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逃生 三
    “喂,小洋鬼子,你到底能不能弄好了了。油轮下沉的速度可是又加快了!不就是拿炸弹把固定臂炸掉么,为什么要弄这么久?”

    唐老爷子看着邮轮在以几乎肉眼可见的速度下沉着,不停地催促着一旁拼命计算着的谢利。

    谢利白了他一眼道,“你说的倒是容易,你知道引爆的角度如果只是有数毫米的偏差,我们就会被冲击波送进漩涡而不是远离么?如果想让我快一点就不要在这里不停地打扰我。

    唐老爷子自讨没趣的吃了个瘪,又无言以对。只能悻悻的站在一旁不再言语,看着谢利在那里绞尽脑汁的计算着什么。

    在场的众人似乎都有些焦急,倒是陈升心态很是平稳。他悄悄走到唐婉身后,凑在她的耳边低声问道。“那件事,搞定了么?”

    陈升突然拉近的距离让唐婉的脸腾的一下红了起来,但在听清了陈升的话后她随即摇了摇头,驱散掉内心乱七八糟的想法回道。“事情倒是搞定了,不过。你真的确定这样做没问题吗?”

    陈升咧了咧嘴,“一码归一码,有些便宜还是要占的。更何况也没人知道,你就放心好了。”

    唐婉闻言虽有些不安,但还是点了点头。没有反驳,“那好,登上了陆地之后,我就把东西交给你。”

    陈升默不作声的点了点头。

    “搞定了!”正当陈升说完了正经事想说点关于感情生活的问题时,谢利忽然欣喜不已的高声大呼道。

    陈升闻言只能摇了摇头,结束了和唐婉的谈话转身走了过去。谢利的呼唤让船上的众人顿时振奋了精神。毕竟被捆在大海中央的一块木板上,

    而且木板的另一侧还拴着一枚不断下沉的巨大秤砣。这样的事情任谁都不能开心起来。

    谢利兴奋的挥舞着手中的纸张,并且把纸张递给了走近的陈升。陈升看着白纸上复杂的各种公式和数字不由得瞬间头大了起来。

    他一脸尴尬的对谢利说道,“那个,小家伙。我知道你把东西算出来了。不过,这是什么意思,我该怎么安装炸弹。或者说放在哪里啊?”

    谢利笑着指了指陈升手中的白纸道,“看背面!我知道你看不懂我的公式,所以….”

    “所以你画了张图?干的好!”

    陈升看着白纸背面详尽的炸弹安装图纸不由得拍了拍谢利的肩膀,对他夸赞道。

    谢利得到了陈升的赞同不由得很是高兴的吹嘘起来,“那当然了,我跟你说。你可不知道这个计算有多难,我既不知道炸弹准确的当量,

    也不知道炸弹引爆的具体时常。而且就连邮轮的面积体积,受损程度我都不甚了解。可以说我完全是用了一大堆变量在计算着一个常量…….”

    陈升看着谢利不断的在说着,但是却感觉仿佛一个字都听不懂。为避免尴尬他连忙打断了谢利,“好好好,我知道这挺难的。不过这个计时器的时间快要到了。我要去安装炸弹了。”

    谢利虽然意犹未尽,但看了看炸弹上的数字还是点了点头闪到了一旁。陈升松了一口气,抱着炸弹走上了一旁的旋梯。

    唐婉看着陈升匆匆的背影不由得出声提醒道,“小心一点!”

    得到了唐婉的嘱咐,陈升不由得开心的一笑。点了点头,抱着炸弹走了下去。船上的众人连忙凑到围栏前,看着陈升去安装炸弹。

    陈升快速的跑下旋梯,来到了邮轮的甲板上。然后小心翼翼的翻过护栏,爬到了固定臂上。然而当他按着谢利的图纸爬到了计划好的位置上。扯下自己的衣服,然后绑住炸弹。

    接着又身手敏捷的爬了回去,然而就当他走到旋梯的一半时,异变突生!

    “轰!”

    伴着一声巨大的轰鸣,邮轮的另一侧突然响起了一声巨大的爆炸声。整个邮轮也随着爆炸声猛地倾泻起来。

    陈升手疾眼快的反手抓住了护栏,没有因为邮轮的倾斜而一头栽下去。

    “该死!”被唐婉一把抓住没有掉下救生艇的谢利忽然骂道。“怎么了?”陈升看着他焦急的表情不由得问道。

    “错了!都错了!看起来之前的爆炸不止是导致了控制室起火,也有其他位置起了火,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不知道还会有几颗炸弹爆炸。

    而且邮轮倾斜角度的变化让我之前的计算全都失效了,如果固定臂上的炸弹在那个位置爆炸我们只会被炸上天,然后重重的落在漩涡中。而不是被退离漩涡区域!我们死定了!”

    谢利绝望的低呼着。

    “聪明小子,别急。你再计算一次,然后我去将炸弹挪个位置就行了。”陈升出声安慰道。

    然而谢利脸上的绝望之色却丝毫没有减弱,他声音嘶哑的说道,“不,你不懂。这不止是变量了,简直是任意值。

    我们不知道邮轮还会爆炸多少次,更不知道邮轮会因为这些爆炸改变成怎样的下沉角度。所以我没办法计算!”

    陈升闻言沉吟了片刻,猛地想到一个主意。“那如果我们现在直接引爆炸弹呢?我们不等计时器归零,而是手动引爆。这样你只需要计算按照目前的角度我们怎样可以脱离漩涡区就好了!”

    “这不可能!我已经和你说过了,远程引爆装置因为之前的高温失效了。我们是没办法立刻引爆炸弹的!”谢利反驳道。

    “不,我们可以。”陈升把目光转向王探员,“我不是专业的炸弹专家,但是你们cia和炸弹有很多接触。

    有平衡仪的炸弹只要破坏掉平衡仪就会让它产生偏斜,从而使得只要炸弹只要倾斜到某个角度就会爆炸。我说的没错吧。”

    王探员闻言不由得皱紧了眉头,“没错是没错,可是我们是在海面上。更别提还被绑在一条不断下沉的邮轮之上。一旦有一个海浪,炸弹就会立刻爆炸。

    也就是说,如果你那么做了,有可能在你破坏掉平衡仪的同时,炸弹就会瞬间爆炸。”

    陈升却只是笑了笑道,“那也比被活活淹死要强。谢利!你快抓紧计算,你算好目前的角度。我就下去引爆炸弹。”

    “可是…..”

    “没有可是,我们只有这一个机会。我现在需要你全神贯注!”

    谢利看着陈升严肃的表情,片刻。点了点头,语气认真一字一顿的说道。

    “好的,交给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