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3章 地底古城(下)
    看着云极的异样,陈无惑沉吟不语。

    既然有风向标,那么出事的就未必是云极了,也有可能是自己。

    “难道不是云先生中招了,而是……我们中招了!”陈无惑暗暗心惊,他一手掐住自己的手腕一手掐住秦小川,仔细查看起两人的脉络。

    不掐脉还好,一旦搭上自己的脉搏,陈无惑就是一惊。

    脉象不稳!

    “这是……中毒的征兆!不好!”

    一个不好刚刚出口,陈无惑觉得自己居然无法呼吸,好像有一只大手掐住了他的脖子。

    与陈无惑一样,秦小川也在手刨脚蹬,像是溺水的人,任凭两人如何挣扎,反而越陷越深。

    一阵绝望袭来,陈无惑在心头叹息,却又怀着一份希望。

    既然云极变成了石头,说明人家没中招,三人只要有一个还清醒,就不算全军覆没。

    忽然间陈无惑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他努力的抓着自己的脖子,扭头看向秦小川。

    不知何时,秦小川怀里的小白狗消失了。

    难道是幻觉?

    啪啪两声脆响过后,陈无惑觉得嘴巴生疼,张嘴就骂:“谁打我!”

    眼前一黑,又渐渐清晰,如同经历了一场噩梦,陈无惑终于看清了打自己嘴巴的家伙,正是云极。

    “谁他么……”

    噼啪。

    秦小川刚一张嘴又挨了俩嘴巴,随后他看清了扇嘴巴的是云极,后边骂人的脏话立刻咽了下去。

    “原来是二叔救我!”秦小川反应很快,既然没死一定是云极出手。

    “怎么回事?我们刚才怎么了?”陈无惑看看四周。

    他自己离开了护城河,应该是云极拽的,手段比较粗暴,基本和拖死狗差不多,地上还有印子呢。

    “陈老的经验,看不出自己中毒了么。”云极背着手看向城门。

    城门根本没开过,之前的兵马异象,都是陈无惑与秦小川的幻觉而已。

    “原来刚才的是幻象,这什么毒,这么邪乎!”陈无惑惊魂未定,以他的造诣,居然一时间辨认不出自己中了什么毒。

    见云极指了指护城河里的怪水,陈无惑更加疑惑了,不过很快他想到了关键。

    “是汞!汞中毒之后会产生幻觉,原来护城河里的东西,是水银!”

    陈无惑恍然大悟,更后怕不已,如果不是云极及时将他拽开远离护城河,时间一长他都得死在河边。

    水银挥发,形成汞中毒,而急性汞中毒会使神经异常,产生幻觉,这也是为何陈无惑与秦小川会看见那些古代兵将的缘由。

    得知中毒的原因,陈无惑气得破口大骂:“用水银当护城河水,谁这么大的架子!死都死了,还折腾什么!”

    人家墓主建造的地宫,本来也不是用来待客的,而是棺材一座,陈无惑骂得有些理亏。

    狠狠地呼吸了几大口氧气,服下些解毒的药剂,陈无惑和秦小川坐在一边休息了一会才好转过来。

    水银挥发的空气中含有毒素,离得远些危险不大,地下没有空气流通,毒素的范围只在护城河附近。

    看似假的护城河,短短几米距离,危险的程度竟不亚于真正的护城河。

    他怎么没事?

    陈无惑不解着云极的安然无恙,等他仔细看了看才发现,原来人家根本没呼吸。

    “你不用呼吸?”陈无惑再次一惊。

    “闭气而已。”云极略感失望,扫了眼陈无惑,道:“想必连辟谷你也不会了。”

    陈无惑直摇头,辟谷就是不吃不喝,他活这么大,每天都得吃喝。

    “小心些吧,这座墓,不简单。”云极说罢取出一张纸人,抬手飞出。

    轻灵的纸人飞过护城河,直接贴在了城门上,两只手动了动,飞快的爬了上去,轻轻一跃跳进城里。

    很快,嘎吱吱的响动出现,吊桥缓缓落下,轰隆一声砸起一片灰尘。

    随后城门被开启,透过城门能看到里面的长街,在长街尽头居然还有隐约的灯火。

    等吊桥彻底平稳,云极当先踏了上去,走过护城河。

    陈无惑和秦小川这次学聪明了,两人带上了防毒面具,不敢呼吸护城河附近的空气。

    走进昏暗的城门洞,刚要走进古城地宫,陈无惑觉得头顶一凉,吓得他差点蹦起来。

    用手一摸发现是一块恶心的泥巴,闻一闻还有股腥臭味道。

    抬头看去,一只蝙蝠正倒挂在门洞里,落在陈无惑脑袋上的原来是鸟屎。

    “呸呸呸!这么倒霉呢,出门没看黄历啊这是!”

    急忙擦干鸟屎,陈无惑这个气啊,这叫出师不利。

    “陈老别生气,没准是好兆头呢。”秦小川在一边幸灾乐祸的安慰了一句,反正他没被鸟屎砸中。

    “一边去!你家鸟屎是好兆头啊。”陈无惑怒冲冲的吩咐秦小川拿出手机,查一查今天是什么日子。

    进城之后,三人没有立刻深入地宫,而是先观察地形,云极收回了纸人魔,望向长街尽头的隐约光亮若有所思。

    很快秦小川查到了黄历,挠着头念道:“日值月破,诸事不宜,啥叫月破啊?”

    “月破……”

    得知是月破之日,陈无惑的心头咯噔一声。

    “破日是最凶的日子,今天是大年夜,怎么也是破日?不是好兆头啊。”

    月破大凶,在月破当天诸事不宜,更别提潜入凶险的古墓,这分明预兆着此行不顺。

    “畏天者,必将屈于天之下,修仙之人,在乎什么月破日破。”

    云极的轻语,打断了陈无惑的忌惮,如果连日子都要挑一挑,那还谈什么修仙,论什么修道。

    修仙者,即为逆天者,斗天斗地斗己,方可证得大道。

    不在休整,云极举步行去,陈无惑和秦小川急忙跟了上去。

    街巷两侧,是整齐的屋舍,规模比正常的屋子小了几倍,不过每一间屋子都栩栩如生,走进这座奇怪的城池,仿佛走进了小人国一样。

    只是空荡荡,没有一个人影。

    长街尽头,是通往地底的狭窄甬道,四周以青砖铺就。

    微弱的光亮,来自甬道深处。

    “街巷是外城,内城被设计成了地宫,这座墓比看起来还要大。”

    陈无惑踩了踩斜着向下的甬道,有些打怵的说:“真要下去?”

    “来都来了,自然要下去看看。”云极语气平淡,当先走进了通往地底更深处的阴森甬道。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