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章 073 胭脂虎挠人
    ,精彩小说免费!

    自金宝上房一事,董氏看百合更是藏奸,总觉得百合是要治死她儿子,好独占宋老汉夫妇的家产。

    董氏要这样想,百合也没法解释,她总不能跟她说,他们夫妻对宋老汉夫妇的家产就没指望过。  宋好年都被从家里赶出来,十亩田地就打发了事,想也知道有朝一日宋老汉夫妇驾鹤西去,家产也是宋好时、宋好节两个人分,绝不会再有宋好年什么事,怕是宋秀秀这个闺女得的嫁妆都会比落到他

    手里的多。

    只见过井底的人不晓得别人根本对她占据的那一滩污水不屑一顾,她在井底觉得井底就是全世界,所有人都想要她那滩污水。

    牛氏倒是不觉得百合有胆子害她金孙,她是恨不得给百合一个人布置十个人的活,叫她一天到晚没半刻能歇着的时间,但凡一眼瞧见她不在干活,就是一通好说。

    好在三四天后老宋家的麦子收割完毕,百合也能回家休息,总算不用再充当牛氏和董氏的眼中钉。

    回到家里百合简直快要散架,比宋好年这个卖力气的还累乏,第二天一早她破天荒睡了个懒觉,宋好年起身做好早饭,她都没听见动静,还是宋好年把饭端到床边喊她吃,她才迷迷糊糊醒来。

    宋好年心疼得不行,道:“明年再不这样。”他好好的媳妇,回家帮几天忙,脸上笑影儿也淡了,人也憔悴得像是病过一场,不复往日精神。

    一直睡到日头快到头顶,百合总算缓过气,把老宋家的事情抛到脑后不提,她在自己家是要好好过日子的,可不能再犯懒下去。

    各家各户收割完麦子,便有几天非常短暂的的空闲,柳老爷做主,叫管家柳忠到城里请来戏班子,唱三天戏,犒劳庄子里干活辛苦的人,也让十里八乡的乡亲们都沾沾光。

    除了戏班子,小摊小贩的也都活跃起来,汪小福都不再去各个村子里,每天只管挑着货担在戏台下转几圈,就和平日里收成差不多。

    百合也在戏台下卖野草莓,腊梅跟着她,唯恐被人臊皮。

    偏偏就有一等没皮没脸的人,百合这样大大方方又有个母老虎名声的他们不敢惹,看腊梅低头不敢看人,就断定这是个胆小的,就是叫人摸两把,她也不敢嚷出来。

    百合一眼没照看到,腊梅叫人给挤散,就有人趁机在腊梅屁股上掐了一把,还暗自品评:“就是少些肉,要不是她大姐是个母老虎,只怕摸起来更好些。”

    这人不是镇上人,是一个村子里的混混儿,趁乱把腊梅欺负得要哭,他心里越发得意,不提防猛然叫人采住衣领搡在地上,脸抓个稀烂。

    戏台上头唱的是皇爷大胜山海关,台下唱的是胭脂虎打破流氓面。

    迎春和柳府的小丫头们个个穿着青色衣裙,头发打成辫子用红头绳绑起来,连戴的耳钳都一模一样,一看就是大户人家出来的,轻易没有人敢惹。

    柳府请人唱戏,不光是田庄上的人,就是府里的丫头小子们也十分向往,柳老爷不是那等为富不仁的地主,笑呵呵地叫官家给丫头小子们也放假一天,许他们出去松快。

    迎春和一般小姐妹互相打扮对方,拖了半日才出门,一到戏台下,就有眼尖的丫头瞧见混混臊皮大姑娘,迎春不看则已,一看给人臊皮那个正是她妹子,登时大怒,冲上去就是一通挠。  一来迎春占理,二来那混混本就名声不好,三来有柳府名声在后头撑腰,旁人不明就里,还以为是那混混想占柳府丫头的便宜,给人挠得满脸刨花,一个个都笑他:“那是柳老爷府中的姑奶奶们,哪个

    不要命才敢打她们主意!”

    迎春挠完人,拉着腊梅去寻百合,柳府那帮小丫头们素日同百合相熟,都知道这样的日子她那里必有新鲜吃食,也都手拉手跟着去,再没有人敢动手动脚。

    到了大姐跟前,迎春才说腊梅:“人家要欺负你,你就老老实实给人欺负啊?”

    腊梅一张脸涨得通红,泪珠在眼眶里打转:“我不敢喊……”

    要是喊出来,那混混是没好下场,她这个大姑娘的名声也好不到哪里去,有专爱说人闲话的,怕是还要说她故意妖精似的勾引人。

    “别给我挤你那尿水子!”迎春脾气有些像朱氏,最见不得大姐和妹子哭哭啼啼,气得直跺脚。

    好在她大姐近来不大爱哭,反而很有主意,叫她得了些安慰。百合先叫腊梅止住哭,问清楚事情经过,又问迎春那混混长啥样,知不知道叫啥。

    迎春不认识这人,倒是她们一起的小姐妹和那混混邻村,说:“这人叫马焕生,外号叫马粪蛋!”

