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章 086 娘家的麻烦1
    ,精彩小说免费!

    李百合一直很清楚自己娘家的问题很难解决,爹懦弱、娘霸道,妹子不顶事,兄弟年岁还小,她再怎样拉扯,也难拉扯他们过上好日子。

    可她怎么也没想到,娘能在卖掉她之后,再起卖妹子的心思。

    当初宋好年无论名声如何不好,总还是初婚,正经是想娶一房能过日子的婆娘,又有李彩凤这等知根知底的人保媒。

    就是这样,大妞才嫁那些日子过得也是十分艰难,最后直接自己把自己给逼死了。

    大妞跳河过后,李篾匠和青松都十分愧疚,唯独朱氏没有一点愧疚的心思,反觉得大妞命大就是她的命,至于另外两个闺女的命,她也不会上心。

    哪怕朱氏给腊梅说一家穷得吃不起饭的人家,只要人没大毛病,百合都认她娘是为闺女好。

    可如今朱氏说的这一家子,手里是有点钱粮,家里也好几个兄弟,在他们村里势力挺大,唯独不把人当人看,头一个婆娘竟是在怀孕三个月上头叫他活生生打死的!

    这样人家,就是个火坑,正常人都不会把闺女往里头填,偏偏朱氏就敢拿腊梅的命去堵:“我肚子里掉下来的肉,我叫她往东,谁敢叫她往西?”

    这是人干的事?

    宋大贵一句不好办,百合眼泪就下来了:“我娘做出这等事,我恨不得咬死她,腊梅还小,我无论如何舍不得她跳那火坑啊!”

    大贵嫂也接口道:“花儿一样的年纪,如何能叫她去受那份罪,李家大娘这事儿做得不地道。”

    宋二妹也跟着劝:“哥,我没应那家子,他们找上腊梅,你不忍心我受罪,就忍心腊梅替我受罪啊?”

    宋大贵给几个女人一通说,连忙道:“我几曾说不管来?”

    他跟百合分析如今的情势:“管,我是定要管的,如今最要紧的是藏好腊梅不叫你娘发现,腊梅就在我家住下,料没人敢打上我家门来。”

    百合是真怕朱氏绕开李篾匠直接叫那家子来镇上抢人,宋大贵应承下这事,叫腊梅在他家里躲一段时间,百合松口气的同时还是不放心:“大贵哥,大年和柳大哥他们都不在,万一那边打上门来……”

    宋大贵道:“大年他们不在,宋家本家叔伯兄弟还多着哩,他们敢来抢人,保管叫他们有来无回!”

    有人肯相帮最好不过,百合对宋大贵一家子千恩万谢,又道:“等这事过去,我再好好谢谢哥哥嫂子。我想着,我娘家应该也要来人,我先回家支应着。”

    宋大贵也道:“正是,你娘家定会来人找腊梅,要是你爹你兄弟都好说,要是你娘或是同村其他人来,你要有计较。”

    百合料得不错,她还没到家,朱氏就风风火火从路旁杀出来,老远就大叫:“大妞,你把三妞那个死娼·妇藏哪里去了?”

    “三妞咋了?娘你咋来了哩?”百合装傻。  朱氏不大到镇上来,对镇上也不熟,没头苍蝇一样寻了半晌,才有人把宋好年家的房子指给她,她到家一看,没人,要进门吧,黑虎又把门户看得死紧,一见她进门就要咬他,朱氏只好在路边柳树下

    空等。

    好不容易等到大闺女回家,朱氏冲上去就是一通质问,没想到闺女跟她装傻。

    朱氏叫三妞那个不孝女气得倒仰,脸黑如锅底,扯着百合就说:“快说,你把三妞藏哪儿了?”

    百合笑嘻嘻地拉着朱氏往屋里走:“娘,你老天拔地地来一趟不容易,快进来喝口水。你再跟我说说三妞咋了,她不听你话,我去说她!”

    朱氏如何看不出来大闺女是在敷衍她,一边喝水一边冷笑:“你们个个都是好的,合起伙来哄我!”

    百合还是笑:“娘,我还不知道咋回事哩,哪能就哄你?你老且消消气,说说咋回事。”

    朱氏道:“三妞那死妮子,老娘给她说了一门好亲事,叫她嫁,她倒好,直接跑了!”

    “这门亲事到底有多好?”  “郭家坡的郭水成,那家子你晓得吧?家里也有几十亩良田,粮谷满仓,因旧年死了婆娘,如今正要寻一个新的。人家看上咱家三妞是个好的,托人来问,三妞这死妮子!”朱氏拍着大腿,生怕腊梅这

    一跑打破她的如意算盘。

    百合问:“那郭水成多大年纪?前头婆娘为啥死的?咋就看上咱家三妞了?三妞前头还有二妞,他们咋不问?”  三个问题问到重点,朱氏一噎,看百合神色,知道自己要不说点子实话,这大闺女不会帮自己,眼珠子转了几圈,朱氏道:“年纪是大了些,可年纪大的才会疼人,要不是前头死过一个,这样好事且轮

    不到咱家三妞哩。”

    这要换了别人,百合一定冷笑着说:“既是这样好人家,你自去嫁!”  偏生眼前这人是她亲娘,她心里恨得要死,面上还得带笑:“我听着也像是好人家,娘别急,自来只有上赶着的婆家,没得上赶着的娘家,你老要急起来,人家还当咱们三妞没人要,才急着往出嫁哩!

