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0章 雪娘的抉择
    ,!

    从未有人如今日一般,过问雪娘自个儿怎么想。

    雪娘自幼被送到师门学习医术,要晓得这年头好大夫难得,女大夫更难得。那些大户人家的太太小姐们,有个头疼脑热还好,若是有些不能启齿的毛病,如何肯给男大夫看?

    因此一个医术上佳的女大夫,比十个男大夫还难寻,身价还要高。

    雪娘家中打的主意,自然是将她养成难得的女大夫,或是送去太医院为宫中贵人保养,或是行走在贵族后宅,成为太太小姐们的专属大夫。  谁知她还未出师,皇爷整顿百官,家中受到牵连,送她进宫的妄想自然破灭。后来机缘巧合,雪娘成为锦衣卫——锦衣卫中,十停里大约有半停是女人,这些女人方便出入后宅,打听官员家事,比男

    人来得方便。

    雪娘生得美,以百合所见,虽及不上张皇后、周王妃乃至长平公主等人,但也是一等一的美人,既无家族做后盾,自然有许多人觊觎她。

    好在雪娘医术精妙,一手金针自能防身,方才在锦衣卫中杀出一条血路,入了上官的眼。

    当日信王府管事王金在南直隶一见宋好年,认出他与当今太子殿下长相极为相似,不免多费思量。

    王金养父王承恩乃信王身边近人,外人不晓得朱慈煊的事情,王承恩却晓得,自然也不免在养子面前唏嘘几句。

    王金甚至当日朱慈煊便薨在太平县,如今太平县有个宋好年,长相、年纪皆令人侧目,岂能不查?

    因此回来报给王承恩,王承恩上奏信王,信王哪里还能坐得住?立时使锦衣卫前往太平县详查。

    上官挑中陈彬,当日他不过一个锦衣卫百户,上官空口许他千户职位,命他去太平县查案。陈彬也晓得轻重利害,富贵从来须拼搏,便带着北镇抚司为他伪造好的身份,前往太平县。

    因此事涉及周王妃旧事,又有妇人生子之事牵涉在内,陈彬同去时,便带上雪娘。

    雪娘虽在锦衣卫中,却没有拿得出手的身份,为方便行事,到太平县后没多久,陈彬便对外宣称雪娘乃他的妾室。

    时日一长,雪娘这个做妾室的未免要尽些妾室本分,反正纳妾文书早已写就,她也只得从了陈彬。

    后头陈彬虽又纳几房小唱,那些人终究没有雪娘的能为,入不得陈彬眼。  陈彬回京时只带雪娘一人,给其他人发放金银,任其去留。雪娘既是他锦衣卫中属下,又是爱妾,回京后奏报上官,上官还未将陈彬这个千户职位落到实处——锦衣卫千户十四人早已满员,陈彬空有

    千户职阶,也有不少手下,手上却没有实权。

    上官待陈彬尚且如此,一个雪娘如何入得了他的眼?听说陈彬已纳她为妾,自然一笔勾去雪娘锦衣卫身份,权当给陈彬一个人情,叫他好名正言顺领雪娘回家。

    却说陈彬正头娘子并非刻薄人,然终究是内宅女子,陈彬一去几年,她一人支撑家用已属不易,陈彬忽忽引回来一个绝色爱妾,由不得她不心惊。

    雪娘在陈娘子跟前倒也柔顺,平日里并不狂三诈四,也不勾着陈彬往她屋里去,饶是如此,陈娘子仍是气不顺,半真半假地病倒,把家事都扔给雪娘处理。

    雪娘在锦衣卫中职位再低,也是正经官面上人物,如今只得给陈彬做妾,日日打理家中厨灶、人情往来,未免有大材小用之叹。

    可恨她是个女儿身,空有一身本事施展不得,每每想来,也只得梦中叹息,空自垂泪。

    谁知峰回路转,昭仁郡主亲自来问她,愿不愿意出任女学堂的师傅,雪娘脑中登时雷轰电掣一般,整个人傻在那里。

    昭仁郡主有一样好处:自幼皇伯父与父王便叫导她,待有本事的人须得十分客气。那些有安身立命本领之人,往往十分狂傲,越是这等人,越需要诚心以待,放能得着忠诚。

    雪娘有本领,连李百合体虚难孕的毛病,她都能调理得七七八八,纵脾气再坏些,昭仁郡主也得收拢她,将她拉进女学去。

    更何况雪娘性子不坏,对着郡主娘娘更不敢摆出狂傲姿态,只站在那里发愣,昭仁郡主耐心十足,摆手制止陈彬催促雪娘。

    雪娘将自己这半辈子经过见过的事情一一在心头过一遍,发觉竟从未有人问过她想法,从家人送她学医,到陈彬纳她做妾,这些人待她不算坏,偏没有一个人问过她是否愿意。

    雪娘抬头望着昭仁郡主问:“郡主,妾已是陈大人侧室,若与女学生来往,恐坏女学名声。”

    自来大妇有大妇的圈子,小妾有小妾的地位,家族中一个姑娘与贱妾来往,整个家族的女孩子婚姻都要受到影响。

    昭仁郡主道:“我既来请你,自然有把握制止流言蜚语,便是我不能,还有皇姐,还有皇伯母。”

    世上最尊贵的几个人为你背书,雪娘,你究竟要怎么选?

