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九章 压死骆驼的稻草
    果然和齐晗说得差不多,叶杨虽然看起来有些不愉快,但是也并没有多说什么。毕竟他们已经在白舸身边绕了一圈又一圈,也都一无所获,能活着回来,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了。

    “我就送你们到这儿了,这回真的是……”

    齐晗打断了他又要出口的感谢地话,“咱们兄弟,这种事就不要说谢了。”

    付辛点点头,笑了一下,“你们也注意安全。”

    白舸心思深沉,虽然有的时候让人觉得他不过还是个年轻人,但有时候不经意流露出来的反而让人无法不心惊。

    “一定。”

    齐晗很久没去看李小菀,约她在楼下的小花园里见个面。九哥对白舸的事很介意,先回局里找些案卷。

    徐川接到报案,城东居民区的巷子里出现一具男尸。

    “徐队,您过来了。”

    最先接到报案的片儿警看到徐川他们过来,一路小跑着迎上去。

    徐川顶着大太阳,忍不住皱了皱眉,“什么情况?”

    “被人划了能有几十刀……”他一转头看到正蹲在尸体边上检查的孟夏,“孟,孟法医……”

    “虽然被害人被划伤三十九刀,但是都不致命,被害人是失血过多而死的。”孟夏看看尸体周围还没有完全凝固的血迹,“而且凶器不止一个。”

    “什么意思?”

    孟夏指出几个伤口,“这边几处伤口,是被水果刀划伤的,你看这几处,伤口外翻得很厉害,刀刃变宽了,应该是类似匕首一类的短刀……最后这几处,伤口没有外翻,说明是在被害者死后留下的伤口,伤口也很小,像是随身携带的折叠刀。不过,人都死了,还要再来几下,如果不是什么深仇大恨,应该不至于这样……”

    徐川听着有点头疼。

    他刚刚就看过周围,这里正好是监控的死角,而且这里和主路也有一段距离,来往的人不多。

    报案的是附近的一个拾荒者,据描述,这边的垃圾桶都是他的“地盘儿”里的,今天早上他也和往常一样,到附近来看看有没有什么好东西,就发现了尸体。

    “你认识死者吗?”

    “不认得不认得……不是我们这边的……”拾荒者衣衫褴褛,头发纠结在一起,看起来格外凌乱,脸上的皱纹像是刀刻出来的沟沟壑壑。

    “徐队,我们这边查过了,不是附近小区的住户,身上就只有一部手机。”

    徐川隔着证物袋看了看死者的手机,是几年前出的款式,但是屏幕上贴着钢化膜,机身上的手机壳也很干净,不是刚买不久,就是手机主人保护得很用心。

    “小许,采集一下死者的指纹。”徐川叫忙着取证的警员,“回去对比看看手机上的指纹有没有什么不一样的。”

    “是,徐队。”

    “……他们哪有那么轻易就能放人的……”李小菀对于齐晗一笔带过的部分深表怀疑,到她也没有追问,能回来就好,何况涉密的行动,她也无权知道其中的细节。

    其实齐晗并不知道该怎么说,“最近感觉还好吗?”

    第一百二十九章 压死骆驼的稻草-->>(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实齐晗并不知道该怎么说,“最近感觉还好吗?”

    “嗯……就是快闲出病了。”李小菀半抱怨半玩笑地说着。

    齐晗也无可奈何地笑笑,“再忍耐几个月……”

    齐晗的手机突然响起来,李小莞的目光落在长椅上倒扣着的手机上,齐晗虽然尊重她,不想让她觉得自己被忽视,但是她也同样不愿意耽误齐晗的事。

    “……抱歉。”齐晗看到徐川的手机号出现在屏幕上,眉头锁起来。

    “打扰你了吗?”

    齐晗知道李小菀在看着自己,不动声色地答道,“没有。”

    “这边的案子有点棘手,得麻烦你过来一趟。”停顿了一下,徐川迟疑地问道,“你手上有案子吗?”

    “没有,我现在过来。”齐晗轻声道。他又看看李小菀,对方正笑笑地看着他,摆摆手示意他快去。

    “那我先走了。”

    死者叫高寒,有犯罪前科,故意伤人罪,说起来轻描淡写的,但是拿到案卷,徐川还是忍不住,想到了死有余辜四个大字。

    十几年前,高寒还在念大二的时候,因为怀疑女友出轨跟踪女友到酒店,他拿着刀冲进房间的时候才发现女友只是陪闺蜜出来面试,因为感到自己受到了愚弄,恼羞成怒刺伤女友十余刀,并在过程中划伤了女友闺蜜的手臂和脸颊。

    高寒因此被退学,因为情节严重,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前被释放。

    恼羞成怒。

    还真是个能胡诌八扯出来的借口。

    “我们刚刚回拨了高寒的最后几通通话记录,一通是死者拨出给一个叫葛镇的人的,另外一通是拨入……”

    “嗯,”徐川应了一声,却没有听到接下来的内容,不禁抬起头,“有什么不对的吗?”

    “嗯,也不是有什么不对的,就是我们打过去问过,是滴滴出行的客服电话,她们说,昨晚八点十四分的时候接到乘客投诉,说高寒对她有猥亵行为,她们打来这个电话,也是要核实这件事。”

    徐川蹭蹭下巴,“还真是狗改不了吃屎……那你们有去联系这位投诉的乘客吗?”

    “嗯……我们是打过电话,但是没有人接……”

    “哎呀哎呀,打不通电话就去找找看……”齐晗一手拿着手机一下一下地拍在掌心上,看到徐川,齐晗扬扬眉,摆了摆手,“有点事路上耽搁了一下……”

    徐川拉开旁边的椅子,“坐,我们这说了一半。孟法医,你也说一说你之前的判断。”

    从齐晗进来,孟夏的目光就一直停留在他身上,看起来消瘦了一些,心绪深重,但似乎眸光更亮了……这个时候突然被叫到,也是微微愣住,“啊……我之前跟徐队说过,死者身上的伤痕是被三种不同的凶器刺伤划伤的,留下伤痕的时间也不一样……死因是失血过多,死者应该是有想要求救,但是受伤过重……”

    “死者的手机被丢在比较远的位置,”徐川接道,“血迹在地面上留下拖拉痕迹,死者是想要用手机求救,但是没能成功就死了。”

    齐晗一边听着,一边看着手上的照片和报告,“也就是说,造成被害者死亡的,只有两名嫌疑人,最后一位只能算是……”他顿了一下,“‘对象不能犯’。”看到所有人都用茫然的眼神看着自己,齐晗笑了一下,“这是一个比较专业的说法,暂且不解释,”他摆摆手,转向孟夏,“既然不是刀伤致死,我认为除了最后一位之外,另两位都是凶手……我们现在要先确定这三位嫌疑人都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