    恰好汪小福在跟前,见百合这里似有不对,过来问出了啥事,百合便叫他去寻宋好年说这事。

    汪小福走后,百合把篮子里的野草莓、假鸡肉、嫩胡瓜等分给柳府小丫头们,迎春便道:“我姐小本生意,你们吃了东西要给钱。”

    百合笑道:“不收妹子们钱,你们先吃着。”

    迎春急得又跺一回脚,拉着百合到一边,小声嚷嚷:“你个傻子!有钱不赚,你就等着喝西北风吧!”

    百合笑着拍拍她,就是不松口。柳府这帮小丫头自己每个月能赚一百多个钱,镇上的妇人都不一定能比她们有钱。

    她们手里捏着一注钱,见识又多,素来心高气傲,等闲人不放在眼里。百合同她们打交道,能给她们多少好处不要紧,要紧的是叫她们觉得自己受到了尊重。

    一时小丫头们各自抱着吃的要去别处看看,走时都把钱留给百合,一个子儿不少,百合便推迎春:“你看,倒显得你小气。你呀,日后也别总是不饶人,人家都懂事着哩!”

    不明理的小丫头,也进不去柳府,她们在府里整天掐尖要强不要紧,出来就不能给柳府丢人,吃人东西不给钱算咋回事?也就是迎春替她姐着急,才急吼吼地嚷嚷。

    迎春脸一红,也不跟百合说话,飞快撵上她的小姐妹们,又有说有笑地往别处去。

    腊梅十分羡慕她们,能自己赚钱,还不用在家受娘的气,真好。

    可惜她太笨,前几年柳府选丫头的时候迎春还荐过她,她见那几位大娘就紧张,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又笨手笨脚的,当下落选,非但挨了迎春一顿说,朱氏还拿柴火棒揍她。

    百合拉着妹子往前走:“你别羡慕你二姐,她给人当丫头,一年到头才得几天闲?各人有各人的缘法,你多学些本事,将来自己能立业,过得不会比你二姐差。”

    腊梅若有所思,又似懂非懂,百合也不着急跟她说太多,说多了她反而不明白,

    路上遇见大嫂董氏抱着金宝也去看戏,百合笑着打招呼,又给金宝一束野草莓,董氏脸黑如锅底,见金宝要接,一巴掌打在他手上:“你个眼皮子浅的贱蹄子,没见过东西咋的!”

    金宝张大嘴嚎啕,百合笑道:“大嫂,他小人家也要脸,这人来人往的都看着哩。要打孩子回家打,在这里可打给谁看哩?”

    百合拉着腊梅还未走远,腊梅一回头,就见董氏把野草莓抛在地下,还踩上两脚。

    这两脚如同踩在腊梅脸上,她头一回对人生出这样大的怒气,直想像二姐一样冲上去挠人。

    百合看出妹子不对,笑着跟她说:“莫同这种人一般计较。”

    “她是在踩你脸哩!”

    “那你说,叫人看见,人说是她无礼,还是说我无礼?”百合维持着妯娌之间该有的礼貌,不会做一点主动侮辱人的事情。

    腊梅张张嘴:“是她无礼,欺负人!”

    “她也没欺负我,她打的是她家娃娃,踩的是她自家面子,叫人看到也只会说她的不是,你急啥?”

    叫百合这么一说,仿佛是腊梅没道理瞎着急。腊梅觉得哪里不对又说不出来,只得低头不语。

    百合脸上带笑:啥时候你能说出道理反驳我,你就算是明事理了。

    两人刚回家没多久,就见宋好年带着汪小福也回来了,“那马粪蛋可欺负着你没有?”

    百合冲腊梅一努嘴,又摇头:“都没给他欺负着。”

    宋好年道:“我已是教训过他哩,从今以后他再不敢在这镇上胡来。”

    百合笑道:“给他个教训吃就好,你可别把事情闹大,往后不好收拾。”

    宋好年浪荡子的名声不是假的,前些年他就是镇上一霸,如今是好多了,可事关媳妇和自家小姨子,他可没打算息事宁人,叫马粪蛋轻易走脱。

    可怜那马粪蛋,本来在镇上就没啥势力,先是给迎春挠得满脸花,又叫宋好年一通好打,还威胁要把他扔河里去喂鱼,吓得屁滚尿流。  不等三天大戏唱完,马粪蛋就灰溜溜逃回村里,往后再来镇上也是夹着尾巴,再不敢臊皮大姑娘——谁晓得哪个大姑娘就有个恶霸姐夫、屠户舅舅之类的,到时候真把他喂了鱼,他上了阎罗殿都没处喊冤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