来,齐晗抬起头,白舸穿着一身灰色的休闲西装,口袋里插着折叠好的领巾,气宇轩昂,眸光澄亮,炯炯有神。

    “你就是……”

    “齐晗。”

    他站起来,握住了白舸的手。

    “……齐晗。”

    齐晗转头看到孙昭堂,对方看着他微微蹙着眉头。

    齐晗礼貌地点点头。

    “你们认识?”白舸收回手插进西裤口袋里。

    孙昭堂神情似有些困惑,“三爷不知道吗,齐家独子。”

    白舸的目光重新转回来时,脸上多了分戏谑,“见谅,我早年一直在国外……失敬。”齐家,他当然知道,齐家的生意只有白道,拒绝沾一点污水,得罪了不少道上人,但是每一次,就像是老天爷都在帮忙,总能逢凶化吉,化险为夷。说起来也是奇了。

    齐晗瞥向他们身后的付辛,也无心和他们客套,就算祖辈相识,到现在,他们也不是一路人。更何况,他很少因为生意上的事抛头露面,就和他们更生疏,那些杂着血肉的金山银山,他不会多看一眼。

    “我可以带走我的人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