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7章 门里门外
    肖潘奇被狠踹了一通,灰溜溜的离开了吴半城的别墅。

    他想不通给秦大廉用了尸毒银针,为什么吴半城会勃然大怒。

    等肖潘奇走后,吴半城气得气喘吁吁,好半天才平静下来。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饭桶一个!”

    “秦大廉是董事长的远亲,连他都敢动,真是不想活了。”

    “连九爷在董事长面前都得唯唯诺诺,肖潘奇你个蠢货!”

    “幸亏秦大廉没死,他要是出事,谁也担不起,远亲远亲那也是秦家的人。”

    天光放亮,吴半城站在窗口,从玻璃的倒影能看到他狰狞起来的脸色。

    “二十多个锐士,铁鹰方天虎,加上尸毒银针差点杀了秦大廉,黑锅总得有人背,既然替我打了半辈子江山,那就尽最后一份力吧”

    天亮之后,乾鼎大厦董事长的办公室里。

    吴半城低着头站在自己的办公桌对面,坐在大椅上的,是那位铁面九爷。

    “铁鹰都能杀得掉,龙家请的,到底是什么人。”带着铁面的九爷把玩着桌子上的茶杯。

    “是一个大一的学生,身份来历没什么特别,应该是普通人一个。”吴半城不敢隐瞒,说出了他曾调查到的消息。

    “普通人可杀不掉锐士,更杀不掉铁鹰。”铁面九爷语气带着冷漠。

    “或许那小子是觉醒者,觉醒了异能。”吴半城的额头已经渗出冷汗,却不敢擦。

    “异能者你应该知道铁鹰对我们代表着什么,那是一份无法弥补的战力,少一个,就是永久的缺失。”铁面九爷声音低沉的问:“那大一的学生,叫什么。”

    “叫云极,很瘦削,看起来病恹恹的一个家伙”

    咔吧!

    不知是惊讶还是诧异,铁面九爷手里把玩的杯子忽然被他掐成了粉碎。

    “云,极”

    透过铁铸的面具,这位九爷的目光晃动了起来,盯着吴半城说:“仔细说说,给我说清楚,这个云极到底是什么来历。”

    吴半城不敢怠慢,将他所调查到的云极下落一五一十的讲了出来,就连儿时的云极住在什么孤儿院都说得一清二楚。

    “不会是他,不可能是他”铁面九爷的眼底出现了深深的忌惮,沉吟不语。

    吴半城偷眼看了看对方,犹豫了一下,将尸毒银针被肖潘奇用在秦大廉身上的事说了出来,加上昨晚的失手,全被推在了肖潘奇的身上。

    “姓云的家伙暂时不要去招惹,至于你那个饭桶手下。”铁面九爷站了起来,走向大门,道:“连秦家的人都敢动,他不必活着了,处理掉吧。”

    “是,这件事我来办,九爷放心,请董事长也放心。”吴半城恭送着对方离开办公司,在那位九爷面前,他的语气卑微得犹如奴隶。

    九爷走后,吴半城的目光低沉了下来,拿起电话吩咐肖潘奇上来。

    不多时肖潘奇敲门进来,看了看办公室没有九爷,他急忙小跑着来到近前,问道:“城哥怎么样,九爷怎么说的?”

    “放心吧,九爷大人有大量,不会和你这种小人物计较。”吴半城微笑着安慰,笑容里根本看不出半点违心的表情。

    “谢谢城哥!就知道城哥一定会救我!”肖潘奇高兴不已,一个劲的道谢。

    “用不着谢我,跟了我这么多年,我还能不管你么,以后做事之前考虑清楚,拿不准主意就先问我。”

    “放心吧城哥,以后我一定小心,对了城哥,那云极怎么办,九爷会不会亲自出手?”

    “这件事暂时告一段落,云极的事不用你管,自然有别人对付他。”

    “好!我以后专心为城哥打理生意,嘿嘿,那我先走了城哥,拳馆里还有点尾巴没清理干净。”

    “去吧,晚上来家里吃饭。”

    “好嘞!”

    肖潘奇兴高采烈的转身离开,他以为自己这份劫难算是结束了,殊不知他的劫难才刚刚开始。

    当肖潘奇转身走向大门的时候,吴半城温和的脸色立刻沉了下来,他扭动了一下桌子下的一个机关,办公室的大门里发出一种极其轻微的响动。

    就好像齿轮咬合,又好像珍珠落地,更像是阵法被开启。

    拉开门,肖潘奇兴冲冲一脚迈了出去,然而下一刻他忽然惊觉,自己居然出现在乾鼎大厦的天台上!

    脚下是万丈深渊,他的重心已经迈了出去,根本没机会转回来。

    门里,是多年打拼的兄弟,门外,是冰冷冷的死亡深渊。

    绝望的尖叫,在乾鼎大厦的天台响起,肖潘奇一步踩空,直接掉向了楼下。

    在下坠的过程中,他用尽全力想要想明白自己怎么前一刻还在吴总的办公室,下一刻居然出现在了天台。

    可惜,直到他摔成了肉饼,也想不通这番诡异曲折的经历。

    咔嚓。

    办公室的大门里再次响动了一下,吴半城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这是他的隐秘,没人知道,他这间办公室的大门被设下了转换阵法,另一个出口,就在天台。

    一旦阵法被开启,走出大门的人,相当于直接从天台跳下,必死无疑。

    “乾鼎大厦又有人跳楼了?死的这个家伙不是吴半城那个手下叫肖什么来着!”

    医院里,俞韵菲看着新闻惊呼了起来。

    “银山拳馆就是这个肖潘奇坐镇,怎么跳楼了?”俞常山也觉得不可思议,当然更大的不可思议还在后面。

    当云极再次出现在医院,还带来了拳馆挑战赛奖金的时候,俞常山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是三百万奖金!你小子打赢了铁鹰!”

    俞常山的眼睛瞪得老大,看着云极带来的三大包现金,满脸的不可置信。

    他无法相信,从小体弱甚至命不久矣的云极,怎么可能战败强大的铁鹰。

    俞常山自己就是拳手,他十分清楚铁鹰那双重拳的可怕。

    别说云极,就算世界级的拳王出手,对上铁鹰的胜算也不会有多少。

    “三百万的奖金,帮俞叔拿回来了,铁鹰,没什么了不得。”云极微笑说道,语气淡淡。

    云极不喜欢炫耀什么,秦小川可喜欢。..

    “你们是没看到啊!我二叔在铁笼擂台上往那一站,铁鹰腿肚子都转筋了!最后打得连铁笼子都给掀翻了,那叫一个热闹!”

    秦小川绘声绘色的讲述着打擂的经过,俞家父女听得一愣一愣。

    至于秦小川讲述的经过是真是假,俞常山无法确定,但他能确定一点,那就是云极这个孩子,好像变得与以往大不相同。

    不仅变得淡漠了很多,也变得稳重了很多,更变得强大了很多,还变得陌生了很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