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章 058 白水煮鸡蛋
    ,精彩小说免费!

    要说闹成这样,人人不高兴,这团圆饭也就该散了。

    宋好年跟他爹娘说要带媳妇回家去,想着他们会答应,不料宋老汉不说话,牛氏立着眼睛说:“好哇,我生你养你二十多年,你娶个媳妇就不认老娘啦?叫她伺候老娘一晚上都不成?”

    宋好年心疼媳妇心疼得不得了,再说他老娘也不缺人伺候,明摆着就是要磋磨他媳妇,当下就不大高兴,沉着脸不应声。

    牛氏当下拍着大腿哭叫:“我倒要叫街坊四邻评评理,这样不孝的儿子,我白养你一场了!”

    一直沉默不语的宋老汉抽一口旱烟,一锤定音:“老二,你和你媳妇就住一晚上,明天再走,不然不像样。”

    儿子儿媳回家,要是一晚上都不住就连夜离开,他们家是要被人说嘴的,说不定就有人说他们刻薄儿媳妇哩。

    宋老汉是要面子的人,不肯叫人说闲话,他在家里又有威信,做出来的决定,从老婆子到儿子们都不敢违抗。

    “老二,你去跟你媳妇说,孝敬公婆是天经地义,哪个许她胡来?”宋老汉把儿子不愿意在家过夜的原因归结到媳妇身上,算是给大家一个台阶下。

    宋好年待要替百合辩解,转瞬想到就是自己在家里也没个好名声,何况百合?便扭头出去找媳妇。

    百合正站在厨房门口,见宋好年出来,先冲他一笑。宋好年大步走过去,跟她小声说了宋老汉的决定,“就住一晚上,明儿一早咱们就走。”

    “行,明天一早就回家。”百合能息事宁人,却不是忍气吞声的主儿。若是她受了气还一力维护宋好年和家人的关系,到头来吃亏的只有她。

    她要表达自己在老宋家过得并不舒服,非常想回家,宋好年也这样想,才会正视她所受的委屈。

    宋好年很想抱抱百合,但董氏从厨房走出来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们,他只得握握拳,对百合道:“回家再说。”

    宋家三间正房,中间是堂屋,东边一间住着宋老汉夫妻,西边一间是宋好时、董氏带着金宝。东西厢房共四间,东厢一间归宋秀秀,另外一间是厨房。

    西厢从前是宋好年和宋好节住,自宋好年分出去,宋好节就占了比较好的那一间,剩下一间收着些杂物。

    牛氏做主,叫宋好年和老三一道,百合跟宋秀秀一间房。董氏阴阳怪气:“你们年轻夫妻定是舍不得分开,可来了家里,也该懂事些。”

    宋好年不好和嫂子对嘴,百合道:“我们何尝说什么来着?别是嫂子心里想着啥,就以为人人都想着啥吧。”

    把个董氏气得脸色通红,半晌不说话。

    晚上要省灯油,天刚擦黑,牛氏就赶儿女们去睡觉。百合跟着宋秀秀到东厢,房子布置得不错,不过宋秀秀没有睡前洗漱的习惯,只有白日里干活的男人才有热水烫脚,其他人是不用洗的。

    入乡随俗,老宋家不会常备热水给百合洗漱,她只好忍一下,脱鞋爬上床。

    宋秀秀的床上只有一个枕头、一床被子,百合一愣,问宋秀秀:“有枕头没?”

    一般人家里都会备下一两个枕头和一床被子,给客人来了使,宋秀秀懒怠动,往床上一躺,“你还真把自个儿当客人哩!爱睡不睡,哪个爱给你找枕头哪个去,反正我不去!”

    百合就知道哪怕是自己去问牛氏要枕头被子,得到的回答也只可能是一通臭骂,这一家子人是憋着劲儿给自己找不痛快,她越求他们,他们越蹬鼻子上脸。

    她和宋秀秀没话可说,自己寻了块地方躺下,希望时间快点过去,她好跟丈夫两个人回到自己的小家去。

    果然宋秀秀睡下没多久就开始裹被子,明明一床被子盖两个人绰绰有余,现在天气也不太热,她就是要把被子全都卷到自己身上。

    一开始百合还盖着一个角,后来拽都拽不动,就知道宋秀秀是故意的。好在这时候天气渐渐暖和起来,一晚上百合还忍得住。

    她晓得宋秀秀是个糊涂人,姑嫂两个要是为被子争起来,能叫人笑话到明年去。

    房子隔音不太好,百合躺在床上,能听到宋老汉一长一短的打鼾声,董氏尖着嗓子说啥,又叫宋好时一巴掌打回去的响声,宋金宝雷声大雨点小的哭声……

    声音渐渐小下去,唯有宋老汉的鼾声越来越明显,拔高到一个极点后迅速落下,活像断了气。

    百合心道,幸亏宋好年没有打呼噜的习惯,不然她以后可有得受……

    次日一早起来,百合眼下有淡淡的眼圈,宋好年的神色也不大好,不知道宋好节跟他说了啥。

    董氏做饭,把昨晚吃剩的饭菜在蒸笼里一馏就凑合过去。宋秀秀没睡够,烧火时不精心,冒出好大的烟,呛得几个人都又咳又闷,连忙出门透气,个个满头柴屑,眼睛含两包给烟熏出来的泪。

    就是这样的饭菜,牛氏且不乐意百合吃:“早饭给要做活的人吃,不做活的人别想吃!成日家不动弹,当我是好性能惯人的哩!”

