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0章 420 皇孙历艰险3
    ,精彩无弹窗免费!

    和圳听那两个人贩子说,才晓得宋好节竟已半路上跑掉,不禁心头略慌:他将长命锁留在宋好节家中,一旦给人发现,众人势必直追着宋好节去,谁知他们竟不同路,若

    是救援者都去追捕宋好节,岂不放脱了这两个人贩子?

    为今之计,只能盼两个人贩子忙里出错。

    和圳从前在东宫,跟着父亲与祖父学习如何治国、如何理政,有时指着史书中人明显的错误道:“我若是他,绝不会犯下这样低级的错误。”

    祖父便笑着摸摸他头,说:“我们已清楚后果,才会觉得他的选择是错误,若是换作在当时,你能作出正确判断么?”

    太子笑而不语,和圳低头想一想,道:“孙儿说不准,但孙儿会尽力。”

    和圳从来没有机会去尝试犯错,因此皇帝与太子才会同意他跟着昭仁离京,不仅是为了让他了解民间疾苦,也为让他离开皇帝羽翼,真正去犯下错误、承担错误。

    和圳此时正在承担他错误判断造成的后果。

    一开始,他认定自己能够独自解救圆圆,因此未曾告知大人,就偷偷跟上宋好节,谁知竟把自己陷入险境,这是第一错。  第二错,他本可以藏在厨房里,等这几个人离开,再立时叫人去追,顶多耽误几刻钟时间,他们且跑不远,不像现在,已经跋涉一整夜,竟还没有人追上来。可他当

    时心头慌乱,全无在乾清宫时智珠在握的从容。  第三错,他将自个儿的长命锁留在宋好节家中,固然能提醒旁人,可他们被掳走,宋好节不见,二叔他们本就会怀疑到宋好节,他多此一举,反而容易让这两个人贩

    子逃脱。  和圳等着这两个人贩子犯错,他在马车行进中,竖起耳朵艰难地听着两人对话,听明白这俩人原不是夫妻,一个本是干脏活的人牙子,人称郭大姐,专门到各处村子

    里哄骗大人,道把家里姑娘介绍去城里给人家帮佣,哄人签下卖身文书。一旦把小姑娘骗到手,就脱手卖给烟花柳巷那些个脏地方。

    那些个小姑娘又不认字,顶多说得出父母家乡在何处,可那样地方,也没几个人有良心,肯救她们出来。

    另外那个男人姓王,叫王吉祥,在家乡同人打架,将人打到半死,他害怕官府缉拿,因此逃往他乡。  这两个人路上遇见,便好似王八看绿豆对了眼,自此结成一对儿野鸳鸯,男的杀人越货,女的拐卖人口,两个人做下无数恶事,偏生女人做事情,有个男人给她扫尾

    ,男人露马脚,这女人又能替他遮掩。

    这一对雌雄拐子,已到处为祸三四年,竟一回都没给人捉住过。

    他两个说到得意处,停下马车,也不顾在野地里,幕天席地地亲热起来,和圳原本竖着耳朵打听情形,乍然听见这样肮脏声音,霎时脸红得几乎要烧起来。

    那两个人亲热完毕,又说一阵话,就过来掀开箱子,把和圳揪出来道:“前头有个镇子,我们要过去买些个吃的,你就是我们夫妻二人的儿子,来叫声爹娘听听。”

    和圳不由大怒,他爹乃是当今皇太子,英明孝悌,他娘是太子妃,高贵典雅,与这对拐子有什么相干?

    那叫王吉祥的拐子一巴掌打在和圳脸上,啐道:“小兔崽子,让你叫你就叫,不听话时,打死你不说,连带那几个小的一并打死。”

    和圳长到十来岁,从未遇到过不愿与他讲道理的人,祖父与父亲给他讲过多少恶人,那都是旁人的故事,轮到他时,愤怒与恐惧充斥心灵,他不由地哭出来。

    一边哭,一边怨恨自己胆小和无能,他自认为能够统治大明,却连这样肮脏卑鄙的两个拐子都制服不了。

    那女人郭大姐连忙道:“你仔细打坏他!”  她连衣裳也没穿好,半边胸脯敞开在外头,拦住王吉祥,伸手摸摸和圳细嫩脸颊,笑道:“我的儿,好生听话,爹娘不害你,回头给你吃香喝辣,你看着那几个小的,

    他们不听话时,你只管打他们。”

    和圳心中凛然,他若是寻常孩子,只怕真会叫这对拐子软硬兼施的手段收服,不是给他们乖乖做帮手,就是任由他们买卖,圆圆他们几个人的下场,不用说更惨。

    俗话说,大丈夫能屈能伸,和圳满脑子都是在东宫时,娘教他的道理:“刚极易折,强极则辱。”此刻他势弱,就得低头。

    和圳努力使自己眼神显得顺从,不住点头,那女人就扯开他嘴上布条,掏出核桃,道:“你该叫我们啥?”

