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6章 姑嫂要拌嘴
    ,!

    这两日宋好年往城里跑几趟,跟汪小福见了几个原先他进货的杂货店掌柜,把自家蒸出来的玫瑰花露给他们看。

    卖杂货的人消息灵通,都晓得花露珍贵,谁家要是头一个拿到分销权,谁家就能压别家一头,因此都对宋好年十分热情。

    宋好年说得也清楚:“我们家小本生意,不搞那些虚的,一口价买卖,你们各位要是能接受,我家就卖,要是觉得贵,立时就走也无妨。”

    花露要卖的价格,最后还是百合在地下列了半日算式算出来的,不但能把成本包圆,利润再翻上几倍,对比一下玫瑰庄园那边出产花露的价格,只怕这些店主还觉得他家在做善事布施哩。

    果然,宋好年一说价格,几位店主全都面露惊容,不是惊价格太贵,而是太便宜:“比省城的进价便宜一倍还多哩!”  俗话说一分钱一分货,价钱一低,他们未免疑心花露的质量。宋好年大方地一人送上两瓶,解释说:“两瓶花露不一样,一瓶浓些,一瓶淡些,用处不同,但都是好东西。你们回去试用几日,若是觉得

    划算,再给小福带话就行。”  那几个店主回家后,或是自个儿冲水喝,或是叫自家闺女、婆娘在身上抹一点,香味久久不散,若论质量,比玫瑰庄园的出产差上那么一筹,但有少出一半的进价保底,对这些杂货店来说,比庄园的

    划算太多。

    要知道,杂货店讲究薄利多销,玫瑰庄园出的玫瑰露太贵,只大户人家买得起,城里最多的却是小门效的人家,太贵的东西买不起,若是宋家花露这个价钱,就有不少人肯买,用起来也相当不错。

    店主们积年做这样生意,十分清楚一样货品有没有前途,若是这宋家花露再贵上一二成,他们还会再犹豫犹豫,如今价格既便宜,质量又好,便是在自家店里卖不出去,转手卖到别处也是好的。

    因此不多久都通过汪小福给宋好年带话,双方订下契约,交付订金,约好每隔十日来弱,每两个月结一次帐。

    一家十两银子订金,足够普通人家吃喝穿用将近一年,几家加起来便是五十两,眼看着本钱回来一小半,宋好年才明白当初百合为啥非要着急买花苗——这玫瑰花实在是赚得多!

    今年要本钱买花苗,往后三五年内再不需要出本钱,到时候雇工都是熟手,销路也熟,只要出个雇工的工钱,其余时候竟是躺着就能挣钱。

    宋好年把这话跟百合一说,百合笑着说:“你瞧瞧,我也没完全糊涂不是?”

    不过她想通钱财到底不如人要紧之后,对银钱倒也没往常那么在意。如今豆腐店就能支撑起家里的日常开销,这些银钱一时用不上,便叫宋好年存到城里大明钱庄,拿了存票回来好好收起。

    人逢喜事精神爽,家里没啥负担,日日好吃好喝供着,陈彬先前送来的补品陆陆续续都进了百合姊妹俩的嘴巴,连带着宋好年和杏儿两个人都补得脸色红润、精神健旺。

    百合一日日觉得自己身子骨强健起来,那种气短体虚、身子空落落的感觉正在被填补,笑容越发多起来。

    如今她自己的日子过得心满意足,再没有一点儿不如意处,看迎春就愈加可怜:迎春自打叫朱氏说过,比前些日子更加木木呆呆,门也不肯出,外人也不肯见。

    原还肯同宋二妹、汪永兴家的说两句话,到如今,除了百合便只敢同杏儿说话,别人不笑话她,她先觉得别人在心里笑话她,又自卑又敏感易怒,叫百合十分头疼。

    更有宋秀秀,叫迎春吓唬过一通后,收敛没两日,便听说迎春寻死的事情。她自忖比迎春优秀:一样婚前**,她宋秀秀成功嫁给小秀才当正妻,李迎春就只能一根绳子把自己吊死。

    虽没死成,总是该低她宋秀秀一头。这样一想,就觉得先时叫迎春吓住实在是不应该,发誓要寻回面子。

    这日宋秀秀便又挺着肚子到宋家,乡下人白日里不常关门,她才想走进去,又警觉地退出来:天气热,黑虎正躺在门后头阴凉的影子里伸着舌头喘气。

    宋秀秀不由骂道:“死东西,大白日地躺在那里干啥?迟早把你炖了吃!”