    ”

    朱氏本是个糊涂人,听百合这样说,倒觉得有几分道理,“三妞个死妮子如今跑得人影不见,你也托人找找。”

    “我找些熟人去找腊梅,也打听打听郭水成那家子到底咋回事,娘你先回去,就等我好消息。”百合巴不得赶紧打发了朱氏。

    朱氏却急了:“你找你妹子就是,打听人家的事情干啥!”

    百合怒道:“我妹子要嫁人,还不许我打听打听男方是啥样的人家?娘,你到底想干啥?”

    朱氏活了几十年,头回见着百合发火,不知怎地,她竟有些心虚,一向的那些个脾气就发布出来,只得一缩头:“老娘老胳膊老腿的,走不动,在你家里歇一日,你自去罢。”

    这是还不放心百合,防着她跟人串通藏腊梅哩。

    百合翻个白眼,“我去找彩凤姐打听。”

    朱氏偷偷跟在百合后头,看她走进柳义家跟李彩凤说话,没过多久李彩凤就到集上到处跟人打听见没见过三妞。

    紧接着百合又去柳府,这里朱氏就进不去了,百合甩掉她娘,找着迎春,忙把事情一说,只瞒下腊梅来找她的事情:“如今娘勒逼着我找人,腊梅又跑得不见,娘要是来找你,你要有个主意。”

    迎春听得直拱火:“好哇,娘卖你一个不够,还要卖三妞,再过些日子是不是还得轮到我!”

    她给她大姐出主意:“腊梅就是跑进山里给狼吃了,都比落在那家子手里来得好。娘叫你找人,你随便找找,说不得腊梅在哪里躲几日就来找你。你可千万把她藏好,别叫娘捉回去。”

    百合试探一下,确定迎春也不是跟朱氏一条心,登时松口气:“我晓得,你也要小心,免得娘拿你顶缸。”

    迎春冷笑:“我同这府里签的是五年契约,如今到期还早,娘要拿我顶三妞的缺,就打错了主意!我就在这府里不出去,他们有本事就打破大门捉了我去!”  百合才从柳府出来,就见朱氏在柳树下探头探脑,她心里恼火,只装没瞧见朱氏,顺着镇上的小路只管乱走,朱氏在后头追得气喘吁吁,又不敢叫百合发现,心里直埋怨大闺女:跑那么快,赶着投胎

    啊?

    百合装模作样在镇上绕了好几圈才回家,没过多久朱氏也跟着回来,跑得满头大汗:“你个死丫头,乱跑啥?”

    “我出门托人找三妞啊,娘你这是去哪儿了乏成这样?快歇歇。”

    母女两个明知对方的打算,就是不说开,互相糊弄,都在心里把对方恨得半死。

    这里母女两个斗智斗勇,那厢李彩凤已经去了一趟宋大贵家,晓得事情来龙去脉,也明白了百合他们的做法。

    李彩凤道:“大家主意都正,我就放心了。腊梅别怕,我去帮你姐支应你娘。”宋大贵几人也都怕朱氏不讲理,百合应付不来,忙叫她不要耽搁,快去。

    朱氏在百合家里坐定,倒先不忙着找三妞了,上上下下一打量,发现大闺女如今过得不错:“你在这里吃香喝辣,就让我和你爹你兄弟喝风?”

    百合不客气道:“我是没给娘吃还是没给娘喝,谁家媳妇把家里搬空了填补娘家?”

    朱氏待要翻箱倒柜,找点值钱的细软出来带走,奈何铁将军把门,她一个箱笼都打不开,只好拍腿大骂百合不孝。

    百合给这个糊涂娘气得头晕,出门透气,见李彩凤过来忙叫:“彩凤姐,可是打听着三妞的消息了?”一边给李彩凤使眼色。

    李彩凤何等伶俐,加快脚步:“我打听到一件大事,正要跟大娘说哩!”

    朱氏一听是大事,忙叫李彩凤快说,李彩凤便道:“大娘,我正要问问你,好好的闺女,你干啥要把她往火坑里送?”

    朱氏火烫一般跳起来:“哪里就是火坑了?”  李彩凤冷笑着说:“大娘别哄我,我没找着三妞,那郭水成的事情可打听得清楚,他妹子叫他打断过腿,前头那个娘子就是活生生打死的,如今他爹娘也是天天挨打。就这样的人,能是啥好人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