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4章 194 玫瑰花庄园
    ,精彩小说免费!

    却说宋好年等人兵分两路,一路依旧照原路往省城去贩卖山货,另外一路只三四个人,绕路去寻那个种玫瑰花的庄园。

    那庄园在省城近旁一个县里,因省城土地贵,便是城里大户人家,田庄也往往在临近县中,既便宜,又方便就近照看。

    他们往常没留意过,这回来才晓得人家早把玫瑰花做成了一桩生意,前来买花苗的商人络绎不绝,看得柳义直咋舌:“世上到底聪明人多,不等我们想到,人早已把事情做到。”

    宋好年笑着说:“也不是没给我们这些人留活路,他们做的是大生意,看不上我们小本买卖,我们跟在后头拾些零碎就尽够了。”

    距离田庄还有一段路程,天却快黑了,几个人只好在路边寻一户人家,敲门借住。

    他们这伙人生得着实不像好人,好在路引、过所一应俱全,说话也客气,那户农家家里也有几个男人,倒不怕他们作恶抢劫,因此腾出一间草料房来供他们睡觉,又做热汤给他们喝。

    几个人感激不迭,才就着热汤吃过干粮,立时去睡怕不大好,便同主人家说些闲话,打听那玫瑰庄园的事情。  主人家一听是来买玫瑰苗的,做的正经生意,比那些个身份不明不白的人放心,又添两分好脸色,笑道:“那个庄园好些年前就在我们这里,主人家原说是姓周,后头不知怎地,就换了一户姓朱的人家

    ,主人倒是没来过,只管事的常年在这里照看。”

    又说:“要说种玫瑰花,也就是这几年的事情,花开的时候,香飘十里,别看我家离这么远,一样闻得到哩。”

    这家主人虽不曾种花,到底这几年看着田庄上的事情过来,多少也有些了解,宋好年有心多听些,便摸出酒壶来请人喝,主人喝得兴起,又说了好些个话。

    讲每年有多少商人来买花苗,大笔金银往庄子里头拉,又每年做多少玫瑰露往外卖,别看玫瑰露在别处值钱,在他们这里却便宜,没家都有一辆瓶,专用来待客。  说到兴头上,便唤家里婆娘拿玫瑰露出来给几位客人尝。主人是醉了,女主人却十分清醒,骂丈夫道:“家里那点子玫瑰露眼看要见底,如何好拿出来在客人跟前现眼?你这老货,半点成算没有,倒要

    客人替你全脸面!”

    那主人不依,一定要婆娘拿玫瑰露出来,两个人眼见要吵起来。

    宋好年几人一听就晓得这家虽有玫瑰露,只怕也没主人家说得那样轻贱,还是密藏起来给要紧客人吃的,他们人多,又是过路人,吃一回,只怕把人家好几个月的量都要吃尽。

    在外行商要紧的是有眼色,不给人添麻烦,柳义连忙推辞说:“我们几个男人家,都不爱吃甜的,不用冲玫瑰露。”

    宋好年也道:“喝酒,喝酒。”好歹把这一茬混过去。

    直到月上半空,几个人才说完话,自去草楼里头休息,这家女主人絮絮叨叨地念叨男人,也不怕客人听见。  第二日一早醒来,拜别主人家,走不到一个时辰就到庄园,只见外头停得满满的车马,也有些跟他们一样没车马可以乘坐的人,都按照先来后到的顺序领个牌子,一个个请进去说话,没轮到的人就在

    外头茶棚里歇脚。

    茶棚里除了茶水,就是玫瑰露,这才是真正的大手笔,叫人惊叹不已。  一直等到下晌才轮到他们,中间怕错过,几个人也不敢寻去处弄吃食,只管拿干粮出来啃。这回百合做了些月饼叫宋好年带在路上吃,虽不当季,月饼重油重糖,好吃又不容易坏,他们几个都说比吃

    腻了的干粮好吃。

    好容易轮到,青衣小帽的小厮请人进去,一张嘴就问要做啥生意,是买花苗还是买成品,能吃下多少货。

    宋好年连忙说:“买花苗,也不多,能种两三亩地的就成。”

    那小厮显然见惯大大小小的生意人,脸上没什么表情,把人带到一个小房子跟前道:“进去罢。”

    院子里这样的小房子有十来间,每间都在接待客商,柳义给宋好年使个眼色,意思是:“大生意有大生意的谈法,我们做小生意,见我们的只怕也是小管事。”

