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4章 234 香煎虾仁饼
    ,精彩无弹窗免费!

    越是农忙时,宋好年夫妻两个反而越闲。

    他们如今把活儿多交给别人做,自家只管做些轻松活儿,宋好年还得蒸花露、收拾菜地,百合竟只管做饭、算账,真有几分地主婆的味道。

    百合闲不住,好在家里琐事也不少,她实在没事干就给宋好年缝鞋垫、袜子,做几样随身小物件,并不觉得无聊。

    静极思动,这日杏儿捧着一捧山莓果来寻百合,说是打街上买来的,要跟她婶婶分着吃。百合拣两个一尝,酸甜可口,不由勾出馋虫来,回头就去寻宋好年说:“我想进小东沟去摘些山莓果吃。”

    宋好年一愣,寻思家里又不缺钱,咋还逼得媳妇要去摘野果子还钱,随即想明白:百合这是嘴馋哩。

    他看看外头,一**日头明晃晃挂在天上,刺得人睁不开眼,遂柔声哄她:“明儿早上日头小时再去。”

    百合微笑点头:“自然是明儿早上再去,先跟你说一声。”免得这人到时候又心疼她,怕她在野外叫日头晒坏、风吹坏。

    宋好年果然不放心:“我同你一道去。”

    百合说自个儿从前也一个人去小东沟,若是实在不放心,就带上黑虎。宋好年说:“我不在家时叫你一个人上山,你才累出一身病来,如今我在家,你还不叫我去,嫁这样的汉子同不嫁有啥区别?”

    百合没法子,只得点头应下。次日一早小夫妻两个各自挎个篮子进小东沟,只要百合看上的山莓,不用她动手,宋好年就飞快摘到手放进篮子里。

    他个子高,寻常人够不到的枝条上,累累垂垂都是晶莹剔透的果子,他一摘就是满把,百合竟只需动动腿,连动手都不用。

    “你这样,迟早把我养成懒婆娘。”百合眯着眼笑。

    宋好年踮脚又摘一把黑山莓,也跟着笑:“懒就懒些,不怕。”

    他只怕她年纪轻轻便油尽灯枯,因为常年劳作而夭折,如今她身子正慢慢好起来,但他每每想到刘郎中说过的话,冷汗便从后背上渗出来。

    只要媳妇还在,她要怎样享受都不为过。

    摘上一篮子山莓,宋好年顺手折几片杨树叶子盖在上头,免得叫日头晒坏,眼看日头升得越来越高,小夫妻两个便回头往家走。

    小东沟里也有溪水,从山间蜿蜒而下,汇入白水河。山势平缓处,溪流迂回聚集成水潭,被水流冲刷得干净的青石点缀其中,上有青苔隐隐。

    宋好年满手山莓汁,走到水边洗手,百合跟过去,她两手干干净净,也要凑趣洗手,见水里有几块石子颜色怪漂亮的,便伸手要拿起来看。

    不料眼前一花,有啥东西一闪而逝,百合惊一跳:“呀!”

    宋好年忍笑:“不妨事,是个虾子。”

    “这水里还有虾?”百合十分惊奇,死死盯着水中,盼望还能瞧见一只虾。

    宋好年道:“白水河里、这些个溪水里,都有虾。”他小时候没少钓虾钓蟹,白水河里的小银鱼也捉过不少。

    他看百合圆睁双眼的模样着实有些好笑,一时玩心大起,脱下鞋子,卷起袖口裤筒往水里一站:“虾子都在石头缝里藏着哩,你没捉过不晓得。”

    似他这等有经验的人,打眼一看就晓得哪里藏着虾子,哪里掩着螃蟹。

    正好还有个篮子空着,宋好年一手掀开水底石块,一手往前一探,就捏起一只活蹦乱跳的虾子,扔进篮子里。

    百合连忙凑上去看,那虾子体型小,才跟她小手指差不多大,浑身透明,只虾线部分是黑的,难怪她没留意时看不到。

    宋好年有心在百合跟前逞能,飞快地捉到七八只,都掷进篮子里:“这虾子犯傻,关进篮子里就不晓得跑出来。”

    百合坐到旁边,随手掐几根马莲,笑着说:“大年,今儿的晌午饭就靠你捉虾子,我给杏儿编个蒸笼玩。”

    马莲草叶片扁扁,四根一对折,相互穿插缠绕,编成多层,似一个四四方方的蒸笼,也没啥用,编出来哄小孩子玩。

    宋好年一笑,“成,你玩你的。”

    百合有心说不是自己玩,是给杏儿弄个玩的,到底没说出来:她自己的确玩得怪高兴的。

    等百合编好两个草蒸笼,又给宋大贵家的驹儿编个“马鞭”,他挎着自家扫帚当马骑时可以甩这根鞭子打马,宋好年也捉了半篮子虾子,水潭里的石块全给他翻动,溪水都有些浑浊起来。

