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八章 难题
    喜欢是没有任何道理的事情,和很多事无关,只关乎或许只有一瞬间的感受。

    沈魏珺曾经喜欢过高寒是这样,毕良喜欢高寒也是这样。

    天台上的少年仰望着天空,站在操场上的少女仰望着少年,他就像是融入蓝天白云间的天使,被风吹起的柔软的黑发包裹着少女温柔的幻想,在夏日逐渐炎热的空气里膨胀发酵,一发不可收拾。

    毕良知道自己的好朋友和自己喜欢上了同一个人,她便决定绝口不提心底里的情愫,只不过后来发生了很多事,沈魏珺和高寒,再也没有可能继续曾经的感情,她的机会摆在面前,却也同样等于背叛朋友。

    她和高寒保持着联系,心里却是忐忑不安。她恨高寒,但是比恨更深刻的,又是什么呢?

    毕良愈是想理清,愈是思绪混沌,也许只有让高寒消失,才能让一切恢复原本的样子,她和沈魏珺的关系也能重修旧好。

    所以她找了一个高寒不能拒绝的借口约他出来,以最好不要让别人知道的理由把约会场所定在很偏僻无人的街道。

    这个合适的地方,是她很早以前就开始留意寻找的了。

    高寒开着从朋友借来的车送了一单之后,就来赴约。他从来没有想过,毕良会动手杀他。这么多年过去,毕良爱他是真的,对他好也是真的,即使两个人没有在一起,但是发生过的事情已恍如隔世,并未生疑。

    毕良下手的机会也就多了。

    她本来想看着他慢慢死去,想让心里的纠结也一同死去,一心想要追回过去。

    后来的故事,与毕良无关。她踢开了高寒的手机让他无法求助,但是万万没想到会突然有人来到这个偏僻的小巷子里。

    害怕被人注意的毕良没有拿走高寒的手机,直接逃跑了。

    “你打算怎么拿下下一个?”

    怀光疑惑地抬起头,看向齐晗和九哥,他们坐在斜对面的两张椅子里。房间里充斥着昨晚泡面的味道,可是他们两个却显得不为所动,格格不入。

    葛镇。

    不难想象,葛镇是第二个到达现场的,他被高寒勒索,本来是想来谈条件,如果谈不妥,也准备了后手,却没想到见到高寒时,他已经被人划伤,奄奄一息。

    所以他恶从胆边生,模仿第一位行凶者的手法,加快了高寒的死亡。他的动作更利索,留下的证据也更少,想要给他定罪,恐怕要从他走私车辆开始查明。

    但是葛镇的身后明显还有势力更强的一方,甚至操纵着警局上层的力量。

    不止是难以下手,更是无从查起。所有的路都被封死了。

    房间角落柜子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响到第四声,怀光发现另外两个人根本没有接电话的想法,一动未动,不由得叹了口气,站起来去接电话。

    “齐哥,是收发室打过来的。”

    “嗯?”

    “……说是有一个快递。”

    第一百三十八章 难题-->>(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说是有一个快递。”

    九哥的视线停留在齐晗脸上,许久。

    “去看看。”

    外面的阳光有几分刺眼,秋老虎懒懒地舒展着筋骨,考验着人们对夏季即将过去的愉悦。齐晗眯着眼睛,地面反射的光线在眼前仿佛蒙上了一层光晕。

    “齐队,刚刚我想透透气,一开门就看到这个包裹放在这儿,这一上午的也没什么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搁这儿的……”

    齐晗拿起来看了看,地址是警局的地址,具体的楼层和科室门号都没有写,应该不是内部邮件,但是偏偏写了齐晗收。

    之前也不是没有这样的情况,自从他在大学里任客座教授,讲过几次课之后这种情况更多,但是寄件人不会不出现或是不在包裹上留下痕迹的。

    这个包裹上只有收件人,没有寄件人,连寄件地址都没有,只是寄件公司,正是葛镇的那家。

    “嗯,东西我先拿走了。”齐晗把包裹塞到怀光手里,转身往警局大楼偏门走去。

    九哥随后跟上,怀光不明所以,提着包裹跟在他们后面。

    推开门进了大楼,光线突然变暗,齐晗快速的脚步骤然停顿了一下,放缓了。

    “调一下收发室监控,从今天早上开始。”

    “齐哥,大概时间有吗?”

    “……五点,”五点钟,收发室换岗,那个时候如果包裹已经在了,不可能没人注意到,“加速,八倍速。”

    画面飞快地滚动着,进出的车辆和人都像是哑剧里的木偶戏,晨昏快速交叠,不过……

    “停。”齐晗突然出声,站在他身后的九哥和怀光眨了眨眼睛,刚才的画面凌乱地足以让人轻易就能感到不适,“倒回去,八分钟,正常速度。”

    一辆轿车乘着半明半暗的天色缓缓驶入大门,在收发室前驶过,轿车驶离,地面上多出了一个包裹。

    “放大车牌号。”

    新能源车辆,行驶声音较轻,也难怪收发室没有注意到。

    “……”

    齐晗看着屏幕上的那辆车,沉默着。

    九哥把怀光手里的包裹拿了过来,塑料划破的声音让所有人都动了动,他从盒子里拿出几张照片,脸上的神色变得奥妙起来。

    “这是什么?”

    九哥把照片递过去,“灵丹妙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