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章 112 宋好年吃醋
    ,精彩小说免费!

    叫宋好年猛然问起自己认字的事,百合心里一慌。

    她原是异世界来的孤魂野鬼,占着李大妞的身子借尸还魂,替她活下去。她显示出种种能干的迹象,唯独小心翼翼地掩饰自己认字这一项——因为农家女能干的不少,但认字的实在不多。

    认字这个事发生在她身上,没法叫人不疑惑。

    一慌乱,她就有些犹豫:要说自己的来历是万万不能,就是宋好年不拿她当个妖怪,一想起他媳妇大妞死后是她占了身子,怕是也要远了她。可要是不说,该怎么才能把这一茬遮掩过去?

    百合在这厢越想越心虚,竟没法面对宋好年,不禁扭过身去看着别处,心里乱作一团麻絮。

    那厢宋好年疑心百合曾经恋慕过小秀才——倒也没算猜错——一身本事都是为着小秀才学的,很有几分不是滋味。

    他十分清楚自己只是个常见的农夫,没啥了不起的好处。那小秀才虽不是个好人,嫁给他好歹有秀才娘子的名分,将来便是个官家娘子,哪个女人不愿意?哪个女人不欢喜?

    百合才嫁给他那时候不情不愿,整天对他冷冷淡淡,如今想来,除了怕他,也是在厌恶他?

    感情的事情最经不得多想,宋好年越想越难受,看百合的眼神都有几分不对劲。一旦意识到这点,他连忙在心里唾弃自己:你媳妇跟着你一道吃过多少苦,你还疑心她?

    只是这心里,到底甜不起来。

    一个心虚,一个别扭,小夫妻两个成婚将近两年,前头关系不好,后头却一直蜜里调油一般,这还是头一回闹矛盾,都十分不习惯。

    心里似含着一捧冰疙瘩,冻得生疼,又硌得难受,上不得下不得,吐不出咽不下,只得各自避开。

    宋好年拿着弓箭上山猎兔子,百合躲屋里绣鞋垫,腊梅洗碗前还好好的,从厨房一出来就意识到变天,觉得家里十分不对劲,忙问百合:“姐,咋了?”

    百合张张嘴,又把话头咽回去:“没咋,你要没事就出去玩罢。”

    她要好好想一想。

    腊梅不敢在这时候再惹百合,说:“我去找二妹姐,下晌回来做饭。”

    宋二妹是成过亲的人,腊梅打算问问她,大姐这样子究竟是咋回事。

    百合有一针没一针地戳着花样子,把一片布戳得稀烂,硬是一针都没绣好,心乱如麻,完全静不下心来。

    她本就气闷,看着自己手上稀烂的布片,越发气苦,一时间觉得日子没一件事是顺心的,悲从中来,趴在炕桌上小声呜咽起来。

    哭了不晓得多久,眼睛红肿得像个桃儿,又干又涩,百合哭得累极,也不管再哭:再哭下去人就要哭坏哩。

    一场痛哭发泄了心中郁气,她这才理着针线,慢慢琢磨起自己同宋好年的事情。

    她一穿过来,李大妞就是宋好年的媳妇,那时候她无处可去,人虚弱得要死,纵有一身本事也没法立刻离开宋好年安身立命,便顺水推舟当起了他媳妇。

    后头相处中,她是对宋好年生了情,不然也不会与他敦伦,想跟他一道好好过日子,给他生孩子。  可说起来,这身子这身份都是李大妞的,她一个孤魂野鬼,想起来总有几分心虚。因着心虚,别人有一丁点怀疑她就敏感得不行,尤其要疑心宋好年待她好究竟是为着她这个人,还是为着她是他媳妇

    这个身份……

    百合翻来覆去把自己分析得透彻无比,自以为平静理智,看看天色,去厨房做晚饭。不一时宋好年也回来,尴尬地站在院子,竟似不敢进门。

    百合奇怪地看他:“发啥子呆哩?”

    这是他的房子,他想咋样便咋样,还能看她脸色不成?

    宋好年去厨房拿把刀,到旧房子的水井边剥洗野兔,过一阵提着两只剥好的兔子回来,没话找话:“媳妇,这兔子挂哪里好哩?”

    百合对他有几分怨气,不冷不热道:“挂厨房罢。”

    挂着腊肉、腊肠的毛竹整个挪到新房厨房,再挂两只兔子熏一熏也挺好。

    宋好年默默走过去挂好兔子,看百合面色淡淡,眼圈儿周围有些红肿,心下一紧:“你哭啦?”

    百合没好气地瞪他:“没哭!”

    她也不晓得这人给她甩的啥脸子,她还啥话没说哩,他先长叹短嘘起来,一副戴了绿帽子的模样——她何尝做出过对不起他的事情来?

