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破!
    杀手看见陈升的直拳,不由得露出一丝微笑。没错,这露出的破绽正是他为了结束两人的僵持而故意设下的陷阱。几乎是在陈升出手的同时,他手中的两把弯刀瞬间改变方向,对着陈升的颈子狠狠的切了过去。

    自己比陈升要快,所以在陈升的直拳触到自己身体之前。就能给对方造成足够的伤害,即便陈升选择了撤回攻击进行防御。也没办法如之前一般四两拨千斤轻松应对了。

    然而让杀手有些意外的是,虽然看见了自己的双刀从侧面斩落。但陈升却依旧不闪不躲,视如无物一般完全没有收回自己进攻的想法。

    杀手暗觉不对,之前自己以为稳操胜券的时候。就被陈升算计了一道,从刺杀偷袭被迫变成了毫无意义的拖延僵持。虽然阿萨辛有着为达目标尽可牺牲的宗旨。

    自己只需拖延就可以让陈升一众人与自己一起葬身爆炸火海,但毕竟对谁来说,或者总比被炸死好一点。杀手并不太想让自己和这个家伙陪葬。

    这么略一分神,他手中的双刀就不由得慢了几分,原本应当早于陈升的进攻竟然延迟了片刻。

    杀手脑中思绪变化不断,但是实际上却只是电光火石的短暂数秒。从陈升出手到杀手反击,在到杀手瞪大了双眼惊愕的被陈升一拳击倒不过是一个呼吸之间的当口。

    那杀手被陈升一记重拳狠狠锤翻在地,不由得脱口而出道。“你是全力出拳?!难道你不怕我的刀先到么?”

    陈升被这个长着鹰钩鼻子的中东人流利的吓了一跳,拍了拍手。一脸笑意的回答道,“战斗之时,有了机会就要抓住,瞻前顾后的怎么能赢?”

    那杀手沉吟片刻,忽然双手抱拳行了个礼。说道“受教了,吾名,纳辛.塔埃姆,很可惜。今天还是要杀你。不然我们倒是可以结下一段善缘。”

    陈升神色古怪的听着这个中东人即流畅不已,又文绉绉的说着。不由得觉得很是诡异,忍不住问道。“你这和谁学的?”

    “《三国演义》,《西游记》。你们的名著我都略知一二。”塔埃姆说道。

    陈升撇了撇嘴禁不住说道,“你感觉你可能是看的电视剧。你最好还是找个专业的老师学一下吧。实在是……太古怪了。”

    塔埃姆居然认真的点了点头又道,“原来如此,小生又受教了。”

    陈升在受不了这种别扭的感觉了,也不支声。就一拳直接继续锤了过去,趁你病要你命。刚才和塔埃姆扯了那么多有的没得。其实不是为了闲聊。

    而不过是为了继续寻找塔埃姆的破绽,陈升发现在自己出拳将塔埃姆击倒后。对方在倒下的同时,其实已经偷偷的改变了姿态。

    也就是说,如果刚才自己不管不顾的想要继续出手乘胜追击。怕是已经中了塔埃姆的圈套,少说要受上几分刀伤。

    所以陈升选择了按兵不动,并且接过塔埃姆的话茬。放松对方的警惕,此时见时机成熟便毫不犹豫的直接出手。

    看着陈升的拳势,塔埃姆立刻猛地站起,双刀护在自己身前。

    “彭!”

    刀拳相接,却是**占了便宜。塔埃姆感受到双刀上传来的力道之大令人不敢置信,他几乎脱手。

    “真是高手。”

    塔埃姆和陈升的心中同时泛起一个共同的想法,然而战势不会随着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而改变。陈升踏着稳健的步伐,一拳一拳结结实实的打了过去。

    每一拳看似都不快,但塔埃姆却无奈的发现。自己完全无法躲避或者反击。陈升将战斗的节奏牢牢把握在自己的手中。塔埃姆只能握紧双刀,保持平衡。

    终于,在陈升挥出自己的第七拳时,塔埃姆一个不慎。左手弯刀脱手,猛地落地。顿时空门大开。这一次,塔埃姆是真的露出破绽!

    陈升神色淡然,丝毫不见喜悦之情,只是扎扎实实的继续。一拳,又一拳。

    失去了一支弯刀后,塔埃姆顿时完全落入下风。甚至连完整的防御都做不到,只是数个呼吸之间。身上已然多了数出淤伤。

    陈升通过对之前哑巴和吴唐两位老人的战斗观察,总结出了一些用劲技巧。虽然没有他们修习多年的劲道。但好歹学了个形似,这一拳拳下来。

    塔埃姆所受到的伤害,远不止表面上的这些瘀伤。这个来自中东的杀手只觉得自己五脏六腑仿佛移位了一般。难受不已。

    在塔埃姆另一把弯刀脱手之时,陈升觉得已经到时候了。不由得加快了自己的攻击速度,这一次。轮到塔埃姆感受到那种从四面八方笼罩着自己的攻势了。

    “呵!”

    伴着陈升的一声大吼,塔埃姆被猛地击飞了出去。倒在地上,顿时失去意识。

    陈升来不及上前查看塔埃姆的状况,他低头看了眼自己手腕上的表。发现距离爆炸似乎只剩下了三分多。他又用皮带加固了一下腰间不断渗血的伤口,快步跑到了倒塌的礼台之上。

    “爷爷,狼爷,老王?!”陈升看着礼台的有着一个黑洞洞的大坑,因为没有灯光,也看不清里面是个什么状况。

    然而陈升的呼喊却并没有得到回应,陈升皱着眉头爬在洞口处向下看去。却闻到一丝奇怪的味道。仔细一闻,不由得顿时神色大变。他赶紧从自己的衣服上扯下一条布料围在口鼻上。

    然后稍微准备了一下,便跳进了洞口。礼堂下的破洞并不深,只有大约两到三米,陈升打开手机上的手电。才一有光亮,便发现了躺在地上似乎陷入昏睡的三人。

    陈升走上前,将手搭载他们的颈子上。然后不出意料的发现几人并没有什么问题,只是昏了过去。

    他刚才在洞口闻到的气味是一众他颇为熟悉的迷药,是阿萨辛所特有的‘彼岸香’,可以快速使人陷入昏睡。

    陈升看了看倒在地上的三人和不断提示着自己时间的手表,不由得悠悠的叹了口气。“这群该死的杀手,还真会给我找麻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