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4章 314 五城兵马司
    ,精彩小说免费!

    小丫鬟一句话,惊得百合跟周王妃齐齐站起,如真正趴在周王妃腿上玩领约,险些掉下来,还是周王妃赶快把他接住。

    百合急声道:“咋回事?你说清楚!”

    那小丫鬟定定神:“奴婢也不晓得原委,徐公子就在外头求见。”

    周王妃忙叫她把徐彩文叫进来,又同百合说:“沐家老三一向是个明白人,只怕其中有误会……”

    文娃匆匆跑进来,满脸惊骇焦急,见着百合就道:“青松跟人打架,砍倒一个人,那些人都说是沐王府的三公子,我不敢耽搁,忙着回来报信,也不晓得后头情况咋样。”

    百合不待周王妃吩咐便道:“你快去寻大年,原话告诉他!”

    文娃快步跑出去,百合在原地走两步,抬头对周王妃道:“娘,这事儿不小,儿媳须得去看着青松。还求娘往沐王府派个人打听情形,文娃没见着真相,有误传也未可知。”

    周王妃的长女长平公主,便是下降到沐王府,多年来与驸马琴瑟相和,要打听沐家的事情,唯有找她。  沐王府世代忠良,便是偶有一两个不靠谱的当家人,也没忘记忠君爱国的祖训,当日福王逆乱,沐王府平叛有功,这些年长平驸马沐清和更在海外开疆拓土,乃是天启皇帝心腹爱将,要留给太子的股

    肱之臣。

    周王妃迅速命人去给长平公主报信,又报知信王,使人去告诉信王世子等人。

    百合匆忙把如真托付给信王妃,自个儿就要往外跑,还是信王妃道:“你走得慢,叫他们套车去。”

    百合才心急火燎地等人套车,也不讲究啥,一个劲儿地催车快些。

    这里宋好年得到消息,惊出一身汗,连忙跟信王世子打个招呼,自个儿带几个人,骑马赶去五城兵马司——案发时五城兵马司有人在场,青松直接给他们带回衙门里。

    信王世子等人也连忙行动起来:这年头重血缘、重亲戚,青松是宋好年嫡嫡亲亲的小舅子,这辈子两个人都撇不开干系,李青松有事,信王府不可不管。

    百合刚出门没多久,忽然一骑飘然而至,对百合道:“你要去寻你兄弟不是?”

    百合闻声探头一看,竟是还穿着官服的长平公主,忙道:“公主,我才听说我兄弟闯祸,正要去看看情形。”

    长平公主道:“清汲没有致命伤,只失血过多,已送到太医院去,你兄弟现关在五城兵马司,你要去看他无妨,只一件事:须得对沐王府的行动有个准备。”

    百合叹口气,沐王府自黔宁昭靖王沐英起,便世世代代为朝廷心腹,青松与那沐三公子如何打架不要紧,麻烦的是沐三后头站着个沐王府。

    一边是朝廷栋梁,一边是天子亲弟,这等局面,便是要天子来选,也得头疼,更何况如今只有五城兵马司在里头搅和。  这情形寻常人决计不敢掺和进去,五城兵马司乃是因为人在当场,推脱不得,长平公主赶回来正是为叫人去护住李青松——这世上多得是见风使舵的人,李青松不过信王府二公子的小舅子,沐清汲确

    实沐王府实打实的嫡出。

    若有人想讨好沐王府,对李青松下手,到那时便是两家王府想要和解,只怕也难。

    长平公主是信王女,沐王府的媳妇,更要紧的,她是当今天子唯一的公主,手握禁军的将领,身份地位皆足够,只有她出面才能压住那些暗地里蠢蠢欲动的宵小。

    长平公主才赶回信王府,叫信王世子派人去沐王府道歉,又叫宋好年赶去太医院看着沐三情形,她自个儿追上百合马车,要与她一同去五城兵马司看一眼李青松。

    百合此时心焦如焚,她这半辈子也没遇上过这样大的事情,青松一向机灵,咋到京城后净干这样事情?

    如今埋怨已是无用,到底是她这个当大姐的没教好,百合双手紧紧攥拳,心中直悔恨自个儿把青松带到京城来。

    不一时车到五城兵马司,长平公主跳下马,兵马司的人连忙出来迎接,说:“那位李公子受此惊吓,人有些木木呆呆,我们不曾苛待他,只锁在牢房里。”

    长平带百合去见青松,只见青松满身血污,两只眼睛直勾勾望着自个儿手心,满手里也都是血迹。

    “青松!”百合叫一声,青松慢慢抬头,眼珠子轮两轮,忽然有了活气,扑过来大叫:“姐,我杀人了,咋办啊姐,我杀人了!”

