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章 绝世玉璧
    对于外界的一切,方毅一清二楚。

    心念转动间,覆盖在他全身的白霜瞬间便消融殆尽。

    正当他准备浮出水面时,寒冰兽王瞪着一对血红的大眼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他面前。

    方毅顿时大惊失色。

    面对寒冰兽王,他根本没有丝毫胜算,更何况是在这湖水之中。

    刷!

    来不及多想,方毅连忙划出一剑,这一剑他并非想要斩杀寒冰兽王,而是希望借助这一剑的反震之力逃走。

    轰!

    寒冰兽王巨大的前掌猛的拍在长剑上,湖水翻滚。

    方毅只觉得自己仿佛身处洪流之中,身体完全不受控制,随波逐流。

    紧接着,寒冰兽王张开血盆大口,似乎想把方毅整个吞进肚子。

    方毅脸色大变,拼命的挣扎,然而却无济于事。

    “吗的,拼了!”

    情急之下,方毅把心一横,体内六个灵气漩涡同时震动,一道磅礴的剑气直接攻向寒冰兽王的口中。

    寒冰兽王似乎没有想到方毅还能出手,而且是如此锋利的一剑。

    面对着这一剑,它血红的双眼中竟然流露出浓浓的忌惮之色。

    噗呲!

    剑气携带着寒冰剑意,无坚不摧,直接洞穿了寒冰兽王的前额,冲出水面。

    湖面上,苏明月和齐云飞二人,只见一道淡蓝色的剑气破水而出,冲天而起。

    二人对视一眼,同时攻了过去。

    湖里,寒冰兽王吃痛,彻底暴走,湖水瞬间沸腾,犹如翻江倒海。

    方毅一击得手,想要逃开。

    然而寒冰兽王又岂会轻易放过他,只见它大口一吸,方毅便完全不受控制的被卷走。

    就在这时,两柄长剑突然出现在寒冰兽王的头顶。

    咻!咻!

    寒冰兽王不得不放下方毅,掉头迎上两柄长剑,不过它那粗壮的尾巴却狠狠的扫向了方毅。

    嘭!

    方毅只觉得一股大力传来,口中一甜,身体便不住的往下沉去。

    幸运的是,寒冰兽王此刻已经无暇顾及方毅。

    湖里,越往下,湖水也越发的寒冷。

    对此,方毅丝毫不觉得意外,让他意外的是,湖水中的灵气也越来越浓郁。

    “奇怪!”

    方毅稳住了身形,原本打算破出水面,但这个发现让他决定一探究竟。

    方毅并不是鲁莽的人,一来他的伤并不重,二来这里是寒冰兽王的地盘,如今寒冰兽王在上面和二人纠缠,湖里反而是最安全的。

    打定主意,方毅便慢慢的沉入湖底。

    此刻,湖水中的灵气已经浓郁到一种令人发指的程度,比外界不知道强了多少倍。

    方毅心中震惊不已,同时催动灵气漩涡飞快是旋转起来,疯狂的吸收着灵气。

    灵海中,磅礴的灵气汇入灵气漩涡,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达到极限。

    “大爽了!”

    方毅大呼过瘾,这里的灵气浓郁程度完全超出了他的认知。

    若是能一直在这样的环境中修炼,那进度简直不敢想象,就是不知为何这里的灵气如此浓郁。

    不过眼下方毅无暇思考这些,突破在即。

    片刻后。

    轰!

    灵海中,灵气漩涡剧烈的抖动起来,瞬间裂开重组。

    突破了!

    灵海七重!

    望着灵海中七个灵气漩涡,方毅仍然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原本他以为最少还要四五天才能突破,没想到在这湖底,仅仅花了半个时辰。

    哈哈哈!

    方毅忍不住内心狂喜,他仍然舍不得停止修炼,然而这湖底不是久留之地,而且他也想查探一下这湖底的秘密,为何这里的灵气会如此的浓郁。

    经过一番查探,方毅最终也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之处,这里的环境仿佛本来就是这样。

    这让他充满了疑惑,最终不得不离去。

    然而正当他慢慢升起时,却见前方隐约发出一丝淡淡光芒。

    “这是?”

    方毅微微一怔,慢慢朝那光芒靠近,出现在眼前的是一面巨大的石壁。

    这面石壁方毅之前就看到了,没有任何奇特之处。

    只是为何会发光呢?难道是湖水中的反光?

    方毅顿时觉得大有可能,不过手中长剑仍然在石壁上轻轻的划了一下,表面上的污垢被划开,露出了里面浓浓的绿意。

    “奇怪,这石壁怎么会是绿色的。”

    方毅微微一惊,长剑挥舞,石壁慢慢露出了它的真面目。

    这豁然是一块巨大的玉石。

    方毅惊恐看着这块玉石,只觉得呼吸有些困难,也难怪,这块玉石足有房子般大小,如此巨大的玉石只怕他做梦也没有想到,更要命的是,这块巨大的玉石还是最为难得的引灵玉。

    难怪这湖底的灵气会如此浓郁。

    啧啧,还记得当初在拍卖会上,一块小小的下品引灵玉都引起了不小轰动。

    眼前这块,若是让外人知道,只怕整个太玄宗都别想再有好日子过了。

    这下真的发达了!方毅狂喜不已。

    然而,面对这巨大的玉璧,方毅却犯难了,这东西他根本就没办法弄走,玉璧仿佛生根了一般,别说收进储物戒,就连劈下一小块也不行。

    玉璧坚硬无比,长剑落在上面,连一点印子都没有。

    “靠!”

    方毅忍不住心中大骂,宝物就在眼前,看的见、摸的着,但就是拿不走,这让他如何不恼火。

    百般尝试之后,方毅最终只得无奈的离开,只待以后有机会再来。

    水面上,苏明月和齐云飞已经把寒冰兽王引到了岸边,两人相互配合,极为默契。

    寒冰兽王原本就受了伤,在水中,前额更是被方毅刺穿,失血过多,此刻已经是强弩之末。

    嗷呜!

    寒冰兽王渐渐不支,发出不甘的怒吼。

    “孽畜,受死!”

    苏明月抓住绝佳良机,紫色剑气直取寒冰兽王的咽喉。

    这一剑快若惊鸿,寒冰兽王根本无从躲避,苏明月秀美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自信的微笑。

    反观齐云飞,他的嘴角却勾起一抹阴冷,攻击的方向徒然一变。

    “小心!”

    方毅刚露出水面,便看到这一幕,连忙出声提醒了一句。

    苏明月给他的印象还不错,最起码比齐云飞强的多。

    然而,齐云飞这一剑带着必杀之心,速度奇快,苏明月根本来不及躲避,她的长剑刚刺入寒冰兽王的咽喉,齐云飞的剑也已经到了眼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