    雪娘看陈彬一眼,如今天气不算热,屋子里还烧着炭盆,陈彬离炭盆离得最远,却急出满脸汗,焦急地望着雪娘。

    雪娘莞尔一笑:“大人,你待妾十分仁义,你的恩德,妾永生不忘。”

    陈彬待她,确有庇佑之恩。

    雪娘看着昭仁郡主说:“郡主,贱妾驽钝,唯雕虫小技可贻笑大方之家,若郡主不弃,妾愿追随左右。”

    昭仁郡主蓦然露出笑容,连百合也微微一笑,在一旁替雪娘高兴:陈彬待雪娘不算错,陈娘子自不曾犯错,可雪娘也从未做错什么。

    与其让雪娘在陈彬家中,与陈娘子勾心斗角,倒不如把她摘出去,大家干净。

    昭仁得着雪娘一句话,兴奋不已,立时就要带雪娘离开,还是百合劝住她:“雪娘难道没得自个儿的东西收拾?”

    雪娘道:“妾并无多少细软,唯金针等物要紧,郡主且给妾一日时间,待明日,妾愿谒郡主门下。”

    百合不禁说:“你当初在乡下与我说话何等干脆,如今说这些个,半懂半不懂的,倒是好听。”

    雪娘只是笑,她早就练就一身见啥人说啥话的本事,当初要接近百合,自然模仿乡下妇人说话,如今与金尊玉贵的郡主说话,哪能随便?

    昭仁郡主办成一件事,心里高兴,回府先给长平公主去信表功,又手书一封,使人送去女学,告知她们,她已寻着一个极合适的师傅。

    次日雪娘果然带着个不大的包袱来求见昭仁郡主,她将衣物细软全留在陈家,陈娘子撑着病体起身张罗她离开后的家事,心中既庆幸又酸涩,十分不是滋味。

    昭仁郡主头一件事便是恢复雪娘自由身,给她谋个女学师傅的出身,自此之后,她再非陈彬妾室,便是再行婚嫁,也与陈彬无半分干系。

    雪娘拜谢昭仁道:“妾只愿把金针数传下去,嫁不嫁人倒不要紧——嫁人,也不过就那么一回事。”  昭仁拍掌大笑:“正是!我说嫁人没意思,母妃偏说我胡闹,连皇姐都下降驸马家,我凭什么不嫁人?依我说,世上男儿,皇伯父、皇兄、我父王,这几个人便是顶尖,再往下看,寻常又有几个人能及

    得上沐驸马?因此我说,嫁人没意思。”

    昭仁郡主看百合道:“二嫂你说,我说得是不是?”  百合上辈子见过不少不肯嫁人的姑娘,他们也自活得十分精彩,因此不觉郡主说话有啥问题,笑道:“我自个儿觉着,嫁人十分有意思,若郡主觉得没意思,还须擦亮眼睛,休要稀里糊涂寻个仪宾,当

    心吃亏。”

    也就是昭仁郡主身份高,如今宗室里头女儿少,她才有这般机会,若是生在民间,哪里能容她生出这样叛逆的心思?

    昭仁想想百合与她二哥如胶似漆模样,顿时失笑:“我与你说这个做什么?亏得你性子好,不曾如母妃一般骂我。”

    没过两日,昭仁便带着雪娘去女学堂,此后雪娘便在女学中住下来,每个几日为女学生们教授医术,平日里便为她们问诊看病,人称“薛先生”,比在陈彬家中时,不晓得快活多少。

    百合这才晓得雪娘原姓薛,她原先身份不高,竟没人肯在乎她究竟姓甚名谁,一句“雪娘”打发,仿佛人人都可轻贱她一般。

    雪娘终究不曾选错,女学中女人自有一番地位,可堪做出直追男人的事业,她的一身本事终于不用埋没在陈家内宅。

    此事毕,人人皆大欢喜,百合尤其为雪娘欣喜,去教授农课时,见雪娘容光焕发,美貌更胜往常,回来不禁与宋好年道:“她这样的人,正该做这样的事情哩!”

    青松在旁听见说:“你们个个高兴,唯独我们陈大人赔了夫人又折兵,如今每日里拉着我吃酒,哭雪娘抛弃他哩。”

    百合登时紧张:“你不许学他吃酒!”  青松目瞪口呆,再不料他大姐丝毫不同情陈彬,反关心起他吃酒之事,只得哭笑不得地应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