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3章 153 花椒芽儿饼
    ,精彩小说免费!

    牛氏找上门时,百合把腊梅藏得死紧,没敢叫她和牛氏碰面,怕婆婆生撕了她妹子。

    牛氏来得气势汹汹,她本就看百合跟腊梅不顺眼:老二赚的钱,养个儿媳妇还不够,还要养她妹子,那原是该给老子娘和亲妹子的钱,流进外人田里,叫她如何忍得?

    如今得着机会,老二那个黑脸煞神又不在家,正好趁机会闹一闹,给老二家的一个教训,好叫她晓得敬着婆婆才是正理。

    百合早把腊梅送去宋大贵家,又叫李彩凤来助阵,该赔情的赔情,该强硬的强硬,愣是没叫牛氏占到一点儿便宜。

    李彩凤还说:“没见哪家小姑子哭着闹着要坏自家哥嫂生意的?你家秀秀叫人寒心哩!”

    牛氏气得直说:“这个儿媳妇我家要不起,回头我就叫老二休了你!”休了李大妞,好叫老大一家子接手豆腐店。  她来闹百合还可忍得,一说休妻,百合登时发怒,冷笑道:“好哇,你老叫大年休妻就是,你闹我也闹,我去问问小秀才家,为啥纵容儿媳强抢我店里东西?反正我都叫你家给休了,也给你家弄个被休

    回去的闺女,大家扯平!”

    宋秀秀一听就慌了,大放悲声:“娘,我不要被休!你帮帮我啊娘……”

    牛氏闭眼叹口气,眼见她就要占得上风,偏生闺女扯后腿,生个这样的讨债丫头,真是前世不修……

    她换过一副口气道:“老二家的,我不过是说两句气话,你别当真。秀秀心里也敬着你这个二嫂哩,一家子相亲相爱的岂不好,做啥子蝎蝎螫螫的?”

    百合脸上似覆盖着一层寒霜:“说要休我的是你老,说我蝎蝎螫螫的也是你,天下的道理竟叫你一口说尽了不成?既要休妻,往后别当我是你家媳妇,等大年回来往休书上盖手印便是。”

    不知道为啥,牛氏忽然想起宋好年那张黑沉沉的脸来,他就那么着把他兄弟给送进了监牢……牛氏一个激灵,突然就有些怂,强撑着说道:“我就那么一说,你可别跟老二说。”

    宋秀秀见她娘不晓得为啥对她二嫂让步,禁不住叫道:“娘,就该休她!”要不是李大妞,她二哥赚的钱不都是她的嫁妆?还能轮到李百合来住这样大一座砖瓦房?

    百合看宋秀秀一眼:“要休我,你也做好叫柳家休掉的准备。”

    宋秀秀张口结舌,有心说柳家不会休自己,却没有那个底气。是她死死扒着柳家扒着小秀才,那家子待她可不像二哥待李大妞,说不定她都给小秀才休了,李大妞还好好的哩。

    牛氏又说宋秀秀叫腊梅挠破相,一定要百合赔偿,百合冷笑着说:“我们三妞脸花得更厉害,秀秀也得赔!”

    百合死活不肯让步,全然不似往日好性子,最终牛氏和宋秀秀啥好处也没占到,只得悻悻离开。

    一走出百合家门牛氏就问闺女:“你干啥三天两头找她要东西?”

    从前宋秀秀也讨厌李百合,眼红她的东西,可从来没有真个跑来抢过。

    宋秀秀眼看瞒不过去,缩着脖子道:“婆婆不给钱,我要管一家子吃喝哩。”

    牛氏一愣,她只晓得闺女管着柳家一家子的吃喝,她只当闺女得婆家看重,乏是乏些,终究得力。没想到那柳家把厨房交到她闺女手里,一文钱不给,竟是叫她闺女四处扒拉吃食!

    牛氏突然有些后悔:莫不是把秀秀嫁错哩?

    牛氏有心拉着宋秀秀去问问小秀才为啥这样对她闺女,偏宋秀秀怕柳如龙生气,死死拉着牛氏不让去。

    再者牛氏本身也有些怵小秀才,到底是个嫁出去的闺女,不是她心尖子上的儿子孙子,她心疼一阵,只管给宋秀秀出主意:“往后跟你婆婆要钱去,她不给钱你就不做饭,看她咋办!”

    她还不晓得宋秀秀胳膊上那青青紫紫的哩,闺女已经是柳家的人,她能教的就是咋对付刁婆婆。不然,还能把宋秀秀接回家过日子啊?

    宋秀秀有心瞒着,牛氏没心管闺女过得真个好不好,今日闹过一场也挺乏的,便叫闺女回去,她自个儿回家。

    却说宋秀秀肿着一张脸回柳家,秀才娘吓一跳:“你这是干啥子去哩?咋弄成这样子回来?”

    百合给宋秀秀脸上裹了药,可没心思替她收拾头发衣裳,如今宋秀秀的模样活似才从土里打个滚儿出来,鼻青脸肿,也就是在白日里,若是在晚上,十五个人能叫她吓死七对半。

    宋秀秀不敢叫秀才娘晓得自己跟人打架,躲躲闪闪地道:“路上不当心摔了一跤。”

    “今天的菜哩?”秀才娘不关心儿媳妇,只问今天的菜。

    宋秀秀一愣,才想起自己忘记买菜,怀里揣着几枚钱,跟李腊梅打架时不晓得飞出去落到哪里,已经过去这么久,哪里还能找得回来?

