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原委 一
    看到吴青山摆出一个散手的架势,唐老爷子不由得笑了起来。然而他笑,哑巴可笑不出来,他跟着吴青山多年,

    虽然总能见到他对太极勤加练习,却很几乎没见过他用于实战,准确来说,只有三次。每次都是危急之时。

    然而此时此刻他摆出这个架势,让哑巴不由得有些紧张。但紧张归紧张,哑巴是不会放弃自己的目的的。

    于是心绪一动,哑巴便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大步流星,哑巴的每一步都力若千钧。只是几个呼吸之间已然贴近吴青山的跟前。一掌劈了过去。

    吴青山见状却不慌不忙,只是伸出双手,仿佛拥了过去一般。环住哑巴的身体,然后顺势向着一侧顺去。

    哑巴的拳掌仿佛石子落入大海中般,几乎没有溅起一丝波澜,然而哑巴却毫不慌张。他拳势不减,只是改了方向,横着切向吴青山。

    吴青山笑意满满,继续接力而动。一旁的王探员看着场中的两人不由得啧啧称奇。

    “我以为你们的武术大多是华而不实的花架子,没想到竟如此神奇。”

    陈升抿了抿嘴,脸上的表情很是淡然,“不是武术大多是花架子,是摆在明面上的那些武者。

    自古至今武术都是需要时间和精力的,古时的那些武林高手大多出世入世,用尽一生心血钻研精修武艺。

    而现在的武者,要么是被这繁华的尘世乱了心思,要么是觉得修炼一生的武艺抵不过一颗枪子儿,不能全神贯注。所以自然你看到的大多是花架子。”

    王探员闻言点了点头,觉得很是有理,他看着哑巴不停的进攻,可每一次都如石沉大海。吴青山轻松化解。不由得又问道。

    刚才那个哑巴表示,他是向姓唐那位老先生学的,而现在和这位吴老先生战斗却一直落入下风。难道是说,吴老先生的武术更为高级么?

    陈升闻言不由得摇了摇头,“有这么一句话,武有八极能安邦,文有太极定乾坤。这两种武术都是顶尖武术,

    一者刚烈,一者柔和。武术没有差异,有差距的是武者。如果是唐爷爷和他打,看起来就不会是这样了。”

    两人谈话间,战斗中却出现了转折。一直进攻不成的哑巴突然张开嘴,喊了一声。“死!”

    哑巴的声音嘶哑异常,听起来难听不已。可众人都为之一惊。就连唐老爷子也不由得吓了一跳,他认识吴青山多年。

    真的不知道哑巴竟然会说话!

    可吴青山却神情淡然,仿佛没有听到一般,只是看着哑巴。见招拆招。

    哑巴的大喊不是简单的发泄,他双手的攻速变得越发快了起来。吴青山虽然一直可以化解,但很明显的。变得愈发不简单起来。

    一旁的众人看着场内愈发激烈的战斗不由得紧张不已。哑巴的速度越来越快,面色也变得更加红润起来。

    这让吴青山皱起了眉头,他不由得出声问道,“你用了什么功法?”

    哑巴默不作声,只是自顾自的加快着自己的速度,终于。在他的双手几乎变成残影之时。他发现了吴青山的破绽。

    哑巴的嘴角泛起一阵弧度,他看着吴青山的脸张开嘴,缓缓的说道。“仇人!”

    下一刻,他揉身向前,宛如地裂山崩一般的撞向吴青山。果不其然,这一次吴青山并没有能借力而撤,哑巴结结实实的撞在了他的腰间。

    然而!

    吴青山却并没有如哑巴设想中一般口吐鲜血倒飞而出。而是从那受到冲击的腰间开始,浑身的肌肉猛然运作起来。

    哑巴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力道竟被吴青山融入另一边的拳势。

    下一刻吴青山一掌横扫撞击在他的身上。

    “彭!”

    哑巴瞬间侧着翻倒在地滑行数米。他倒在地面之上,浑身疼痛不已,想要站起身来。却只听见“咻”的一声。

    他的右腿被吴青山用手枪击中。鲜血四溅。哑巴怒目圆瞪,狠狠的盯着吴青山。

    吴青山一步步走上前去,蹲在哑巴的面前,声音干涩的问道,“为什么?”

    众人见到战局已定,不由得纷纷凑上前来。想要听一听前因后果。

    哑巴喘着粗气,看着吴青山忽然开始大笑起来。笑声疯狂不已。笑了好久,他才停下,一字一顿地对着吴青山说道。

    “你杀我全家,又让我认贼作父,我经营数十年,才终于等到这个可以毁掉你一切的机会。却没想到。哈哈哈哈哈哈”

    唐老爷子闻言不由得勃然大怒,“老狗的确不是什么好人,可你是他从死人堆里捡回来的。何来的杀你全家一说?”

    哑巴听见唐老爷子的话,恶狠狠的一眼瞪了过去。“是啊,死人堆里捡回来的。那死人堆就是他一手叠起来的!”

    “什么?”唐老爷子不解的看向吴青山。

    吴青山没有理会唐老爷子只是微微摇头,长叹一口。对着哑巴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哑巴笑了起来,“当年对n国反击战,你作为14师5旅的政委。因被游击队拖延难以按时达到目的地,所以决定从聚集区一路穿行。

    导致被吸引而来的游击队的炮火意外的摧毁了一个村落,村中数百人皆死于当场。唯有一个男婴,可能是为了洗涤你自己的罪恶吧,

    你把那男婴带回家中抚养,还告诉他说他是个z**人的孩子。

    可你的良知时时刻刻都在谴责你,你甚至在你的遗嘱里写清了全部事实。”

    “所以,你见过我的遗嘱了。”吴青山缓缓的问道。

    哑巴大笑着看着他的眼睛,“给我再多的遗产又如何!你让我在浑浑噩噩之中活了三十多年!三十多年里,我一直认为你是我的恩人!救星!可谁曾想!你是我的仇人!”

    一旁的唐老爷子通过这半天的对话已经听明白了原委,不由得出声呵斥道,“哑巴!你是不是没有良心!你家人是被n国游击队炸死的!也不是老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