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章:伊玛目
    随着枪声响起,周明瞬间冲上前去。想要看看陈升是否安然无恙。

    然而当他跑到跟前,却看到陈升正一脸平静的站在原地。手中的枪口仍在冒出阵阵青烟。

    而出租车的挡风玻璃已经被击穿,阿萨辛的未来之星。未来的继承者,正一脸不可置信的倒在驾驶座上。

    已经失去了神采的双眼中,尽是痛苦和惊愕。不知道他在临死之前的那一刻究竟想到了什么,但他的野心,梦想。却最终化为了虚无。

    “就这样结束了?”即便是知道陈升会杀死对方的周明此时也有些难以相信。

    这样一个阿萨辛的中坚人物就这么轻松的死在了陈升的枪口之下。

    陈升缓缓的收起大黑星,没错,他手中着把威力强大的武器正是之前在唐老爷子家拿走的那把大黑星。

    这把威力极强的手枪很适合陈升的作风,所以他并没有还给唐婉,或者是唐老爷子。而是悄悄的留了下来。以备不时之需。

    陈升把武器放回枪袋,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巴希尔的尸体。“虽然我知道他的手枪打不碎这块玻璃。但是我还是不想出任何纰漏。”

    陈升所问非所答的说道。周明知道,陈升一向是实用主义,不愿意出任何的纰漏。

    所以他并没有再继续追问,而是对一旁已经看傻了的老徐挥了挥手道。“把这里解决一下,你可以联系六组,告诉他们我们解决了一个威胁分子。”

    老徐不由得撇了撇一旁的陈升,小声对周明说道。“周队,你这个老队长长得虽然不大。但是下手可真是心狠手辣。

    我还以为你们至少要拷问一下这家伙,却没想到这么,这么果断。”

    周明看着一脸平静的陈升摇了摇头道,“他一向如此。”言罢向着陈升走了过去。

    老徐见状也不再追问,走到一旁。摸出腰间的电话,按了一串号码拨了过去。

    周明走到了陈升的身旁,对他问道。“那队长,我们接下来该什么做?”

    周明站在侧面,并没有看到陈升的眼神之中也尽是迷茫的神色。

    虽然幽灵后续又给他发了许多关于巴希尔的资料。但是他却不知道幽灵的计划到底是什么。所以当他解决掉巴希尔后。他也陷入了深深的茫然之中。

    陈升却没有将自己的想法告诉周明,而是含糊的说道。“接下来……等待就好了。”

    ………

    陈升不知道,就在他的子弹射穿巴希尔头颅的那一刹那。在遥远的沙漠之中已经卷起了一阵惊天风暴。

    “当!当!当!”

    古朴的钟声反复的在阿萨辛的神殿中回荡着,这座平日里安静异常的殿堂在此时却无比慌乱。

    一个身材瘦弱的黑人小男孩发疯了似的在神殿中狂奔着,他穿过一个个庭院。

    引得那些正在训练的刺客们投向奇怪的目光,可他却也毫不在意。只是紧盯前方没命的奔跑着。

    直到他冲进神殿中央的那座那座庭院之中。对着正在密谈的长老们大声喊道,“烛火!熄灭了!”

    随着他的声音落下,原本正在谈话的长老们瞬间安静了下来。几个本想斥责男孩的阿訇脸上的表情也瞬间从愤怒化作了僵硬。

    站在人群后的伊玛目推开身边的长老们,步伐急促的走上前,抓住少年的肩膀道。

    “你说什么?!”

    报信的男孩似乎从未见过伊玛目这份神色,一时之间被吓得说不出话。过了一会才唯唯诺诺的说道。

    “生者殿堂里的烛火,熄灭了一盏。是,金甲虫。”

    伊玛目再听见少年的话语后却没有出声,只是抓着少年的双手忽的用了几分力。

    “啊!”少年吃痛下,忍不住叫了出来。

    这声低呼似乎是触动了伊玛目身上的开关,让他再度活了过来。

    伊玛目松开手,轻轻的推了一下送信的少年。“你可以离开了,去圣洁之殿处理一下胳膊。”

    原来,在刚刚短暂的失神力,伊玛目居然扭断了男孩的肩膀。

    男孩闻言如释重负的跑了出去,不敢有丝毫的怨言。

    伊玛目看着渐渐离去的男孩却并没有动。只是如同一块岩石般伫立在原地。

    而在他身后的一众阿訇却瞬间爆炸了起来,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了起来。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金甲虫虽然没去过远东,但是以他的能力怎么可能这么快就……”

    “那个远东人真的像金甲虫说的一样充满了危险吗?我们要解决掉他!”

    “一定是金甲虫自己除了问题,那个远东人就算是魔鬼也不能这么快的解决掉一个开学阿訇!我们要调查!”

    “都给我。”

    “闭嘴!”

    随着伊玛目的一声低吼,开学阿訇们瞬间闭上了嘴。他们像之前的少年一样,呆愣愣的看着这个老者。

    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听见伊玛目的怒吼了,久到他们几乎已经忘记了这个披着长袍的老者曾一名无所不能的刺客之王。

    这声如同怒狮般的吼叫让他们仿佛回到了过往,回到了那个他们会因神座一声咳嗽而担惊受怕的日子里。

    “你们,还记得教派的信条吗?”

    伊玛目忽然说道。这一声提问,让一众开学阿訇愣在了原地,不知伊玛目究竟是什么意思。

    “我问你们,还记得教派的信条吗?!”

    伊玛目依旧没有转过身来,但却为阿訇的沉默感到不满,于是提高了音量道。

    “万物皆虚,吾辈皆为无形之人。行走于黑暗之中;吾辈不服从于世间诸王,唯真神如是;吾辈非生兄弟,但皆为手足;吾辈无处可寻,但无所不在。”

    一名阿訇忙不迭的背诵道。

    “我之所以容忍你们,给予你们权利与**。是为了教派长存。因为我以为,我一人终会犯错,但你们可以警醒于我。

    所以我沉默,我观察,我等待。可今天,你们让我觉得,我做错了。”

    一众阿訇噤若寒蝉,不敢插话。

    “我一切,都可以宽容,但只有一点。不可以。”

    伊玛目缓缓的摘下兜帽,露出一头纯白的长发,慢慢的转过身来。

    阿訇们恐惧的看着那双充满怒火的眼。

    “你们!不能破坏信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