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八章 知己知彼
    “抱歉,忘了正事。”白舸的歉意似乎是认真的。

    他拍拍付辛的肩,轻声道,“希望不会再见。”

    齐晗转头看向站在他身后的黄轲,朝对面摆摆头,示意他可以走了。

    和付辛相比,黄轲显得有些……恋恋不舍。

    “难得一见,日后不知何时才会再相见。”

    齐晗冷哼,日后再见……希望他已经拿到了足够的证据,把这些人送上法庭,为他们做过的事承担所有的责任。

    付辛看看齐晗,神色里有些不甘和歉意,齐晗拍拍他的后背,对白舸道,“我们先走了。”

    孙昭堂知道白舸起了杀心,但是他毫无把握,是他们拔枪的动作快,还是齐晗的动作快,所以他压住了白舸的肩,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

    黄轲抿紧了嘴唇,齐晗和付辛走出废弃工厂,他淡淡地说了一句,“日后,我们怕都没有什么安生日子过了。”

    白舸琢磨着,唇边挂着令人心生寒意的笑容,齐晗……

    “齐晗,德州公安总局的重案组组长,”孙昭堂拿着黄轲带给他们的资料,轻声念着,“近年来,破获重案要案数十起……”

    黄轲坐在沙发扶手上,看到孙昭堂转头看过来,“……我是到了齐府,才知道他就是齐家那位独生子的。”

    “这个齐家……”

    “三爷可能不太了解,”孙昭堂转向白舸,正色道,“齐家从来不碰有问题的生意,拒绝了很多合作,我记得之前有家快递公司过齐家地盘的时候,想请齐家行个方便。他们行事很低调,也没有露出什么马脚,但是齐家拒绝了。后来,我们才知道那家快递公司夹带毒品交易……不过那已经过了很久……不知道当时的齐家是怎么先知先觉的……”

    白舸出了会儿神,才慢慢道,“有点儿意思。那这个齐晗,家里有这么大的生意,怎么还去做了警察?”

    他很难想象一个人既懂得商场复杂,又能正气凛然地缉捕罪犯。这太矛盾了。

    “这件事我也只是听说……齐晗的父亲曾经为一个案子做了证人,但是最后并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

    “那齐家的生意,还是齐晗在打理吗?”

    黄轲若有所思地摇摇头,“看起来似乎不是的,齐家现在的每一部分生意都有齐家外家的人来处理,但是齐家一直没有分家一说,所有的生意收归本家,外家只拿分成。”

    “我可不可以理解为,事实上,齐晗对我们,知道的并不多。”白舸问道。

    “看他的反应是这样的,他对我们的了解,似乎不是来源于家族的。”黄轲道。

    “那他就是冲着咱们来的了。”白舸神色阴沉。

    黄轲半晌才道,“三爷还记得罗笙吗?”

    罗笙。

    白舸想了想,随后眼神便变了。黄轲知道他想起来了,“这个齐晗,和罗笙交往过。”

    白舸心里的那团迷雾终于散开了,一直困扰着他的那种熟悉的感觉终于找到了源头。

    第一百二十八章 知己知彼-->>(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对不起……我没有查到什么有用的信息……”回去的路上,两人相对无言,沉默了许久,付辛才说道。

    “平安出来就好。”

    “……他们是怎么知道……我就是卧底的呢?”

    齐晗一边开车,一边从口袋里拿出包香烟扔给付辛。

    “我也只是猜测……白舸心里怀疑几个人,可能是潜入他们这个组织的卧底,他故意让每个人都得到一份信息,当然这几份信息各不相同,以他们有交易或是有什么特别行动为诱饵,吸引这些怀疑对象出动。你得到的……就是那个废弃工厂的信息,从你想方设法在那里留下信息开始,一直有人秘密关注着你们每个人的动作,或许他们会故意放水,让你们能成功留下暗号,也会故意让我们发现……”

    是黄轲的那句“你们真的破解了付辛留下的信息吗”让他起了疑心。黄轲知道付辛留下的信息是什么,并且他们没有在上面找到指向废弃工厂的提示,所以才会好奇,齐晗是真的解开了信息,还是只是运气好。

    “说实话我一开始并没有觉察他们的圈套,只是运气好,正好赶上……”齐晗这几天一直心里发冷,“如果不是运气太好,这一局,他们就赢得彻底……”

    不但挖出了卧底,甚至还会要了九哥和怀光的命。

    付辛听他说着,冒出了一层一层的冷汗。

    “他们很擅长利用人心。”不论是不是弱点。

    “谢了,兄弟。”付辛轻声道。

    齐晗淡淡地笑了笑,摇摇头。

    “这回咱们什么都没有告诉叶杨就擅自行动,明天大概不会太容易过关。”

    齐晗给付辛倒了杯酒,“多想无益。本来就是叶局找我们帮忙。”

    付辛喝了一口酒,“我想他们也解不开那个暗号,还有些担心叶局会不会叫你们过来。”

    九哥没有拿酒杯,酒不醉人人自醉,大概就是他现在的状态,脑子昏昏沉沉的。

    “我还着急会不会来不及,没想到白舸的用心居然在这里……”付辛还有些揣摩不过来,不过他倒是想起了一件事,“有件事,我觉得有必要说给你们听。”

    齐晗和九哥都转了过来,付辛复述了一遍白舸如何料事如神,未卜先知,就好像真的能猜到那两发子弹会毁掉那幅画像一般。

    “……这一回也是,如果我和九哥怀光一起守在那里,也就中了这位三哥的圈套。”

    “要不要知会叶杨那边,以后要多提防着……”

    “不用了,他们虽然知道付辛的身份,也不会轻易动手。”

    “我以为他们会百无禁忌……没想到还有怕的。”

    齐晗摆摆手,“我觉得从你第一次出现在他们面前,就已经暴露了,他们一直在猜测你的身份,所以才迟迟没有动手。”

    有些说不通,但是他们谁也没有过过他们的生活,很难理解他们的想法,也只能揣测而已。

    “不过这一回,我们还是知道了一件事。”

    “罗笙,不是他们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