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6章 贼
    巴希尔沉沉的将头低了下去,但这一次却是心悦诚服。他闷闷的说道,“请伊玛目等待我的消息。”言罢站起身,从容的转身离去。

    随着他快步的走出广场,他身后的大门也随之关闭了起来。但他仍然可以听见随之响起了阵阵嘈杂与质疑。与自己不同,其他大部分开学阿訇都是真正的教派元老。

    虽然伊玛目名义上一样可以左右他们的生死。但实际上仍然要受到他们的问询,即便在最高教条的引导下,这些老顽固们需要顺从伊玛目的指令。

    维持教派精神的唯一,但是在其他信徒看不见的时刻里,这些家伙总会无休止的对伊玛目进行问咎。所以巴希尔都不用思考就能够想到,刚刚伊玛目的指令给这些老家伙们带来了多么大的震撼。

    所以他此时对于伊玛目的尊敬又更加高了几分,这个和其他阿訇一样衰老的老者却有一颗仍然蓬勃的心灵。他甚至甘愿代替自己承受那些压力。来换取让自己放手一搏的机会。

    他并不担心伊玛目刚才的话语会是戏言,因为教义中镌刻着在圣所之所在皆不可谎言示人,所以即便那些元老们进行反对,也无法更改伊玛目立下的誓言。

    “所以说,一直以来的愿景。权利以及对于未来的期待此刻都已经触手可及。”巴希尔握紧了自己的拳头,又缓缓的松开。

    仿佛是在检验事实的真假,片刻后,猛然的抬起自己的头颅,目视着远方。笃定的说道,“现在,只需要除掉你了。远东之人。”

    ……..

    “阿湫!”陈升猛地打了个喷嚏,声音大的让一旁在吃饭的客人都吓了一跳。唐婉见状不由得莞尔一笑,一边向陈升递过手纸一边对周围的客人有些歉意的点了点头。

    接着对着陈升半真半假的说道,“怎么?有谁想你了吗?会不会是你的老情人呀?”

    陈升闻言不由得撇了撇嘴自然而然的回答道“我哪有什么老情人,就算是有人想我估计也会是我的仇人,在想着怎么弄死我吧。”

    陈升的回答显然让唐婉很是满意,她不由得微微抿起嘴唇,低下头专心致志的搅拌着手里的咖啡,看似随意般的说道,“怕是你这么一说吧。就算真有老情人我想你也不会和我说。”

    从未经历过恋爱的陈升自然不知道自己刚才恰巧在鬼门关走了一道,不过唐婉的话却忽然让他顿了一顿,老情人他倒是真的没有。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当唐婉说道这个词汇时。

    他的脑海里下意识的浮现出一个面孔,一个趴在飞机上对着自己不停挥手的面孔。陈升连忙眨了眨眼睛,将那个影像从自己的脑海之中赶了出去。

    而且还在心中默默地吐槽着自己,‘陈升,就算是你见异思迁起码想一个正常人呀!没事想什么女飞贼来着!’

    想到这他还不由的心虚的抬起头,悄悄的看了看身前的唐婉。在见到对方仍然在专心的搅拌着手中的咖啡时不由得微微松了口气。

    然而这口气还没喘匀,他就猛地吓了一跳。差点把嘴里的饮料喷出来。这次的动作幅度实在太大,所以唐婉也注意到了他的不同寻常。

    于是抬起头,一脸奇怪的看着陈升道。“怎么了?饮料不好喝吗?”

    陈升一边手忙脚乱的收拾着被自己碰倒的杯子,一边连连摆手道。“没事没事,就是没坐稳,没坐稳。那个什么,我去一下厕所。你在这里等我一下!”

    言罢拽下胸前的餐巾,慌慌张张的离开了桌子,向着不远处的卫生间走去。唐婉看着他的背影不由得一脸茫然。陈升这家伙什么都好。就是有一点,这个市场会神神叨叨的毛病一时半会似乎是改不掉了。

    唐婉并没有注意到,在陈升匆匆离席后不久。一个身着黑色长袍的男人悄悄的在陈升背后跟了上去。

    他带着一副宽大的墨镜,几乎将整张脸都掩盖了起来。但依稀之中还是可以看到墨镜背后那双闪烁着光芒的眼睛。他快步跟在陈升的身后。转过了几个拐角。

    前方的陈升神色匆匆,但不知为何。却并没有向着洗手间走去,相反的。他忽然一个拐弯推开了一旁安全出口的大门走进了楼梯间。

    黑衣人并没有思考,毫不犹豫的跟了上去。然而他才一走进大门,就瞬间被一双手遏住了肩膀。然而令人惊讶的是,他却丝毫没有反击的意思。而是顺势跌在了袭击者的怀中。

    陈升皱着眉头,一脸谨慎的看着怀中的黑衣人,表情严肃的说道。“你怎么到这里来了?又是为了什么来的?还想耍什么花样?”

    然而他怀中的黑衣人却忽然笑了起来,令人诧异的是。这幅身躯之下,发出的竟是阵阵如银铃般的轻快笑声。甚至把陈升都搞得一愣。

    瞧你这说的,你这一上来就把我抱住了。然后又对我上下其手的,这会居然还要问我想做什么,耍什么花样。你这是不是太过分了。

    陈升闻言眉头一皱,一把将怀中的黑衣人推了出去。但同时却也将对方的帽子和墨镜扯了下来。随着帽子的掉落,一大捧墨色的长发随之倾泻而出。

    而没了墨镜的遮掩之后,对方的双眼也完全暴露在阳光之下。魅惑,与妖艳。即便是对美女有极大克制能力的陈升,也不得不赞叹对方的容貌。

    但偏偏,这张面孔的主人却是一个,飞贼。

    “别和我扯没有用的,幽灵,你来这里是为了什么?”陈升声音严肃的说道。

    这个身着长袍的女人居然是数次在自己手中逃脱的幽灵。而且这个易容大师居然没有易容,而是以真实相貌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所以刚才陈升才会如此震惊,甚至差点把嘴里的饮料都喷了出来。他本以为是自己一时分神看走了眼。

    但是之后在收拾桌子时见到了对方向自己打着的手语。才彻底确认了对方的身份。

    (本章完)王牌特种兵的花花生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