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章 103 新桃换旧符
    ,精彩小说免费!

    有好酒,有好菜,众人又都是相熟的,吃完饭又吃酒到暮色降临,几个女人帮百合收拾厨房,还清醒的男人们帮忙扛桌子凳子还给邻居家,宾主尽欢,才告辞去。

    宋好年长了二十多岁,第一回在生辰时有这样多的人来为他庆祝,发自内心地喜欢他,愿意与他亲近,一激动喝得有点多,柳义临走还很抱歉:“弟妹,不当心让大年喝多了,你多多担待。”

    宋大贵和大贵嫂在旁大笑:“这小子的酒量,还得练哩!”

    送走众人,百合回来就见宋好年正坐在桌前对她笑。

    百合走过去摸摸他的脸:“今天高兴不?”

    “高兴!”宋好年猛地抱住百合,把脸埋在她怀里,喃喃道,“从没有这样高兴过。”

    宋好年兴奋过头的结果就是要拉着百合生孩子,跟醉酒的人没道理可讲,百合只好顺着他,两个人折腾半宿才手脚相缠地睡过去。

    二十五一过,距离大年三十只剩下三四天时间,相熟的各家女人约定好先后顺序,一家家包包子、打年糕。百合家里人少事少,便主动排在最后一个,先帮柳义嫂、汪大娘等人包。

    等轮到百合,已是腊月二十九,一大早吃过饭,柳义嫂、大贵嫂、宋二妹、汪大娘等人都在她家厨房集中起来,要帮她蒸一百多个包子,再打好几十斤年糕。

    众人劈柴、烧火、打水、择菜、剁馅儿、拌料……虽没有专人负责专事,自有一种默契在里头,有条不紊,没有出岔子。

    杏儿喜欢热闹,在一群大人中间钻进钻出,厨房烧柴火,一时烟气有些大,熏得她眼睛都红了。

    杏儿一边拿小手在眼前扇风,一边嘴里念叨着不知道打哪里听来的童谣:“烟气烟气别熏我,狗劈柴,猫烧火,耗子擀面笑死我!”

    正在劈柴的宋好年,烧火的腊梅,擀包子皮的李彩凤:“……”

    李彩凤作势要教训杏儿:“我是耗子,那你是啥?”

    杏儿仗着人小往百合身后躲:“我是小耗子呀!”

    大人们一时没忍住,都哈哈大笑,宋二妹一边笑一边抱怨:“哎哟可别惹我笑哩,面全洒了!”

    汪大娘随手用面团捏个兔子哄杏儿玩,杏儿注意力被勾走,拿着面兔子去寻她爹:“爹,你看,兔子!”

    柳义正在院子里打年糕,他和宋大贵力气大,一人拿一把木槌,汪小福人小灵活,用手翻动石臼里的年糕,翻一下、砸一下,充满韵律和默契。

    见杏儿过来,柳义忙叫:“杏儿别过来,砸着你不是好玩的!”

    杏儿嘟哝:“我才不会叫你砸着哩!”循着米香站到一边,垫着脚看大人们打年糕,好玩极了。

    蒸熟的糯米趁热用木槌捣碎发黏,最后变成一团细腻柔软的物事,扣进木头模子里塑形,点上梅花点,雪白的年糕上头五瓣红艳艳梅花,杏儿不由“啊”了一声。

    柳义蘸着红曲给杏儿额头上也点一个五瓣梅花,衬着她两个揪揪、白嫩面颊,活像年画上的娃娃。

    宋大贵家的儿子驹儿一向不爱跟女娃娃玩,这时候见杏儿好看,非要跟她一起玩,把自己的炮仗塞给她。

    汪小福道:“这小子,才这么点大就晓得好看哩。”

    柳义哈哈大笑:“我杏儿是好看!”

    年糕先做好,屋里的女人们还在包包子。馅儿有三样,一样肉馅儿,一样红糖核桃馅儿,一样豆沙馅儿。  肉包子最简单,大块瘦肉斩成丁子,加葱、粉丝、白菜之类稍加调味。包子皮擀得中间厚边缘薄,左手拿包子皮,右手舀一团肉馅在包子皮上,大拇指和食指捏住一处边缘,其余几根手指灵活地把皮

    攒起来,最后形成一个多褶的缺口,稍微一扭便可封口。

    红糖核桃馅儿里头要加炒面,面粉在火上炒香,核桃剥出果肉来一样炒得干脆香甜,和切碎的红糖均匀搅拌,虽然包时馅儿酥碎,一上锅红糖融化,就会变得香浓黏稠。

    一升多红豆挑去沙子,用水淘掉灰尘和干瘪豆粒,在锅里煮到开花,捞出来放在盆里,用勺子背面碾压。豆粒已然烂熟,一压就成面糊状。

    百合顺手舀一碗红豆沙,拌上白糖给杏儿和宋大贵家的驹儿:“帮婶婶尝尝甜不甜。”

    豆沙里头含有豆皮,影响口感,若是用面罗滤过一边,就是澄沙,青柳镇当地却喜欢豆皮的嚼劲,压豆沙时也不讲究全部压得烂软,还是要留一些豆粒才好吃。

    给豆沙拌上白糖,一样包成包子。一样五十个,一共一百五十个,足够三个人吃到年后去。

    新鲜的年糕和刚出锅的包子,都晾在大竹匾里,晾冷后才能全部码放到一个锅里,不到要吃时,不叫见热气。

    若将来要吃,架在火上烤出来,外皮香脆,在蒸笼上热一遍,暄软香甜。

    汪小福打年糕打得有些饿,进来要包子吃,问腊梅:“都是啥馅儿的?”

