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偏居罗生门 第一百四十一章 还未收拾的行李
    徐川并没有感到凶手有多么匪夷所思,而对齐晗,却越来越觉得搞不懂。

    原来齐晗的逻辑至少还有几个步骤可供推导,让后续出现的任何不可思议的情况都变得可见一斑,但是现在,他似乎并不介意把他们唬得一愣一愣的。

    虽然齐晗不是那种因为可以用智商碾压他们就不把他们放在眼里的人,但是,好像自从李小菀出事之后,他就变了。

    曾经那件事发生后,徐川就以为没有什么能够再改变齐晗的了,却没想到,他现在居然会冒出这样的想法。

    不是懒得解释,而是不愿意浪费时间解释。

    对于罗笙,他的愤怒无处发泄。对李小菀,他的愧疚有的放矢……好像,也不是什么坏事。

    徐川连自己的想法都搞不懂了。

    “东西呢?”

    徐川这才意识到自己差点撞到齐晗的车上,他把手里的东西拍在齐晗胸前,拉开车门,自顾自地坐了进去……

    不就是深沉么,谁还不会是怎样。

    齐晗微微一怔,淡淡笑起来。即使他知道就在肉眼可见处,还徘徊着一群时时刻刻端着长焦大炮,心心念念着挖回一丁点边角料,上头版头条的记者,但他还是忍不住笑了一下。

    “徐队,辛苦。”

    徐川从鼻孔里哼出不屑一顾的嗤笑,但是糊里糊涂的,心情好像清明愉悦了那么一点。

    “现在警察可真不好做啊。”

    齐晗哼笑,是啊,真不容易,不单要有和罪犯斗智斗勇的智商和勇气,还得要有强韧的神经,不然,在看到凶案现场的时候,就输了。

    “你觉得凶手是熟悉博物馆的人?”徐川瞥了一眼手边的文件。

    齐晗出了口气,“这只是一个可能的方向,这个案子可能很简单,也可能很复杂……”

    几个小时之后,那具把一家三口吓得住进医院的尸体和人皮都出现在了尸检台上,孟夏吃了一半的午饭摆在桌边,彻底凉透了,估计几个小时之内她都没什么心情吃东西了。

    “尸体毁坏到这个程度,很难准确推测死亡时间和凶器的尺寸。不过,”孟夏并没有具体指向性地比划了一下,齐晗猜想这件事一定让她很恼火,“我想凶器应该是类似手术刀一样可以做非常精细的解剖的刀具……不过也不排除凶手是个奇人,可以大刀阔斧做这项工作的可能。”

    齐晗双手抱在胸前,他刚刚认真地听了孟夏的建议,和他的想法没有太大出入。

    徐川靠在旁边,孟夏说的他也听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现场传过来的几张照片,比起几小时前的冲击小了些,但是依旧让人毛骨悚然。

    “……这是现场的照片?”孟夏从徐川肩膀上看向电脑屏幕,若有所思。

    “嗯。”

    孟夏自然地从徐川手里拿过鼠标,把放大镜切到距离人皮“展品”有一米距离的地面上,照片很清晰,但是孟夏放大八倍之后也变得有几分模糊。

    “有什么问题吗?”

    孟夏有话要说,犹豫地抬眸看向站在验尸台旁边的齐晗,“出血量太少,这里不是第一案发现场。”

    齐晗这才回神,“不是第一现场,那有什么方法能搬运尸体,不让这些多余的血迹流到地上。”

    第一百四十一章 还未收拾的行李-->>(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齐晗这才回神,“不是第一现场,那有什么方法能搬运尸体,不让这些多余的血迹流到地上。”

    “方法当然有。”孟夏淡淡一笑,“但是,要判断凶手用的是哪一种,还要找到第一案发现场。”

    “你有什么建议?”

    “如果凶手长期……我是说,”孟夏似乎是对自己几乎脱口而出的话不太满意,打算临时中断并更换措辞,“这如果不是凶手第一次杀人,手法比较熟练,那么他大概有一个到两个小时的时间来搬运尸体并悬挂好……”

    “……不是第一起?”齐晗挑眉。

    孟夏耸肩,“虽然难度较大,但是和处理动物其实大同小异。”

    一直没有吭声的徐川闷闷地说道,“所以我们要找一个有可能已经把试验品消化掉了的变态杀人犯?”这句话听起来,实在是让人消化不良。

    齐晗站在原地,一动未动,半晌才回神,“凶手处心积虑给我们来了这么一出,我怎么也得陪他演到最后。”

    孟夏看着他,像是没有听懂,也像是只是看着他,这起杀人事件的恶劣性质足以在短时间内引起市民的恐慌,哪怕它发生在远离居民区的市中心的旅游景点。

    徐川不明所以惯了,耸耸肩跟上齐晗的脚步。

    博物馆馆长的职务不是餐馆老板,虽然最后的那个字一样,但是身份却是天差地别。

    齐晗和徐川把证件亮了一圈,才踏进了馆长的家。

    博物馆馆长似乎真的很喜欢这份职业,家里的装修和一应细物都和博物馆如有神交,冷冰冰的,根本不像是能住人的地方。

    齐晗觉得德州真的不太缺富人,只是缺那么一点有社会责任心的富人而已。

    博物馆馆长的夫人看起来很是疲惫,似乎是因为丈夫彻夜未归而心神不宁了一夜。

    “晓德从来没有夜不归宿过,如果有约,都会提早让我知道,所以昨晚我报警了,没想到……”

    不知道是太过震惊还是不敢相信,徐川没有看到眼泪,他也很确认,这位夫人在此之前没有哭过。

    “请您节哀。”

    齐晗同样也在观察她,他嘴角微微上扬,眼底闪着感同身受的悲哀,看起来很具有亲和力,让人不由自主地信任。

    “叶馆长平时都和什么人有来往,和什么人有仇吗?”

    “这个我倒是不太清楚,晓德在家里很少说起的。”

    “进来的时候,我看到鞋柜旁边有两个行李箱……”

    “是晓德的,他前天出差回来,我还没来得及让他们收拾呢。”

    齐晗点点头,“我能看看箱子里的东西吗?”

    馆长夫人明显愣了一下,才慢慢说道,“可以是可以,不过应该也没什么好看的,都是衣服什么的……”

    齐晗没答言,示意徐川继续聊些有的没的,自己站起身来。

    行李箱没有上锁,齐晗把两个箱子都打开,平放在地板上,自己蹲在旁边,翻看着箱子里的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