    “……爹,娘!”和圳屈辱咬牙,发誓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马车走到前方镇上,和圳才晓得这夫妻两个放他出来,就是为着像一家三口模样,好哄过旁人去,要不然只夫妻两个赶着车,车上又有几口大箱子,未免扎眼。  和圳穿着粗布衣裳,女拐子随手给他头发挽个髻,瞧着乱蓬蓬,倒像是不大讲究的乡下男娃儿,只是肤色太细白,女拐子又顺手抓两把泥摸在他手上脸上,和圳默默

    忍受,只能合适机会脱困。  在镇上补充过食水,两个拐子再不停留,继续赶车离开,女拐子一时兴起,笑道:“我这辈子损阴德,生不出娃儿来,也不想上,免得报应到他身上。我看你这小子长

    得倒是好,不如与我做个儿子,我疼你。”

    和圳低头小声道:“娘……”

    女拐子对和圳可没有半分真心,可听着他喊娘,还是高兴,便不把他塞回箱子里去,给他手腕上绑上绳子,许他坐在车上透透气。

    王吉祥阴着脸威胁和圳:“你要是敢喊叫,立时推下去摔死你!”

    和圳连忙保证:“我不乱叫,爹,你别吓我。”

    王吉祥狞笑一下,不再说话。

    到下晌,和圳小心翼翼道:“爹,娘,他们几个别憋死在里头。”

    王吉祥蹬他,扬手就要打,倒是郭大姐笑道:“到底是我儿,有你老娘三分风范。”

    果然在一处偏僻路旁停下车,轮流把余下三个孩子拖出来解手、透气。一人给喝两口水,不给干粮吃,以免屎尿拉出来,气味不大好收拾。

    其中圆圆最小,她打小儿没跟宋秀秀分离过,这会子哭得直要抽过去。和圳道:“娘,我抱着她,有人来再放回去,免得哭坏她。”

    解手时手脚嘴巴都放开,圆圆张着手对和圳叫哥哥,和圳心里一酸,心想:不晓得含芷她们如何难过。

    拐子夫妻两个看和圳老实,圆圆又着实太小,当真憋死她,也是一桩损失,因此受劝,许和圳抱着圆圆。

    和圳从来也不喜欢圆圆,可这时候,毕竟圆圆年幼,又算是宋好年的亲戚,他多少有两分香火情,轻声哄圆圆:“不哭不哭啊,哥哥跟你在一起哩。”

    圆圆倒是晓得二舅家里这个小哥哥十分厉害,依偎在熟人怀里,慢慢止住哭,小声抽噎道:“哥哥,我想娘。”

    和圳鼻子一酸,抽泣一下,道:“别急,你看我爹娘就在这里,往后你也认他们做爹娘,咱们一家子一起过日子。”

    圆圆着急,就要说话,和圳连忙捂住她嘴巴,使眼色不让说。圆圆急得又哭起来,和圳只得抱着她哄:“乖,往后爹娘跟哥哥一道疼你。”

    那拐子夫妻两个,一个在前头赶车,一个在后头押车,将和圳动静听得清清楚楚,相视一笑。

    和圳好容易哄住圆圆,又想尽办法让两个拐子放松对他警惕,只觉生平智计使不出来,只好与他们慢慢周旋。  冬日里天黑得早,日头一下去就冷起来,柳府荣哥儿饶是在箱子里,也冻得打颤,出来解手时,一取出口中核桃,上下牙捉对儿厮杀,险些咬着女拐子手指,嘴上又

    挨一下,打得鼻血乱漾。

    和圳俨然已当自个儿是拐子亲儿,还叫:“娘,再打狠些,他往常跟我最不对付,我都想打他!”

    他这样说,女拐子反不再打——她也没全然信任和圳,正要留个人看着和圳。这两个小的有仇,省下她多少事。

    荣哥儿原还对和圳有几分依恋,忽然见他变脸,又慌乱又愤恨,眼中直欲喷火。女拐子看得高兴。

    晚上拐子夫妇便就近寻个村子住下,只道他们两口子贩些货物,身边带着儿子帮忙。女拐子带着和圳睡在屋里,王吉祥借口看守货物,裹一床铺盖睡在马车上。

    第二日天才蒙蒙亮就又着急赶路,那收留他们的农家,连人脸也没看清楚。  和圳这一日果然老老实实,拐子夫妻让干啥他就干啥,他虽在宫里长大,许多事情都不会,可人聪明,一学就好,机灵得女拐子对他生出两分疼爱之心,与他保证说

    不会卖掉他,真个要留他做儿子。

    和圳甜甜笑着说:“我乐易给爹娘做儿子,你们别打我就行”。  女拐子道:“你听话,我们不打你,往后还要给你物色个好媳妇哩。”她既做这一行,自然要给儿子拐个绝色媳妇,才不枉费这个便宜儿子一张好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