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章 070 端阳野草莓
    ,精彩小说免费!

    端阳节后没几天,百合期盼已久的野草莓陆续成熟,她每天一大早都要去山里看一圈,这次行动十分迅速,才一成熟她就摘到了头茬。

    野草莓只有指甲盖那么大,有红的有白的,白色的那种最好吃,香甜可口,红色的略带些酸味。和山莓果不同,野草莓更容易挤坏压烂,百合不敢贪多,只浅浅摘了半篮子就回家。

    山莓可以只采果子,摘野草莓却最好是连茎采下来,二十来株扎成一小把,篮子底部放了约有五六十把的样子,上头又用杨树叶子盖起来,免得叫日头晒坏。

    要百合说,她上辈子也吃过不少温室里人工培养的大草莓,不管是闻起来还是尝起来,都不如这种小小的野草莓滋味足。

    它的季节又短,很快就会凋零,吃不了多久,所以比山莓更加稀罕。

    百合把野草莓三四束装一只小篮子,拿到路边叫卖,比山莓卖得更贵。过路人远远闻到野草莓的香味,都十分陶醉,觉得价钱是高了些,但毕竟这东西难得,稍微犹豫一下便接受了。

    半日后野草莓就会变色变味,百合不但多耽搁,赶在午后最热的时间前卖完,只留了两把给杏儿,两把给迎春。

    如今的天气已是一不小心就要中暑,日头**辣地晒着人的脊背,蝉在树梢嘶鸣,早晚还好,一到晌午就听得人心烦气躁。

    百合十分注意自己的身体,回家先喝一大碗温水。站在阴凉凉的厨房里,身上的汗慢慢蒸干,她方才觉得不那么热了。

    她在家的人都这样,更不用说在田庄上做活的宋好年,每天一回来汗衫都是**的,上头一层盐壳,也不知道一天出多少汗才会这样。

    宋好年还跟百合说笑:“这盐刮下来攒一攒,以后咱们家就不用买盐哩。”

    百合忧心忡忡,生怕他在干活的时候中暑,每天千叮咛万嘱咐,要他一定多喝水,注意防晒。

    后来发现宋好年答应得好好的,一扭头就晒得一身黝黑,还有啥不明白的?她到集上买一顶草帽,要他无论如何戴上,也不许他再穿深色衣裳做活。

    买几尺又薄又透气的麻布回来,请李彩凤画好样子,自己剪裁锁边,缝两个口袋,做成无袖坎肩,叫他做活的时候穿。

    宋好年头一回穿还觉得没有袖子不习惯,结果一干活,两腋生风,十分清爽,当下就晓得这衣裳的好处。没过两天,田庄上的同伴人人都是一身坎肩,再过几天,青柳镇的男人们已是人手一件。

    不知不觉中引领了一回潮流,宋好年还懵着哩,回头跟百合说:“咋人人都学你的手艺?”

    坎肩没有袖子,凉快是凉快了,他两条胳膊晒得发红,百合看得心疼起来,又张罗着给他防晒。

    这下宋好年不干了:“我一个大老爷们儿,哪能跟你们女人似的爱俏,黑点好,显威武。”

    他还没忘了自己长得不够威风这茬呢!

    百合气得倒仰,怒道:“你就够黑的啦,再往黑里晒,是生怕黑灯瞎火的时候我看见你啊?”

    再黑下去,光线暗的地方她真是要找不到这个人了。

    好在他胳膊虽然晒得又黑又红,却没有起皮起疹子,百合也就慢慢放下心来,毕竟这年头她也研制不出防晒霜,又不能把丈夫拘在家不让他出去干活,只好随他去。

    晒黑的事情就这样结束了,百合可没忘记做农活的人容易中暑。有风的时候还好,要是哪天没风,那天地间真是跟个大蒸笼没啥区别,又闷又热,连牛、骡都是蔫巴巴的,更何况人哩。

    光叮嘱宋好年多喝水不够,人出汗多就得补充盐分,百合每天调一壶淡盐水给他带上,叫他晌午后最热的时候喝这个。

    盐水不如清水甘冽爽口,宋好年不情不愿,喝了两天觉着不错,人是精神多了,又回来跟百合说自己不该不相信媳妇,果然还是媳妇有法子。

    百合这才知道这人前两天还打坏主意,想偷偷把淡盐水倒掉,最后是心疼盐价格不便宜才捏着鼻子喝掉的。

    宋好年又挨百合一顿掐,他觉得媳妇掐人一点都不疼,百合掐得手指头发酸,他还在笑:“左边左边,再往左一点,那里痒得厉害。”