    只得缩着脖子摇头。

    秀才娘气不打一处来,照着宋秀秀背上就是狠狠几下,宋秀秀捏着拳头盯她,真想一把撕了那张老脸。偏生这人是她相公的娘,她相公是读书人,孝子,她再火大也不敢打她。

    宋秀秀浑身疼,拖着步子回屋里去睡,秀才娘催她去做饭干活,只催不动,便叉着腰在窗外翻来覆去地数落,从宋秀秀婚前失贞说到如今又懒又馋,哭他苦命的儿咋就娶了这么个丧门星。

    小秀才回来,家里冷锅冷灶,横眉怒目地问是咋回事?

    秀才娘添油加醋地一说,柳如龙本就厌恶宋秀秀生得难看人又无趣,这时候更觉得她不孝顺不贤惠,明知道他在外头累乏一天,还不晓得准备好饭菜热水给他。

    他娘说得对,这样的婆娘,不教训不成器!  宋秀秀正躺在屋子里,听见外头婆婆跟相公告状,她还想相公回来能怜惜自己,不想柳如龙冲进屋子里,瞧见她鼻青脸肿的模样,越发厌恶,一丝儿心疼也没有,照着宋秀秀脸上就是两巴掌,骂道:“

    蠢妇,如何敢对我娘不孝!”

    宋秀秀直接就给打懵了,乡下地方打女人的男人多得是,可她相公是个读书人,咋也会打女人哩?

    婆婆咒骂、丈夫要打,宋秀秀没法子,淌眼抹泪地爬起来去厨房做饭。她不大灵光的脑子头一回要想点啥东西,好给自己一个理由把如今的日子过下去。  想了半日,饭做熟,她也想通了:想是相公满身本事,如今不得做官,才要在她身上抖一抖为官作宰的威风哩。只消再忍几年,将来相公当上大官儿,她就是官家太太,再不用挨打挨饿,金山银山花

    不完。

    至于将来是多少年后,宋秀秀不敢想,也不叫自己去想。

    百合把腊梅接回家,又把妹子一通好说,为着她脸上有伤不敢吃发物,只弄些疙瘩汤配花椒芽儿饼吃。

    花椒叶子这东西有刺,也有一股子麻味,入口极难吃。

    但还是嫩芽的时候,叶尖上带着一抹紫,掐下来焯水做吃的,又鲜又嫩,还有微弱的麻酥酥的味道。

    焯过水的花椒芽在鸡蛋里拖一遍,直接放进油锅里头炸到鸡蛋金黄,捞出来撒点盐就能吃。

    鸡蛋炸得焦脆,花椒芽鲜嫩中含着特殊的香味,腊梅一边抽气一遍嚼得不亦乐乎。

    百合说她:“这会子可算晓得疼了?一个姑娘家家的,遇到事情就晓得打架,亏得那是个女人,要是个壮男人,你也跟人家打架?”

    腊梅晓得自己理亏,并不敢还嘴,心里却想:似宋秀秀那般,往后还来,我照样打她。

    正吃饭,就听汪小福在外头叫:“嫂子,腊梅,在家吗?”

    腊梅连忙用袖子盖住脸,顾不得饭还没吃完,就想跑自己屋里去。没等她躲开,汪小福已经匆匆跑进来,一眼瞧见她凄惨模样。

    腊梅十分不好意思,又有些恼羞成怒,跺脚道:“看啥看!”

    汪小福小声问:“咋成这样哩?疼不疼?”

    他才从柳山村回来就听镇上人说起腊梅跟宋秀秀打架的事情,汪大娘还跟他说:“不想腊梅性子这般泼辣。不过泼辣些也好,免得将来叫人欺负。”

    汪小福在家待不住,跟汪大娘交代一声就往宋家跑,见着腊梅模样更是心疼得不行,当下就想再去打宋秀秀一顿,要给腊梅报仇。

    百合连忙喝止:“回来!你今儿再去打秀秀,回头柳家要来打你,柳义哥他们又要为你打回去,这日子还过不过了?”

    汪小福道:“那就叫腊梅白白挨打不成?”

    “女人家打架,你瞎掺和啥子?”腊梅抿着嘴笑,给汪小福端来一碗饭,“粗茶淡饭的,你且委屈自己用一些。”

    腊梅道:“我可没吃亏,宋秀秀比我还惨哩。我打过架心里就舒坦,不用你再替我出头。”她气急了才动手,可她不是那等是非不分的人。

    百合道:“你要有这空,不如去淘换些好用的药膏子给腊梅擦脸,我怕她脸上留疤。”

    腊梅心虚地盯着自己碗底,她也怕脸上留疤,叫人嫌弃哩。

    汪小福连忙说:“那我明日就去城里淘换膏药,一准儿不叫腊梅留疤。就是留一点疤也没啥,我娘说,人的福气太多会溢出来,脸上有点疤才好放福气哩。”  “算你会说话!”腊梅假装骄傲,实际上满脸笑容,止都止不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