    踌躇一阵,到底想奚落百合的心思占据上风,便立在门口喊:“二嫂,二嫂我进来哩,你可别叫狗咬我。”  百合深知狗咬人容易传染狂犬病的危险,从来都令黑虎不许随便咬人,这时候她再不乐意见宋秀秀也不会放狗去咬一个孕妇,便喝宗虎,宋秀秀离黑虎远远地蹭进屋里,同百合说:“嫂子,我来跟你

    说说话。”

    百合不觉得宋秀秀跟自己有啥话好说,便不搭言,冷眼看她要干啥。

    宋秀秀不等百合招呼便自个儿寻个阴凉处坐着,伸手跟百合要吃要喝,百合说:“你前儿不还怕我下药害你,今儿不怕了?”

    “哪儿能哩,你可是我亲二嫂!”说是这样说,百合端上来的水和瓜子她可一口都没碰,摆明就是来消遣百合的。

    姑嫂两个没话可说,百合便拿几条彩绳在旁边低头打络子,宋秀秀看一阵,说:“二嫂,这个给我罢。”

    一条络子,给也就给了,百合才要松口,只听宋秀秀又道:“反正你也生不出孩子,打络子给谁用?倒不如给我肚里的孩儿,也算你积德。”

    百合当时便冷笑一声:“我这络子原是给黑虎打的哩,它能替我抓兔子,比人还好使。”

    宋秀秀脸色一变:李百合骂她连狗的东西都要,当她听不出来?

    论起口舌,宋秀秀虽然粗话说得多,锋利程度却远远不及百合,不过三两句就叫百合说得面红耳赤,胸膛起伏不定。  百合怕她又玩捂起肚子喊疼的烂招,冷眉冷眼道:“天儿这样热,你出来也不怕中暑,我家里一切都好,烦劳你三番五次来看,你倒是快些回去歇着罢,往后不用跑这样勤快,我经不住,没得折了福气

    。”

    宋秀秀便说:“早知道二嫂你没福气,看面相就晓得,算命先生可是说哩,我这样的才叫有福气。”

    嗯,大脸盘子,宽鼻阔口,配上粗壮的身材,看着是十分福相。

    百合一心想打发她走,宋秀秀偏不走,慢悠悠地又问:“你家二妞哩?咋不见她?”

    “你见她干啥?”宋秀秀对迎春还能有啥好意不成,百合十分警惕,打定主意不能叫她见到迎春。

    宋秀秀掩嘴笑:“我呀,听人说你家二妞把先人的脸面都丢光哩,倒想来看看她到底是啥样,脸皮是有城墙那样厚,才做得下那等没脸的事情?”

    百合晓得宋秀秀不安好心来报复迎春,又见她一句像样的话都说不出来,当即冷笑:“你倒是那有脸的哩,就不晓得这脸是我跟你二哥给你挣回来的。”

    当初宋秀秀婚前**,差点叫宋老汉打死,要不是宋好年和百合软硬兼施,逼得秀才家松口娶亲,她以为她的日子能比迎春好多少?  人一得意就容易忘形,宋秀秀早忘记自个儿先前的惨样,叫百合一提醒,又想起来,觉得她这个二嫂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那么早的事情还说它干啥,她宋秀秀如今可是小秀才三媒六聘的正妻,再更

    改不得!

    宋秀秀这个糊涂劲儿弄得百合气急反笑,觉得自己跟个混账计较实在不值得,便拿宋好年吓唬她:“你吃饭没有?你二哥快回来哩,我要给他做饭去。”

    宋好年毕竟是个男人,自打他把宋好节送进监牢,宋秀秀就对他就有几分害怕,这才站起来说:“我回家吃饭去,我婆婆做好饭等我哩。”

    说完一扬下巴,仿佛百合会为自己婆婆没能照看她而十分惭愧一样。

    好容易宋秀秀炫耀完,跟个螃蟹似的一摇一摆走出去,百合立时走到迎春屋门口:“你听见啥混账话,可别当真,那是专来看你笑话的。”

    宋家到底屋子浅,在院子里说话,不管哪间屋子里都能听得清清楚楚,宋秀秀嗓门又亮,她那些刺耳的话一个字不落全听在迎春耳朵里。

    迎春面上一丝儿表情没有,半晌才说:“姐,我好着哩。”

    她当然晓得宋秀秀是专程来看她笑话的,她应该不把宋秀秀当回事才对。可她忍不住地想,要是自己没做错事情,就不用躲在屋里不出去,就能大大方方地出去跟宋秀秀吵架,叫她闭嘴。

    她一步走错,已经是个笑话,偏那起子小人不但要看她笑话,还要看她大姐的笑话哩。

    她大姐可没有做错啥,就为着她这么个不晓事的妹子叫人奚落,心里不晓得是啥滋味?

    迎春在自己屋里枯坐半日,终于叫她想出一个法子来:回村里去。 ∝去柳山村,人说起她就是李篾匠和朱氏的闺女,而不是李百合的妹子。她李迎春还是个笑话不会变,但至少,李百合不会再跟笑话沾上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