    腊梅道:“圆的是肉包子,一头尖尖的是豆沙馅儿,小些的是糖包子,你要哪个?”

    汪小福想了想,“你给我拣个豆沙的。”

    腊梅有心说“你自己有手”,一想这人是来帮自己家干活的,又把话咽回去,挑了个大个儿的豆沙包递给汪小福,却见汪小福亮出手里两条年糕来:“给你尝尝。”

    腊梅悄悄翻白眼儿:“我家的年糕!”

    她想啥时候尝不行,还需要他来献殷勤?

    厨房里人来人往,又有烟气和水蒸汽迷眼,众人都不晓得两人很是打了一番官司,百合只当他们都饿了,专门每样包子拣几个给打年糕的男人送去,叫他们先垫垫肚子。

    晌午吃白菜汤和包子,白菜汤里用大片带肥的肉打底,个人拣自己爱吃的口味挑热包子来吃,不爱吃面食的还可用白菜汤泡年糕吃。  包子皮雪白,软乎乎的。肉包子里头瘦肉扎实,每一口下去都能咬到肉块儿;豆沙包清甜,豆香浓郁;糖包子一咬下去就流出滚烫的糖汁儿来,顺着手流到袖子里,驹儿急得直跳脚,大贵嫂忙拉他过

    去擦干净。

    杏儿两手捧着个糖包子,小口小口吃得秀气,大贵嫂满眼慈爱地看她:“到底姑娘家省心些,看看多秀气!我家这个就是个混世魔王!”

    李彩凤跟着谦虚:“你是不知道她有多难缠哩,竟不是个姑娘,是个活祖宗!”她就杏儿一个闺女,还想着生个儿子往后好给杏儿作伴,看驹儿时便格外羡慕。

    杏儿和驹儿两个对视一眼,一个往左一个往右,齐刷刷扭过头去:“哼!”

    因为杏儿好看和驹儿炮仗好玩而结成的短暂友谊,就此灰飞烟灭。

    小娃娃这样好玩,宋好年看得眼热,晚上又缠着百合要她给他生孩子。百合自也愿意,事后摸着自己平坦的小腹道:“要是如今能怀上便好了。”

    冬日里怀上,生的时候恰好是十月,又不热,又能吃到许多有营养的东西,对产妇和婴儿都好。

    宋好年亲亲她:“娃娃是缘分,有缘的就会来。”

    年三十人称年关,催账的总在这时候上门,有些人欠债换不起还要出门躲债。没事的人再不出门,都在家里守着老婆孩子热炕头等明年。

    镇上人贴春联,要么去集上买,要么央读书识字的人写一副,宋好年往年还求过小秀才写对联,不过小秀才看不上他这等家无恒产的浪荡子,不给写。

    今年这副对联是贩皮货时买回来的,红纸又韧又结实,不是那等一吹就破的次货。

    上头字倒一般,内容也不过是些平安顺利、福禄寿喜一类的吉祥话,反正乡下地方不认字的人多,看着好看就行。

    宋好年只能分出哪头是上、哪头是下,上下联却把他给难住了,百合点点其中一张:“怕不是这个?”

    于是打一锅浆糊,细细抹在对联后头,宋好年个子高,叫他贴对联,百合在后面站远了看:“再高一点,低一些,好!”

    百合会剪窗花,用红纸剪了几张贴在窗户纸上,腊梅的屋子、厨房连带地窖都没放过,家里登时就充满喜庆气氛。  三十晚上的饭有讲究,要用浆水面敬奉家神,请他们保佑一年家宅平安。百合下好面捞一碗递到宋好年手里,宋好年端着碗屋里屋外、厨房井边地绕一圈,每到一处要用筷子夹着面条抛去空中,献三

    下,点上三柱清香,再往下一处。

    做完这些,才轮到几个人吃晚饭。

    从下晌起锅里就炖上肘子,吃完饭用筷子一戳,已是软乎了,只还没离骨。

    家里难得点起蜡烛,小夫妻两个带上腊梅,就着烛光和火盆守岁,说些闲话。火盆里烤着红薯和毛栗子,不断散发出甜香。

    到亥时,百合端着蜡烛去厨房看一圈,肘子已煮得软烂离骨,捞出肉来放在盆里,趁热手撕开,用花椒粉和盐调味,同样叫宋好年各处敬献一番,三个人围在一处吃年肉。  吃完肉交子时,宋好年去院子里点上一挂鞭炮,镇上家家户户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新的一年,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