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章 042 小媳妇发飙
    ,精彩小说免费!

    百合一声令下,黑子低吼一声扑上去,直接把小秀才扑倒在地!

    “嗷!”小秀才惨叫着,黑子两只前爪搭在他肩上,热乎乎的吐吸就喷在他脸上,只要百合再下令一次,它就会毫不犹豫地一口咬下。

    早在小秀才和百合说话的时候,就已经有人注意到他们,有些长舌的人都编排好了香艳的故事,想好怎么传播。

    不料百合一言不合就放狗咬人,小秀才在地下打滚的时候,周围已经围了一圈看热闹的人。

    众人见百合来真的,都有些惧意,有劝她息怒的,有装着胆子撵黑子的,还有柳如龙的亲戚,飞跑回家喊人来助拳的……

    百合也不想把事情闹大,她要让黑子要柳如龙简单,可咬了人的狗是要被打死的,黑子是条好狗,不该因为她一时气愤就被人打死。

    劝的人多了,百合也就顺坡下驴,她命令黑子放开柳如龙,自己走上前一把采住他头发大喝:“柳如龙,你还敢在欺负我?”

    小秀才抖如筛糠,脸白得像劣质粗瓷碗,上下牙直打架:“不、不敢了……”

    有有人对百合劝道:“大年家的,可不要伤人,秀才公会知错,你且放手。”  李百合用力扯着柳如龙的发髻,周围的人看得清清楚楚,个个觉得头皮生疼,倒抽凉气。“各位父老乡亲们,你们看清楚了,今天不是奴家撒泼,是在是这柳如龙欺人太甚,我若不给他点颜色看看,他

    还要污蔑我的名声!”

    一帮人忙着又劝:“他是读书人,懂道理的。不过是一时糊涂,你不要跟他一般计较……”

    百合这才放手,一脚踢在柳如龙肩膀上,踢得他大叫一声,倒在地下半天起不来。她自己清清爽爽,无事人一般提着篮子叫卖。

    围观众人看百合笑得可亲,都无端胆寒,有和柳家关系近的扶着柳如龙离开,再不敢来找百合麻烦。  小秀才李如龙素日是个凤凰蛋,镇上众人虽不喜欢他,碍于他读书人的身份和远大前程,总要给他几分面子。如今百合一通撒泼,有人觉得这妇人无礼,还有人觉得百合打得好,柳如龙是该受点教训

    。

    百合要在青柳镇上长长久久地住下去,宁愿担个泼妇的名声,也不能叫人拿她和小秀才说嘴。李彩凤一样是个泼妇,偏偏过得比哪个贤良妇人都好,哪个敢欺负她?

    看得明白,晓得怎么做,才是最要紧的东西,比读些四书五经还要来得有用。这世道男人能读书,能读书的女人却凤毛麟角。

    男人读书是为明理,教他们懂得仁义礼智信和忠君爱国,偏有那一等不上进的下流种子,一点廉耻没学会,倒先学会了用读书人的身份欺压弱小。

    百合觉得自己替学堂先生教训劣徒,柳如龙一家子该把送给先生的束脩分她一份才是。

    她是这么想,柳如龙的家人可不会感激她,个个将她恨得要死。柳母差点就要上门厮打,还是他家亲戚描述了一番百合凶悍,不好欺负,才把人拦下。

    傍晚还没吃饭,李彩凤就来了一趟,绘声绘色地同百合说小秀才回家后的惨状:“裤子都尿湿了,叫郎中去看,说是吓破了胆。”

    百合只顾笑,腊梅怯生生地说起小秀才来家找百合的事情,百合脸一沉:“我是打轻了!”

    她只当柳如龙去集上对她污言秽语,不知道那黑心小秀才还来家找过她,早知道这件事,她非得再打重些,叫他结结实实吃个教训不可。

    且说那小秀才李如龙,正是对百合很感兴趣,一心想勾搭她的时候,你道他为何突然翻脸,对百合说许多污言秽语?

    原来他那日在宋家遇到腊梅,临走看到屋檐下吊着几串肋排,就十分讶异:宋家不是穷得连饭都吃不起,哪来的钱买肉?

    转眼又想到屠夫宋大贵给过他难堪。心思龌龊的人,看啥都龌龊,小秀才立刻就给出一个自以为很合理的解释:定然是李大妞不守妇道,和宋大贵勾勾搭搭,从他那里得到好处。

    难怪他这样的一表人才她都看不上,原来是被那屠夫拿猪肉钓上了钩。

    他原还当她是啥三贞九烈的人物,呸!原来也是个骨头轻的银妇,还在他跟前装贞烈,真是不要脸!

    这时候,小秀才完全忘记是他先对百合起坏心思。在他心目中,是李大妞先勾引他不成,才嫁给宋好年,之后又勾搭上屠夫宋大贵。

    而他柳如龙,是读了圣贤书,来给这等无耻银妇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的。若是她肯侍奉他,念在她妇人无知的份上,他尚可原谅她水性杨花;若是她不肯,他定要让她知道点厉害!

