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节外生枝
    “不就是吃个饭么,又不是什么隆重的晚宴。又买衣服又准备礼物的,我说你是不是太夸张了,再说那个女的有什么好。从我见到你的那天起,你就天天唐婉唐婉的,烦不烦?”

    周雅越说越气,最后直接扣上耳机转身离去。陈升被周雅这突如其来的无名火搞的一头雾水,不由得看向周明道,“不是我说,你们家的女性都这样奇奇怪怪的么?

    小雅这又是怎么了?刚才还好好的呢。怎么突然一下就炸毛了?”

    然而面对陈升的问题,周明也是毫无头绪。“什么叫我们家的女性都奇奇怪怪的,我姐那就是点小怪癖罢了,谁还没个爱好啊。

    至于小雅,我们家小雅原来挺好的,就是自打你来了以后才越来越不听话的。要是有毛病,那毛病也是出在你身上!”

    “诶哟!你这不讲理的,你好歹也是小雅的舅舅。虽说在部队的时间比较长,但是小雅也是你从小看到大的。连她在想什么都不知道,还是人家舅舅呢。差劲!太差劲!”

    周明闻言刚要发火,结果还没来得及张嘴。就忽然之间被一堆纸袋砸在了头上。“我靠!什么情况?!”

    周明正要张嘴骂人,猛然看到周琳正一脸笑意的站在他面前。他顿时把嘴边的话憋了回去。苦着一张脸说道,“姐!你买东西就买东西,怎么还乱丢?”

    周琳快速的挥了挥手,“我不是故意的,就是手上没有地方了。你们两个怎么还在这里傻站着,还不赶紧去把皮艇绑到车上去。不然我一会东西放到哪里?

    没时间和你们说了,那边还有个打折促销专场。再晚点我就抢不到东西了!”

    陈升和周明一脸无奈的看着神色匆匆来了又跑开的周琳,不由得长长的叹了口气。然而就在两人收拾着地上的东西,打算装到车上时。

    刚刚离去的周琳忽然折了回来,然后从口袋中掏出一个蓝色的首饰盒丢给陈升,“忘了把这个给你,刚才小雅说你晚上要去赴宴。

    还要送女孩子礼物,我就自作主张的替你选了一个。你和周明都是不懂女孩子的大老粗,要是让你自己挑还不知道会买什么东西呢。”

    陈升闻言惊喜不已,也没有打开就直接收下了首饰盒。连连道谢起来。

    周琳没有理会陈升的回话,只是随意的敷衍了几句。边转身向着刚才的方向跑去。

    周明看着陈升一脸美滋滋的样子,不由得撇了撇嘴嘲讽道,“刚才不还说我们家的女性都奇奇怪怪的么,这会怎么又感激不尽了?队长你这个人可真善变。”

    然而陈升却只是笑嘻嘻的收拾着地上七零八落的纸袋。一副仿佛没有听见周明的话语般的样子。

    就在这时,陈升忽然感到身后似乎有人向着自己跑来。几乎没有任何思考的,他瞬间转身,右手攥紧,一拳锤了过去。

    “彭!”

    陈升的拳头结结实实的锤在了来人的胸口上,那人也应声而倒。然而陈升却尴尬的发现,对方似乎并不是什么想要偷袭自己的敌人。

    相反的,只是一个带着毛线帽子穿着宽大卫衣的消瘦少年。因为自己的攻击,少年倒在地上。身后背着的双肩包大开着,里面的东西乱七八糟的散落了一地。

    陈升连忙上前,一边道歉一边帮对方捡起地上的东西。然而那少年却仿佛很是焦急的样子。他捂着胸口,快速的爬了起来。然后快速的抓起陈升递给他的东西。

    随意的将背包挎在肩膀上,一言不发的快速跑了出去。

    “哇,队长。你这个毛病真的要改一改了。我们已经不是在战场了,要不是这个小子好像有什么急事。或者是一个专门碰瓷的,我和你说,你赔都赔不起呀!”

    然而陈升却并没有在意周明的话语,他眉头紧缩的盯着那过来的方向,就在刚才他帮那个少年捡东西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

    这个少年之所以落荒而逃,似乎是有人正在追他。果不其然,就在少年离去后不久。一个衣着平常的男人各自放下手中的活计,向着少年的方向跟了过去。

    “喂,队长!你在看什么呢?你听到我说话了么?我说,你不能…..”

    “是是是,我知道了。你先在这里收拾着,我去办点事。”陈升不由分说的打断了周明的话语。然后将手中的纸袋放在地上,快步朝着男孩离去的方向追了过去。

    周明看了看一地的纸袋,又看了看陈升匆匆离去的背影。不由的一脸怨念的朝着陈升离去的方向说道,“哇,队长你不是吧?!这种脱身方式是不是太虚伪了!”

    陈升并没有理会周明的吐槽,此刻的他正专心致志的跟着那个身着便衣的男人。倒不是因为陈升是什么正义卫士,看到这种事情就要管一管。

    一方面是因为陈升对自己不由分说的出手有些愧疚,另一方面则是那个逃跑的男孩给了他一种熟悉的感觉,像是谢利面对没有电脑的生活时一般。那个男孩似乎很是恐慌。

    陈升压着自己的脚步,不近不远的跟在个男人身后,在他们的前方不远处。那个穿着卫衣的男孩快速的前进着,还不时的回过头向后张望着。

    就这样的各有盘算的三个人先后离开了商场,才一走出商场大门,那个穿着卫衣的男孩便猛地迈开步子跑了起来。

    坏了!陈升见状不由得提那男孩紧张了起来。

    很明显的,追踪他的人是一名经过军事训练的专业人员,一个体质羸弱的男孩想要从一个专业军人的手中逃脱。这简直是在做梦。

    果不其然,几乎是男孩迈开步子的同时。那个追踪他的男人也不再继续隐藏,明晃晃的追了起来。

    陈升摇了摇头,毕竟他不知道双方的身份和目的,自己跟上来多半也是因为好奇。不太可能出手。

    所以此刻,在他的严重。那个消瘦的男孩已经成了瓮中之鳖,怕是难以逃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