    过了两日,百合带着半篮子野草莓去柳府找升大娘,她要问的事情连李彩凤都不晓得,恐怕也只有升大娘才知道一二。

    野草莓稀罕,升大娘也爱吃,挑了一把白色居多的,剩下的叫丫头们一分,对百合道:“难为你有心,三天两头的总记着我们。”

    两个人身份有差距,虽是交好,升大娘也不会三天两头就给百合东西,免得把她心养大,将来倒不好相处。

    百合是身份低的那一方,自然有一点好东西都得想着升大娘。而升大娘只管在重要的时候提点她几句,就是她们交好一场的好处了。

    譬如柳如龙那件事,若不是升大娘从中调停,只怕不好了解,柳老爷还会给小秀才出头哩。又譬如叫宋好年去田庄上做活,在升大娘只是随口一句话的事情,在百合他们,就是能养家糊口的大事。

    百合这回来倒不是有事求升大娘,她深知人情用得多了叫人厌烦,等闲小事也不敢来劳烦升大娘,只是道:“这回是求大娘教我点东西。”

    升大娘一听她不是来求人办事,脸上就是一松,笑道:“镇上谁不晓得你伶俐?你还有不懂的,要来问我?”  “不过是做些糊口的小生意,哪里当得起人说伶俐,要说伶俐,十个我也赶不上大娘。”百合抿嘴笑,“是大年他们在庄子上做活,我怕他中暑,家里就这一个男人,他要是倒下,我真是哭都没处哭去,

    就想来问问大娘,有啥喝的用的,能叫人不会中暑?”

    升大娘拍着大腿笑:“你问我,就问对人咯。”

    她年轻时跟着柳老爷到县城、省城伺候老爷考试,冬日里保暖防止手冻僵,夏日里清凉滋补防中暑,一手汤水都是拿手的。

    “这天气,吃热的都嫌腻吃不下,不要紧,你拿肉炖汤,把油花撇得干干净净,再用鸡脯子或是面筋吸去杂物,汤清亮清亮的,人一准儿爱喝。”

    升大娘忽然想起百合家境不太好,“要是日常哩,拿金银花煮水喝就行。中暑也不要紧,上药铺去买几粒丸药放在家里以防万一,再吃两幅藿香,保准病人活蹦乱跳!”

    百合听得不住点头,又多问到几个土方子,升大娘送她出门的时候还笑:“我几辈子的老底都要给你掏光啦。”  “你老人家见多识广,我哪里就能问住你?都是大娘疼我,才肯教我这些个东西。”百合知礼,晓得感恩,升大娘自然高兴,回头对迎春也多几分照顾,日常便教导迎春:“你莫要看你大姐见人一副笑脸

    就觉得她好欺负,她这样的,才是心明眼亮的哩!”

    迎春这丫头好强,性子和百合决然不同,依升大娘看,不如百合。

    镇上只有一家药铺子,铺子有柳老爷并好几家乡绅的本钱,坐堂郎中姓刘,人称刘大夫,谁家有些头疼脑热的病症都愿意找他看,他又精擅小儿科,小娃娃惊悸发烧也都找他。

    百合到药铺时,刘郎中正给个妇人把脉,道是那妇人产后失于调养,有些下血的毛病。她没敢多听,一径走到柜台前,跟抓药的小活计说:“称二两金银花。”

    金银花清热去火,是最常见的药物之一,药店常备量很大,不用大夫开方子就可以抓。小伙计依言抓二两金银花,用油纸包了给百合,还嘱咐一句:“可别一回吃太多。”

    这东西毕竟是个药,吃多了苦涩不说,对人身体也不好,百合心里有数,谢过小伙计,回家熬煮金银花水不提。

    下晌宋好年回家,大老远先闻到一股子药味,他吓一跳:“媳妇你咋了?病了?”

    百合笑眯眯摇头:“不说我病了,这东西是给你喝的。”

    宋好年:“我好好的,喝药干啥?”他想了想,想歪了,“媳妇,你是不是嫌我最近不够勇猛……那啥,我这不是太累吗,天气又热……”

    “呸呸呸,你快闭嘴!”百合急得脖子都红了,“乱想啥哩!”

    这人可真是,她一不小心,他就往歪处想,还一本正经地解释。

    “怕你做活的时候中暑,熬些金银花水,你不是嫌盐水难喝么,正好换换口味。”

    宋好年皱起脸:“这是药哩,苦的!”咸就罢了,他忍,咋现在还换成苦的了?

    百合笑道:“给你放些糖,总行了吧。”

    糖也能补充精力,加进金银花水里头,既能让味道变好,又和盐水一样起到补养身体的作用。

    宋好年这才放心,只是夜间一定要抱着百合证明一下他自己,百合给他折腾得一身大汗,终于恨恨说出实话:“你就是太那啥了……”  所以她才要给他喝点下火的药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