    要是平日里,宋好年这时候就该猴过来抱住百合给她宽心,偏他此时心里也有疙瘩,越发觉得百合如此,正是厌了自己的模样,一时间心灰意冷,又站在原地发起呆来。

    百合跟腊梅做饭,进进出出好几回,见他只站在厨房中间不动弹,跟个木桩子似的,腊梅一下午没从宋二妹那里学到啥特别有用的东西:宋二妹成婚才一个月丈夫就疾病死了,对夫妻相处没啥心得。

    腊梅装着胆子喊宋好年:“姐夫,你让让。”

    他那么高的各自,站在厨房里好似整个厨房都给他装满,明明离得老远,腊梅生怕自己撞到他身上。

    宋好年猛然回神,仓皇转身离开,腊梅奇怪地对百合道:“姐夫怕不是撞客着啦,咋这个样子?”

    “别胡说!”百合嗔妹子一句,究竟没心情说笑,又沉默下去。

    直到吃过晚饭点起灯,宋好年还在院子里踟蹰,又想亲近百合,又满心难过,竟不知如何是好。

    百合半日不见他进来,只得扬声喊人:“大年,你在外头干啥?”

    解脱与恐慌同时袭上宋好年心头,他颤声答应一声,走进房里,就见百合穿着那件水红色莲花纹的小褂子坐在炕沿,一双清凌凌的眼睛正盯着他看。

    他不晓得百合要说啥,他突然后悔起来,想求百合不要说出来……只要她肯好好做他媳妇,从前有过啥事他都乐意接受,再不刨根问底。

    但又有一个声音对他说,万一百合不欢喜他,跟他一道过日子岂不是委屈?不行……不行就和离,房子家产都给她,叫她坐产招夫,定能招到一个好的……

    不,不行!他媳妇,百合是他媳妇,谁都别想抢!

    宋好年心里一时好一时歹,百合还啥都没说,他逼得自己眼底泛红,竟有些疯魔征兆。

    百合犹豫半晌,好容易鼓起勇气道:“我跟你好好说说话——”一语未了,宋好年猛扑上来把她按在炕上:“不行!”

    百合后脑勺磕在炕上,亏得被褥厚实没磕疼,就是人吓了一跳:“你干啥?”

    宋好年的理智稍微恢复一点,好悬没再继续动作,整个人压下来压在百合身上,小声说:“媳妇,你要打我骂我都容易,只别撇下我……”

    百合哭笑不得:“哪个要撇下你哩?你起来!我正经有事同你说!”

    宋好年不可置信地打量她半晌,像是要笑,又像是要哭,好一阵才从她身上撑起来,两只手臂放在她耳侧,两人中间隔着一尺距离,低声说:“媳妇,你就这样说罢,我都听着。”

    还是生怕百合说完话就跑掉,从今往后再不是他媳妇。

    这个姿势如何能好好说话?

    百合又羞又气,白日里那种心凉的感觉却消失不少,她抬手撑在宋好年胸膛上,问他:“你觉着我先头那样好,还是如今这样好?”

    她话说得明白,宋好年却听懂了,斟酌着说:“我说实话,你如今这样好。”

    他记得媳妇是一场大病之后突然开窍,待他亲热起来,过日子也是一把好手,先前那个避猫鼠一般的媳妇,他想起来都害怕,一颗心一阵一阵往下沉。

    百合笑一笑,有点得意,又有点愧疚,“那要是我不是你媳妇——”

    “你就是我媳妇!”宋好年委屈得不得了,她明明就是他媳妇来的!

    他觉得自己身体里有一种狂暴的力气,可以轻易毁坏很多东西,可眼前这个人是他捧在手心怕坏、含在手里怕化的媳妇,他一动不敢动,生怕自己已动,就控制不住那种狂暴的力量,弄伤她。

    “你急啥!听我说完,”百合停顿一下组织语言,“我跟从前那个李大妞不是同一个人,你是为着不管是谁,只要是你媳妇你都待人好,还是单为着我这个人?”

    宋好年愣愣地瞧着百合,不明白她为啥说自己不是李大妞。谁都晓得,李百合就是李大妞。

    “谁是我媳妇,我都会待她好。”他慢慢说,眼睁睁看着百合眼里亮晶晶的光黯淡下去,像是有一双手攥住他的心粗暴地撕裂。

    “可要不是你,别人也没你这样可人疼。”宋好年心疼得厉害,竭尽全力才能把一句话说得流畅、平稳。

    百合霍然睁大眼,“你再说一遍!”

    宋好年听话地道:“男人对媳妇好,天经地义。可你可人疼,我就格外疼你些……”  话音未落他猛然僵住,因为百合忽地挺身,拿嘴堵住他的嘴巴,舌头灵活地游进口腔,活物一般勾得他神志全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