    宋好年直起身道:“今年小东沟人多,往年人少时,捉一篮子都不成问题。”

    小东沟人多,说到底还是落在百合身上,要不是她先兴起摘山莓换钱的事情,别人一时也想不到这茬。

    半篮子虾子尽够,百合催宋好年穿上鞋,自个儿提山莓,宋好年提上滴滴答答往下滴水的虾子,两人回家。

    回到家里不等百合说,宋好年就十分自觉自动地拿把剪子,把虾子须子减掉、虾壳剖开,拧去虾头,抽掉虾线,仅留下一个个半透明的虾仁,处理得干干净净。

    百合把山莓吊到井里,到厨房泡上几朵山菌子,跟胡萝卜丝一起焯水,捞出来挤干水,切成碎末。虾仁也剁成极细极细的末,这东西越细越有黏性,最后成一团有胶质感的泥状。

    把虾肉泥、菌子、胡萝卜碎末和到一起,加些葱花进去,为去腥又加几滴黄酒,后用盐、胡椒粉和糖调味,增加鲜度,朝一个方向搅打上劲。

    搅匀后用手团成一个个手掌大小的饼,在油锅里煎到两面金黄,中间断生,鲜味在院子外头都能闻到。

    百合洗了手,夹一块虾仁饼喂给宋好年,他嚼两口,笑道:“果然香得很!”

    一人先吃一个,虾仁嫩滑,外酥里嫩,带着一股子说不出的鲜味,叫人吃了还想吃。偏生虾仁不多,一共也就做了十来个饼,根本不经吃。

    这东西大人小孩儿都能吃,尤其适合牙嫩的小娃娃,百合拣上几个饼,把山莓和才编的马莲分出来,往柳义家和宋大贵家里走一趟,给杏儿和驹儿两个送去。  这几步路宋好年倒不拦她,任劳任怨地去擀面,晌午下浆水面吃。百合回来时也没空手,李彩凤新蒸茄子馅儿包子,给她装上十来个,大贵嫂晓得她爱吃酸辣肚丝汤,特给她留了个猪肚,拿麻绳拴了

    提回来,过两日就能吃,若是嫌煮汤太热,煮熟凉拌成肚条也好吃。

    一大锅浆水面再加上茄子包子,晌午饭就很丰盛,虾仁饼一共没多少,吃饭的人多,百合拿刀把饼切碎,不过一人尝一两口了事。

    她特给宋好年留了一整个饼,众人早习惯她这般偏心,没人说啥话,只宋二妹瞧着她笑了笑,笑得百合脸红。

    宋好年把虾仁饼一掰两半,大的一半分给百合,两个人吃个饼都这般黏糊,明明已成亲好几年,还似新婚夫妻一般热络。  宋好年见百合爱吃这东西,第二日又下河捉一大篮虾子,这回众人一人都能分得两个,吃得满口生香,纷纷出主意该怎样钓虾子、怎样钓螃蟹,听得百合直笑:“你们倒是想钓虾子哩,还是想做耍子?

    ”

    钓虾子是小娃娃的营生,钓一天也钓不上来几个,又要挖蚯蚓又要弄钓线,倒是很能消磨时间。

    众人都哄笑起来,又说起今年的收成:“三四月那会子天时不好,我看今年的玉米长得不甚高,果子倒格外甜些。”

    这时候镇上的苹果、杏子已经青里透红,熟得早的陆续能吃,熟得晚的还在长个头,有人摘早熟的果子一尝,就觉比往年更甜。

    百合剁玉米秸秆当甘蔗嚼,虽然不比去年水嫩,但甜度也更高,晓得是旱情的缘故:“今年雨水少,这些个东西都甜。”

    汪永兴女人说:“那黄家造得好大院子!这么些日子下来,看着也快造好哩,也不晓得黄老爷一家子啥时候搬来,叫我们也看看大户人家的排场。”

    她男人说:“你又不是没见过柳老爷家,人家大户人家搬家是大事,哪能给咱们看热闹哩。”

    但柳老爷家世居青柳镇,毕竟低调,这外来的财主家就在宋家花田跟前造屋子,每日里吆喝的号子声听得清清楚楚,他们几个人在田里做活,就是想看不见都不行,个个都对黄老爷家充满好奇。

    宋好年还稳得住:“这样大的房子造好,迟早要搬来。他们家大业大,搬家时肯定镇上人人都晓得,再不会错过这样的热闹。”

    宋二妹笑道:“往后你家同财主家做邻居,可要当心,别叫刁奴欺负了去。”

    话音一落,众人都想起柳府的管家柳忠来,柳忠的儿子柳耀文同迎春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百合不得不把妹子送去县里避风头,想来对柳忠没啥好想法。  百合眨眨眼,想起这个月粉条坊那头送来的分红明显比前几个月少,可见这刁奴欺主的事情未必有,但欺负穷乡人的事情却多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