    百合冷笑,也不稀罕吃这热了不知多少顿的剩饭,只等宋好年吃完便走。

    不料宋好年一回身走进厨房,烧一锅水煮上两个鸡蛋,出锅在凉水里滚一下好剥壳。金宝只当鸡蛋是给他吃的,眼睁睁看着二叔把剥好的白生生的鸡蛋递到二婶眼前,又嚎哭起来。

    董氏用力打在金宝身上,骂道:“号啥子丧,就知道吃,你是那等不知廉耻的人不?”

    金宝哭得越发大声,两条腿踢着他娘的小腿,百合可是知道那滋味的,挺疼。

    百合对董氏的指桑骂槐只当听不到,冲宋好年甜甜一笑,低头吃香喷喷的白水煮蛋,又把蛋黄给宋好年吃。

    一边是不给一点好脸的家人,一边是受了委屈还要忍着的媳妇,宋好年的心早就偏了,拉着百合对宋老汉和牛氏道:“爹,娘,我们回去了。”

    宋老汉吧嗒吧嗒吃着旱烟不说话,牛氏扯开大嗓门:“你掉个脸子给谁看?老娘生你养你这些年,还不配受你媳妇孝敬了?”

    来来回回总是这些话,宋好年不耐烦地想,生养的恩情是给他的,他会报答,媳妇是娶回家过日子的,不是叫她来当牛做马的。

    爹娘妹子不心疼他媳妇,他自己心疼!

    “娘,以后每个月我会回来送一趟东西,吃穿用度少不了二老的。”宋好年站得像一棵松树,话不多,却是一个唾沫一颗钉,再无更改的余地,“我媳妇挺好,我不舍得糟践她,更舍不得别人糟践。”

    “你们不乐意瞧见她,往后,她少来就是。”宋好年觉得这是唯一的解决办法。

    牛氏气个倒仰,她自嫁到宋家,辛辛苦苦几十年,从媳妇熬到婆婆,好不容易摆几天婆婆的威风,受一点儿媳的孝敬又怎么啦?

    董氏是个听话的,娘家也很有些家底,又给她生了乖孙金宝,便能得她两个笑脸。那李百合家中既穷,又不会讨好婆婆,这样的儿媳妇放到谁家不是朝打暮骂的,偏她就娇贵起来了?

    “老头子,”牛氏尖叫,“你听听他说的这是啥话!”

    说到底这一家子的主心骨还是宋老汉,牛氏再冲再厉害,都只是打前哨的那个,真正做主的不是她。

    宋好节在一旁帮腔:“爹,快叫住二哥,咱们家可不能出丢人的事情。”

    宋秀秀直接开始责备宋好年:“二哥,你可真是娶了媳妇忘了娘哩!”

    宋老汉耷拉着眉眼,宋好节长得就挺像他,吃了一阵烟,才慢吞吞地说,“都是一家子,说啥两家话,大年你带着你媳妇先回去,往后多回来。”

    有他在一天,就不许二儿子做出这样丢人现眼的事情来。

    僵持一阵,宋老汉只当宋好年听进他的话,宋好年则理解成家人都明白他的意思,以后每个月托人送用度回来,自己夫妻俩再不上门讨嫌总行了吧。

    两下里意思想岔,都觉得按自己说的办就挺好,没个人出来打圆场,人人脸上尴尬。

    宋好年拉着百合往家走,一路沉默,脸色阴沉得能滴下水来,他自小不得爹娘欢心,早习惯了,受点委屈也没啥,可他媳妇这样懂事的一个人,也叫爹娘挤兑,他就不能叫她受这个委屈。

    回到家里,宋好年先把百合按在凳子上,揭起裤腿看她昨日被金宝踢到的地方。

    小腿上乌青一片,他温热的手掌贴在上面,一边轻轻揉动一边问:“疼不疼?”

    百合含笑说:“早不疼了。”

    金宝到底是个孩子,能有多大力气?这点子乌青过几天也就消了。

    “是我没用,叫人看不起,连带着你也受气。”宋好年闷闷地说。

    百合弯腰捧住他的脸,笑着说:“我看你就有出息得很,比大哥三弟都好,跟你过日子,我心里舒坦。”

    说着在宋好年脸上亲一下。  宋好年一下子跳起来,脸有些红,慢慢露出一个笑来:“媳妇你放心,我一定会叫你过上好日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