    纵是小管事,也是他们往常难得一见的贵人,好在这管事并没有多少傲慢之色,问清楚要多少花苗,在算盘上打几下,便报出一个价格来。  宋好年这回出来带足了钱,百合只怕花苗太贵他们钱不够,恨不得把家里所有积蓄都给他带上,还是宋好年制止她:“钱不够就少买些,明年带够钱再去买。心急吃不成大胖子,你如今急成这样,那是

    花苗,又不是摇钱树苗。”

    百合这才缓下来,也笑着说:“你说的是,饭要一口一口吃,事要一件一件做,急不得。”

    管事报的这个价钱,宋好年在心里算一算,还能接受,只是还是会把身上的钱花掉大半,到底叫人觉得肉疼。

    他一犹豫,管事就看出几分,笑着说:“若是一时钱不凑手,宁可少买些——这花苗金贵,一个伺候不好,全要折进去。”

    宋好年道:“大老远进宝山,总不好空手回去,就按那个价格算罢,三亩地的花苗。”

    管事一扬眉:“痛快人!我跟你们说,我往常见多了叽叽歪歪的人,难得你们这样痛快,一样是做生意,你们保准比他们有出息。”

    几个人都笑,人家随口夸一句,他们可不会当真。

    当下管事就写下一纸契书,说:“契书上写得明白,先交一半定钱,待过两日把花苗交割给你,再付剩下一般钱。再有我看你眼生,怕是头一回来罢?”

    宋好年点头说:“以前不曾种过,这是头一回想试试。”

    管事便说:“既是头一回种花,一定要小心谨慎,这两日你们可以住在庄子上,没事就去多问人如何种花,多学一点是一点。”

    宋好年十分感念,当下交清定金,又有另外一个小厮把他们引到一间大通铺的屋子里住下。

    柳义看看四下没有别人,对宋好年道:“咱们这桩生意太小,只怕人家蒙我们。”

    原来做生意有一样讲究,若是大主顾,定要伺候得周到无比,一点假不敢掺,唯恐对方一个不高兴,这生意做不下去。

    若是小主顾,就时不时要搀些假做些怪,反正小主顾也得罪不起自家。

    再有他们这样鸡零狗碎的小事情,掺假的机会就更多,便是损失他们这一笔也不值啥子,他们又没有后台,根本闹不起来,只能吃哑巴亏。

    人说无奸不商,就是这个道理。

    这理儿宋好年也晓得,只是他们来时路上打听,整个南直隶如今能提供玫瑰花苗的只这一家,人家就是坐地起价他们也没有办法,只好按着人家的步调走。

    在田庄上住两日,宋好年到处问人咋样种花,光脑子记还不够,又求认字的人把注意事项写下来。

    有人便问:“你既是能认字,为啥不会写字?要是不认字,就是写下来又有啥用?”

    宋好年笑着说:“我虽不认得两个字,家里却有个能认字的人。我怕自己记得不清爽,要是写下来,回头有啥疑问,只管叫那人帮我认就成。”

    人家这才不理论,只觉得这个人稀奇——就是商人里头,也是不认字的居多,但不认字的人主动想着叫人帮忙写字的,却是少数。

    不两天,管事那里送来消息,说是花苗已经备好,叫他们去验看。  等到看到好几大车的花苗,几个人眼睛都有些发直,心下都直打鼓,原来这花苗没长开的时候,同月季花苗、蔷薇花苗都有些像,一打眼就容易认错。三亩地就是几千株花苗,他们不能一棵一棵看过

    去,若是人家有心做手脚,他们真个没法子。

    管事道:“我们田庄就在这里,若是花苗不对,你们只管来找。只一样,若是你们自个儿弄鬼,想讹诈我们,我们也不是啥好惹的主儿。”

    人家把话说到这样直白的田地,再要疑心就丢人了,宋好年连忙兑了银子给管事跟前的账房,又问:“这几大车花苗,我们人手少,一路上只怕要求你们出几个人帮忙照管。”

    管事见他爽利,颜色回暖,道:“这个简单,周围那些个庄户有的是肯帮忙的,回头我给你叫几个人,你给他们开工钱就好。”

    柳平安一阵肉疼:这又是一大笔开销。

    几个人站在门前正说话,忽然一辆颇为华贵的马车走过来,管事连忙撇下宋好年迎上去,嘴里道:“大管事回来了!”

    那大管事毕竟不是主人家,也穿丝绸衣裳,但在门前就下车,一边左顾右盼,一边问小管事些事情。

    小管事便提起自个儿刚做成一笔小生意,钱数虽不大,几个乡下人倒有些个意思。大管事笑着瞥过来一眼,笑容忽然凝住,换作满脸惊容。  小管事还不明所以,只见大管事快步走到宋好年跟前,见鬼似的瞧着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