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二章 秘密
    徐川和葛镇东扯西扯,过了半晌,齐晗才晃过来,徐川找了个借口,借机脱身。

    “这小子满嘴跑火车,没一句属实。”徐川哼道,一转眼看到齐晗笑得高深莫测,忍不住一肘击过去。

    齐晗虽然有些出神,躲得还是挺及时,不过这一躲,倒让他回了神,他轻轻摇摇头,“这个人有问题,不仅不在场证明是造假的,多半是个走私犯,高寒也许发现了他的勾当……”

    “那他的嫌疑就大了。”

    齐晗耸肩,直觉偶尔靠谱,定罪还要看证据,没有证据,一切都是白搭。

    “不管怎么说,我们还是要再来的。”

    留音酒吧里似乎生意不错,以往旧熟的男客人已经被后来愈来愈多的女客人淹没。

    施倩调着酒,一副慵懒的模样,透着别样的风情。

    “老板娘,你这儿的驻唱好帅啊,有联系方式吗?”

    施倩懒懒地抬眼瞥了舞台上灯光下的男人,正巧他也往这边看过来,小姑娘以为他看的是自己,脸红心跳屏住了呼吸,施倩却知道他看的是自己,“他啊,”她嗤了一声,“最好还是别在他身上花心思。”

    “啊——?不会吧,怎么天底下的帅哥儿都要女朋友了……”

    施倩摇摇头,一本正经地说道,“他是gay啊……”

    在女孩子一片哀怨声中,施倩默默地摇了摇头。

    她一开始以为曹默闻和其他的男人一样,只不过是看上了自己的皮囊,算不上美艳动人,但是还可以,她以为被拒绝几次,被刺痛几次,他就会知难而退,早日放弃这份心思。

    没想到他居然一门心思地打算纠缠到底。倒也没有过火的行为,只是每天都会准时地出现在她面前,给她一份小礼物,鲜花,歌曲,莫吉托。

    也给店里招来了不少生意,施倩也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由他去了。

    既然她喜欢齐晗是她自愿,那曹默闻的自愿自然也不归她管。

    “老板,老样子。”

    听到来者声音,施倩笑了起来。她望着面前的人,心情压抑又雀跃,

    “最近很忙吧,都没时间照顾我的生意了。”

    齐晗环顾四周,眼眸晶亮,看到曹默闻,不由得揶揄,“我倒是觉得,你这里生意变好了……”

    施倩耸耸肩,“你少喝点酒吧,我这儿有饮料。”

    “行,听你的。”齐晗无奈地笑着。他自己的身体,突然他也觉得不了解了,那次之后,好像并无大碍,也没什么不对的感觉,可能只是偶然吧。

    “谢谢大家。”

    一首歌结束,曹默闻把手里的吉他立在椅子边,走下舞台,往这边走过来。

    齐晗饶有兴致地看着他,曹默闻也笑着打了个招呼,“齐警官,好久不见。”

    “叫我齐晗就好。”

    曹默闻深邃的眼眸透着亮亮的光,微微一笑,转向施倩,“老板,我能来一杯酒吗?”

    施倩看也不看他,“先生还是专心唱歌比较好,没看到你的观众很失望吗?”

    第一百三十二章 秘密-->>(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施倩看也不看他,“先生还是专心唱歌比较好,没看到你的观众很失望吗?”

    齐晗端着杯子,浓稠的果汁掩起唇边笑意。

    “我只在意有没有让你失望。”曹默闻压低声音,眸中含笑。身边女孩子望向他的眼神他也全然不在意,他看着施倩,忍不住地笑。

    施倩耳尖微红,倒了半杯伏特加放在曹默闻面前,“喏……”

    她不敢看齐晗的目光,她心里的动摇让她总生出一丝不该的愧疚。

    “谢谢老板。”

    偏偏这人不知道适可而止,反而变本加厉,像是公然宣战一般。

    齐晗觉得有趣。

    从第一次见面,他就看出来,这位流浪歌手对施倩绝对是情深意切,没想到过了这段时间,确是真情不改。

    不知道……最后会有怎样的结果。如果……他还是乐见其成的。

    “有件正事问你们。”

    施倩正想着怎么把曹默闻打发走——虽然她不是丝毫没有动心,但是齐晗和她之间的秘密一个又一个,都是她不可能透露给别人的——但是她很快意识到齐晗这一次说得是“你们”……

    原来她的心事,曹默闻没有说出口的心照不宣,都在齐晗的眼睛里。

    “你们对这个快递公司了解多少?”齐晗把他接的名片放在吧台上。

    施倩拿起那张名片,名片上的人名她并不熟悉,但是这个快递公司倒还是……

    “这家快递公司物流速度和服务还是可以的,但是有的人说,这家快递公司员工流动特别大,但还是有不少人去应聘,奇怪吧?”

    齐晗稍稍思忖了一会儿,半晌笑道,“嗯,这一点是很奇怪。”

    曹默闻没听说过这家快递公司,不过他忽然意识到所谓妾有情郎无意,施倩对于齐晗,除了朋友之外,还有就是——这个酒吧就是鱼龙混杂,消息流通之处,坐在办公室里,身在凶案现场得不到的消息,或许在这里都能找到一个解答。

    “齐警官说得是走私的事吗?我以前倒是略有耳闻,不过是不是这家快递公司,”曹默闻耸耸肩,“我就不知道了……”

    “哦?”齐晗歪歪头,但是脸上丝毫没有任何变化,只是问道,“走私?”

    曹默闻坦然的样子,不像是在说谎,但是这种事情,能听说的怕是都是内情人。

    “能详细说说吗?”

    施倩有些意外,不过,却给曹默闻调了一杯鸡尾酒,是他曾经提起的最好的口味,她还从来没有为他调过。

    曹默闻看到递过来的酒,心下已经了然。虽然决定把自己知道的一切告诉齐晗,但是现在,心情却有了些不同。

    “德州有几个港口,除了军用和客运,还有两个货运的港口,一个临近市中心,一个在开发区,市中心的那一个,周围眼睛太多,开发区那边,集装箱吞吐量远远超出想象,那里面的生意,齐警官应该想象得到。”

    “我那个时候就是坐着一艘船到了德州,装成一个流浪汉,那群人是可怜我,才给我一口饭……”

    齐晗知道他说得不完全是实话,那些人心狠手辣,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怎么可能还有什么怜悯之心,这件事虽然有蹊跷,但是眼前无碍,他也不打算现在就追究。

    “真是遇到好心人了。”

    他淡淡一笑,举举手上的酒杯。

    曹默闻眸光闪烁,一口干了鸡尾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