    百合哪里知道这位读书人竟打着这主意,还把她和宋大贵编排到一处,听说小秀才吓得尿裤子,回家后非但请了郎中,还请神婆去收魂,好些天都出不得门,就十分称愿。

    小秀才叫大年家的打了的消息,长了翅膀一般飞遍十里八乡,人人都知道路口卖花卖山莓的小妇人看着单薄瘦弱,实际上非常不好惹。

    祸福相依,名声是不大好,但百合发现近来不怀好意看她的男人也少了许多。同时,对小秀才有意的那些个大姑娘,对她的态度也恶劣起来。

    别人都是小麻烦,最难缠的是她那小姑子宋秀秀。

    打过小秀才之后没两日,百合正在家和腊梅吃晌午饭,突然篱门一响,一个人影旋风一般刮进来,撞进她怀里打滚:“好你个泼妇,纳命来!”

    这熟悉的做派,不用问就是宋秀秀无疑。腊梅吓得脸色惨白,靠着墙不知所措,百合用尽力气推开宋秀秀,怒斥她:“你做啥!谁家小姑子是这样对嫂嫂的?”

    宋秀秀眼睛肿得像个桃儿,也不知道哭了多久,坐在地上拍腿打骂:“李大妞你个银妇,哪个许你打小秀才的?那是天上的文曲星,也是你能动得的?”

    说着爬起来又要厮打百合:“今天我不打死你……”

    “黑子!”百合断喝一声,黑子嗖一下冲进来,对宋秀秀龇牙。

    宋秀秀吓得半截话藏在嘴里说不出,怔怔半晌,忽地“嗝”一声,一个接一个,竟止不住地打起嗝来。

    再泼悍的人也没法在打嗝的同时放刁,百合也不叫黑子出去,它就坐在土灶旁边盯着宋秀秀,只要她敢再撒泼,黑子随时能制她。

    宋秀秀一屁股坐在板凳上,瞪百合:“给我,嗝!倒水!”

    百合似笑非笑地倒一碗温水给她,宋秀秀端起喝掉,感觉好多了,才要说话,又不住打嗝。

    百合知道一个治打嗝最有效的法子——猛吸一口气,捂住口鼻,直到再也受不了的时候再放开,感到一股气流从胸腔里冲出就好。

    但她就是不告诉宋秀秀,后者每次气势十足地开口,说不了两个字就因为打嗝而效果全无,实在是很好笑。

    宋秀秀看不得百合得意洋洋的样子,她前些日子听说百合卖山莓赚钱,就有些坐不住,要来找她麻烦,还是她娘劝住:“你二嫂赚了钱,能不来孝敬我们,到头来还不是便宜你?”

    谁知没几天,李百合就打了小秀才,两家原本不冷不热,这件事一出来,两家八成要反目成仇。宋秀秀做着秀才娘子的美梦,怎能容忍百合打破她美梦?

    自然是勃然大怒,冲来找百合晦气。她原本做好打算,要先打百合一顿给小秀才出气,然后砸碎她的家私,抢走她攒下的钱财,叫她晓得小姑子的厉害。

    不料才一进门就被黑子吓住,一腔念头烟消云散,就连想甩狠话吓李百合几句都做不到,只得气哼哼离开,临走还不忘踢一脚篱门。

    腊梅忧心忡忡:“大姐,你小姑子这么回去……”

    宋秀秀回去定然要跟宋老汉和她娘牛氏告状,百合在宋秀秀跟前还可以摆一摆嫂嫂架子,训她几句,面对公公婆婆就没啥办法。

    腊梅听说过恶婆婆是咋磋磨儿媳的,前两年镇上就有个恶婆婆逼得儿媳上吊,那儿媳可比她姐厉害,最后还不是逃不出婆婆手掌心?

    百合笑笑:“没事,你好好吃饭。”

    从宋秀秀就能看出来她公公婆婆都不是啥省油的灯,不过她李百合也不是任别人揉圆搓扁的人物,别人想从她这里占便宜,得先做好被她刮下来三层皮的准备。

    就是公公婆婆,也不能趁着儿子不在家,欺负儿媳妇不是?

    腊梅又小声说:“我是不是该回去……”

    她是百合的妹子,宋秀秀却是宋好年的妹子。百合有好处不想着小姑子,倒一心向着娘家妹子,要是公婆抓着这条找事,百合也没办法。

    腊梅唯恐自己成为百合的负累,只消想一想,眼泪就要掉下来。再想到回家要受娘的打骂,就颤抖起来。

    朱氏的打骂,腊梅往日是习惯了的,然而在大姐这里过了几天好日子,就连家里的日子都不能忍了似的,她禁不住大哭起来。  百合饭吃到一半被小姑子打断,这会儿才端起碗,妹子又大哭,只好放下筷子好言好语地跟她说:“不干你的事,你是在帮我呢,且安心住着,有事我兜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