    百合隔着木栅栏一巴掌甩到青松脸上:“你这时候晓得后悔,动手时咋不多想想!”

    青松给百合直接打到地上,哀哀地哭:“我没想到……”

    他是真没想到,绣春刀竟会那样锋利,不过轻轻一挥,差点将那锦衣公子半边身子砍下来。

    绣春刀发到他手里,他平素只用来玩耍,从来没想过那是杀人的利器。

    他气头上抽刀砍人,一见血立刻吓傻,站在那里任由五城兵马司的人把他锁拿来,这会子见着百合,才像个孩子似的哭出来。

    百合道:“你晓得你砍的是啥人不?”

    青松只顾摇头:“不晓得,我就是……他们同我说,有人在强抢民女,我赶去阻止,不晓得为啥就和他吵起来……”

    百合额头青筋直跳:“一向说你聪明,我看你笨得要死!”

    才说过叫他离那些人远些,他就干出这样的事情来,要说他听劝听说,真是母猪都能上树。

    长平公主比百合见过的大世面多,对青松道:“那是沐王府三公子,如今人还活着,你既认自己有错,便在这里好好待着,等刑律处置。”

    青松一向觉得,只有宋好节那等人才会落到由刑律处置的地步,他堂堂锦衣卫,怎会叫刑律处置?

    长平一说,他登时慌神,哭道:“姐,我知道错了姐,你别把我一个人扔在这儿!”

    百合心里一阵阵发疼,还是狠心道:“你闯下这样泼天的大祸,还想蒙混过关不成?好生待着,想想你错在哪里,回头我再来看你。”

    说着与长平公主出来,再没有回头。

    长平公主又上马,带百合直驱皇城,到太医署,只见宋好年、信王世子、王承恩连同几个不认识的贵人站在那里。

    其中一名公子走过来扶长平下马,长平对他一笑:“我不累,清汲情形如何?”

    那位公子道:“暂时还没有性命之危。”

    宋好年见百合吓得够呛,也连忙过来接她下车,道:“这位便是大姐夫。”

    当此之际,百合无论如何不敢对沐驸马口称大姐夫:她兄弟才砍人家兄弟一刀,几乎夺取沐三公子性命,沐驸马不曾当场与宋好年翻脸,已是他看在长平公主面上竭力忍耐的结果。

    百合满面羞愧地对沐驸马道:“我家教不严,致使兄弟犯下这等大错,只要三公子平安,我那兄弟单凭驸马处置。”

    沐驸马不发一言,与长平公主走到一边等待。

    百合叫沐驸马晾在那里,不上不下,宋好年握住她手道:“青松犯错,是我没教好他,我给大姐夫赔罪。”

    不多时,连宫中帝后也被惊动,遣人出来查看情形,又赐下良药。

    幸好青松初学刀法,出刀时心慌意乱,不曾照准要害砍去,那刀伤虽长而可怖,又大量失血,终究没立时要了沐三公子的命。  往前几十年,皇爷南征北战时,教人用蚕丝缝合伤口,便如缝衣裳一般,能快速止血。如今太医院用这个法子已用得非常熟练,没过多久便为沐三公子止住血,又敷药上去包扎,另外开止血生肌的药

    物煎服。

    至此,子啊太医署大堂里等候的众人齐齐松口气:沐三和李青松,这两个人都算捡回一条命。

    沐驸马赶着进去探视沐三,长平公主自然与他一道,信王府众人十分尴尬地晾在外头,偏他们理亏,竟说不得沐王府失礼。

    过一时,沐驸马出来道:“清汲情形已稳定,一时间没有性命之危,你们先请回去罢。”

    宋好年还想代小舅子道歉,信王世子眼疾手快地拉住他,对驸马道:“大姐夫,都是一家子骨肉亲戚,小孩子打架伤着是常有的事,依我看,竟是莫要闹大得好,免得惊扰皇伯父伯母。”

    沐驸马冷笑道:“我沐家世代忠良,如今一个小舅子就敢欺凌我弟,若他不付出点代价,只怕以后是个人都敢来踩沐家一脚。”

    信王世子顿时语塞,一时不晓得该说什么是好。

    宋好年说:“青松做错事,原该受罚,我们再无怨言。只他还是个半大孩子,做事本就没轻没重,还求大姐夫看在我这点面子上,好歹叫他活着。”

    沐驸马深深看宋好年一眼:“你有诚意,我便与你说实话:我如今还未想好要如何处置李家那小子,且看清汲恢复得如何罢。”

    百合立刻在心里盼望沐三公子身体健康、长命百岁。

    宋好年捏住百合的手,对她轻轻摇头:求情只能求到这份上,再说下去,竟不是求情,而是他们逼沐驸马原谅青松哩。  沐驸马又岂是肯受人勒逼之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