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5章 地下拳馆
    铁笼里,名为独狼的拳手已经被打倒在地,又被对手举起,直接砸在了铁笼子上。

    哐当一声,独狼被砸得翻着白眼口吐白沫,奄奄一息。

    四周传来轰鸣的呼喝。

    有人在怒骂,有人在欢笑,有人尖叫有人高呼,整个地下拳馆犹如群魔乱舞。

    血腥的场面,看得观众们热血沸腾,一些豪赌的赌徒赢了大笔钱财,学起了狼叫,将一把百元大钞洒向半空。

    钞票纷落,引来更多的尖叫惊呼。

    嘈杂的地下拳馆,云极的目光始终淡然,望着铁笼里那个名为铁鹰的高大身影。

    那是个健壮的男人,身高接近两米,浑身缠着绷带像个木乃伊,就连脸上都缠着绷带,只能看到一双阴冷的眼睛,和一头怪异的灰发。

    缓步走到对手近前,灰发的铁鹰踢了脚独狼,发现对方都快没气儿了,于是哼了声离开了铁笼。

    有急救队匆匆上台,拖走了独狼,看架势是要送往医院。

    比赛的笼子很快被打扫干净,一群衣着火爆的女孩表演着**的舞蹈,看得秦小川津津有味。

    “是他”云极的眉峰微微皱了皱。

    “是谁啊二叔,你认得那铁鹰?”秦小川不解。

    “你也见过,在雪山。”

    “他去了雪山?我怎么没见过呢不会是楚嫣红那个灰头发的保镖!”

    秦小川恍然大悟,低呼道:“不可能吧!那家伙不是从山顶掉下去了吗,我们这些被雪崩埋住的都没死,那灰头发的保镖掉雪山另一边去了,死定了啊,这么一看是有点像,尤其是头发好像啊,难道真是一个人?”

    在雪山曾经与云极交手的灰发人已经被打落山下,掉在了山体的另一侧,必死无疑,这也是秦小川觉得不可思议的地方。

    “活人掉下雪山会死,如果不是活人,也就谈不上生死了。”云极淡淡的说道,听得秦小川莫名其妙。

    以冰封术和天雷术才轰下山顶的灰发人,身手绝对不凡,尤其是一手飞刀,令人防不胜防。

    将其打落山顶,云极耗费了不小的力气,真气消耗贻尽不说,更占着地利之势。

    如果在平地交手,想要取胜未必容易。

    在雪山的时候就觉得那灰衣人不对劲,如今见到所谓的擂主铁鹰,云极一眼断定对方就是雪山的灰发人!

    身形背影,走路的姿态,以云极的眼力分辨一个人轻而易举。

    “缠得跟木乃伊似的,难道真是僵尸?僵尸怕啥来的,对了怕大蒜!幸好我晚饭吃了好几头大蒜。”秦小川嘀嘀咕咕,自己哈了哈气还闻了闻,闻完之后把他自己呛得直咳嗽。

    “去报名,我要挑战铁鹰。”云极吩咐了一句,准备会一会擂主。

    “真要登台?”天哥带着墨镜,看不出眼睛大小,想必现在是瞪着的,一脸不可思议。

    “二叔就是来打擂的!在哪报名啊,我去报名去。”秦小川四下寻找起报名处。

    “战不了铁鹰,除非先获得两连胜,才有资格去挑战铁鹰。”天哥讲述了一遍地下拳赛的规则。

    银山拳馆的地下比赛有着特定的规矩。

    作为擂主,铁鹰不会直接接受挑战,想要挑战擂主,需要先站上擂台与其他拳师对战,只要能连胜两轮,才有资格去挑战擂主。

    这里是肖潘奇的地盘,养着不少拳师替肖潘奇打拳,如果有人上台,必定有拳馆一方的拳师去应对。

    在这里,大部分的挑战者都会被肖潘奇的拳师所打败,能幸运的连胜两场,并不容易。

    即便赢了两局,也会消耗很多力气,再面对强大的擂主,胜算更低。

    天哥刚刚讲完了规则,留着中分头的肖潘奇已经发现了云极和秦小川,带人走了过来。

    “川少爷!稀客啊稀客,怎么来了不先找我呢,叔叔好给你找个更好的位置啊!”

    一边说肖潘奇一边捏住了秦小川的大脸,掐得秦小川的脸都走形了连连告饶这才松手。

    “云先生?这不是云先生吗!我的天呐,我看到谁了,这不是鼎鼎大名的云先生么!”

    肖潘奇夸张的瞪着眼睛,虚伪的惊呼道:“这叫什么来着,人生何处不相逢啊,云先生大驾光临,我这小小的拳馆,蓬荜生辉啊哈哈!”

    说着肖潘奇的表情变成了冷笑,道:“云先生又会种花,又能飙车,这次光临,看样子你还精通打拳吧,既然来了,那就上台试试,我叫几个最笨的拳师上去陪你玩玩,放心,肯定不会伤到云先生。”

    肖潘奇的冷嘲热讽,任谁都听得出来。

    秦小川捂着脸直抽冷气,他被掐得不轻,脸上都青了,一旁的天哥站了起来,抿着嘴,紧绷着表情,如临大敌。

    总共就三个人,来人家肖潘奇的场子,天哥心里也没底。

    “正有此意,叫你的铁鹰出来吧。”云极淡淡一笑,一口答应了下来。

    “你要和铁鹰打?哈哈哈哈!”肖潘奇笑得歇斯底里:“云先生真风趣,你这笑话太好笑了哈哈哈,你真要和铁鹰打,他会把你打死的,哈哈哈哈!”

    肖潘奇这么一笑,他的几个手下立刻跟着大笑了起来。

    “连职业拳手都挡不住铁鹰三五拳,你这种身板还想挑战铁鹰?做梦呢吧。”

    “真看到不怕死的了,他不怕死就让他上啊,签下生死状,死了白死啊。”

    “什么云先生,吹牛先生吧,要吹回家吹去,我们不爱听!”

    任凭手下人呜嗷乱吼,肖潘奇也不阻止,抱着膀子瞥着云极,一脸的不屑。

    “既然云先生要玩玩,那好啊,签字吧,生死状,被打死我们可不负责任。”

    肖潘奇说完正一脸得意,他料定云极会被吓退,敢在他这里打拳挑战的,最次都是退役的职业拳手。

    当肖潘奇刚刚得意起来的时候,忽闻对面的云极朗声一笑。

    “生死状是吧,好,拿笔来。”

    刷刷点点,在生死状上落下名字,云极直接走进铁笼赛台。

    “好样的!你敢上台,我就敢让你下不来!”肖潘奇被噎了一次,怒火中烧,甩掉西服居然亲自登场。

    “到了我这,就得守我的规矩,想战铁鹰,先连胜两局,这第一局的对手,是我。”肖潘奇示意手下关上铁门,赛场被封闭。

    肖潘奇居然登场,顿时引起了无数掌声尖叫,看台上的观众纷纷挤上近前,围在铁笼四周呼喝叫好。

    肖潘奇别看个子不高,他可是吴半城的打手头子,身为打手头子,没点真本事可不行。

    巨大的地下赛场,人潮汹涌,铁笼里,即将交手的两人相对而立。

    肖潘奇一脸冷笑,不停的晃着双拳,耸着肩膀。

    云极则满面淡然,稳稳的站在原地。

    灯光闪烁了起来,光影越来越快,伴着轰鸣的音乐,下一刻咔的一停,铁笼被照耀得亮如白昼。

    光影之下,两人同时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