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逃生 四
    “在往右侧一点!”谢利趴在旋梯上,对着在固定臂上攀行着的陈升大声喊道。

    陈升闻言点了点头,一点点的挪动到光滑的圆柱右侧,然后看了看谢利。在见到他竖起的两只大拇指后,慢慢的将炸弹固定住。

    “现在,你们回到救生艇上。找一个安全的位置!”陈升对着趴在护栏上的众人喊道。在听到他的话后,船上的众人纷纷撤回到救生艇的舱室内。寻找到各自的躲避位置。

    再见到大家都已准备就绪,陈升看着面前的炸弹深深的吸了口气。虽然看起来他对自己的计划充满把握。但实际上,他的内心也是波澜不已。

    之所以提出这个危险的计划倒不是因为陈升自己有多伟大,他同样不想死,因为他还有没有完成的事情。阿萨辛还没有被毁灭,七组的仇还没有报。

    但是除了这个办法以外,似乎再也没什么能让他们逃出生天的主意了。所以陈升只能深吸了一口气。盯着不断跳动的计时器缓缓的伸出自己的双手。

    小宝贝啊,给点面子。可千万别直接炸了呀!

    陈升将双手放置在计时器前装满液体的玻璃管上,这就是平衡仪的核心。流质管,平衡仪通过检测玻璃管中液体的倾斜角度从而判定是否激活炸弹。

    陈升的双手稳定不已,他慢慢的解除掉拖住流质管的支架,然后用自己的双手维持着它的平衡,就在这时一旁的邮轮忽然吱的一声响了起来。

    随着巨大的声音,邮轮猛的向下沉了一大块。而趴在固定臂上的陈升和炸弹也因此猛地向下坠落片刻。这突如其来的情况让陈升措手不及。

    他差点脱手将流质管甩出去,所幸他及时反应了过来。在固定臂猛然下坠的同时,他松开右手,死死的环住身体下的铁柱。同时左手不停地轻微转动,改变方向稳定住流质管中的液体。

    在一阵剧烈的震动后,一切重归平静。陈升看着眼前仍在不停地计时着的炸弹却不由得长舒了一口气,老天保佑老天保佑,没炸就好!

    剧烈的震动显然也惊动了救生艇上的众人,唐婉见此不由的对陈升担心不已,想要出去问问陈升的情况。但却被谢利拦了下来。“你现在出去只会干扰他的行动,既然没有听见炸弹爆炸的声音,就说明他没有事。在这里好好等他就好。”

    谢利突如其来的一番成熟话语说的唐婉一愣,这个不通世事的天才小鬼内心其实也对陈升的安危担心不已。但也因此,让他可以更理智的分析。怎样做才是对陈升最有帮助。

    陈升并不知道救生艇上发生了什么,他现在满脑子都是眼前的流质管。在确定了一切重归平静后。陈升拿出了王探员之前交给他的微型钻头。

    他一手托着流质管,一手握着微型钻头,小心翼翼的开始对流质管进行钻孔。

    千万别下沉!千万别爆炸!千万别出事!陈升在心里疯狂的祈祷着。

    似乎陈升的祈祷起了作用。邮轮和悬臂在经过之前的突然下沉后重归平静。再次进入之前那种缓慢而稳定的下沉状态中。就连扰乱心智的杂乱声音都没有,除却海浪和微型钻头的嗡嗡声,陈升只能听见自己沉重缓慢的呼吸。

    在经过一番缓慢而煎熬的钻孔过程后,随着咔哒的一声。流质管被成功的钻通。

    感谢老天,陈升不由得默默地念叨了一句。接着,他轻轻的抽出微型钻头。将钻头上附带着的胶皮留在钻好的孔洞中。保证液体不会溢出。

    然后他又从腰间拿出了王探员之前交给他的稳定剂,这种药剂可以中和流质管中的液体。改变他的密度。从而削弱平衡仪的敏感度。

    就在陈升打算将稳定剂注入流质管中的时候,他的敏锐的听觉忽然觉察到一丝异样。他猛的收手伸出的右手。再次抱紧身下的铁柱。

    几乎是于此同时,邮轮的船体上再次响起一声巨大的吱呀声。陈升只觉得自己的身体猛地向下坠去。

    这一次的下坠比之前更加严重。陈升甚至可以看到邮轮的半个船体都已经没入水中。最可怕的是,这次的下坠似乎并没有停止的迹象。

    陈升见状咬了咬牙,托着流质管坐了起来。用双腿固定住自己,然后再一次拿出稳定剂。开始向流质管内注入。

    偌大的海浪声和下沉的颠簸让陈升几乎是在刀尖上跳舞,简单的一个注入动作,他足足弄了数十秒之久。

    终于,流质管内的液体由透明的黄色变成了半透明的深蓝。陈升微微的晃动了一下流质管,看到里面的液体流动速度明显降低。

    像是从水一般的液体变成了胶水一样。然而陈升却不敢放松丝毫。他快速的将流质管再次用支架固定住。然后微微的调整了一下支架的形状。

    这样,一旦倾斜角度达到90度,炸弹就会引爆。然而就在他即将放好炸弹准备撤退之时,他却眼尖的注意到。邮轮的下舱室某一处正在向外冒出滚滚浓烟。

    而在他的记忆之中,在那里似乎有有一颗炸弹。

    该死!

    陈升知道目前的炸弹安装位置是谢利按照目前邮轮下沉角度布置的,所以如果邮轮下舱室的那枚炸弹爆炸,就代表邮轮的下沉角度又会再次改变。自己布置的炸弹或许又不能起到应有的作用。

    念及于此陈升不由得顿时急红了眼,他回头看了看正在缓慢改变角度的流质管,不由得狠狠的咬了咬牙。

    妈的!拼了!

    陈升,粗暴的一把将流质管从支架上扯了下来。然后猛地将他竖直。管子内粘稠的液体瞬间开始向下流动起来。

    下一刻,陈升松开双手。头也不回的拼命向上跑去。

    流质管内的液体急速的下坠着,宛如疯狂上升着的陈升。

    陈升纵身一跃跳上邮轮甲班。然后手脚并用的爬上旋梯。就在陈升接触到旋梯上的同时。流质管内的液体全部落下。

    “轰!”

    巨大的响声从救生艇下猛然传来。

    救生舱里的众人瞬间被巨大的冲击波甩的七扭八歪。他们只觉得自己的耳膜几乎要被震裂。

    唐婉神色大变,指着紧闭的舱门喊道。“陈升在哪?!”

    随着她的声音,救生艇从空中猛然坠下。重重的摔落在水中,刚刚站起身的谢利瞬间摔得满脸是血。

    然而她却毫不在意,疯了一样的跑到舱室门口推开门猛地冲了出去。

    她大步跑到甲班之上,却绝望的发现并没见到陈升的身影。

    “陈升!”她大声而徒劳的呼唤着。

    然而方久,没有任何回音。莫名的悲伤瞬间袭来。她沉沉的跪在甲板上。双手捂住眼睛。眼泪止不住的从双手间流出。

    就在这时,一声听起来很是欠揍,却温柔不已的呼唤从她的背后传来。

    唐婉惊愕的猛然回过头。看见陈升正挂在救生艇侧边的围栏上。一脸狼狈的看着自己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

    “美女,搭个手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