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章 神丹宗宗主(打赏加更)
    老者语气平淡,似乎这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然而这话听在方毅耳中,犹如炸雷般。

    “什么?神丹宗宗主?”

    方毅惊骇的看着长老,眼中满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他做梦也不会想到将眼前这个虚弱的老者,和神丹宗宗主混为一谈,特别是在他的脑海中浮现出自己师尊林千鹤的身影,同样是一派之尊,差距何止十万八千里。

    老者并没有急着说话,似乎正在让方毅消化这个令人震惊的事实。

    “你真是神丹宗宗主?你这么会在这?看你的样子”

    说到这,方毅没有再说下去,但意思却很明显。

    以老者现在这个样子,恐怕连路边的乞丐都不如,更别说神丹宗宗主了。

    堂堂一派之尊岂会落魄如此?

    老者的脸上浮现出一丝苦笑,那笑容比哭更难看。

    “小兄弟,不如我讲个故事给你听吧!之后我还想请你帮个忙,不管你答应与否,我都会把炼丹的本身传给你。”

    方毅微微皱眉,点了点头。

    虽然不知老者所求何事,但对方既然传自己炼丹的本身,那么对方的请求,只有是自己能够做到的,就一定帮他做到。

    “二十年前,神丹宗出了两名天赋绝佳的炼丹天才,其中一个是许正德,而另一个就是我。”

    老者慢慢诉说着自己的经历。

    从他的话中,方毅得知,老者名叫李传道,二十年前便被称为神丹宗双杰之一,而另一杰正是许正德,师兄弟二人感情虽不算好,但也不曾交恶。

    当时的神丹宗宗主便想将膝下唯一的女儿许配给二人中的一人,并且将来接替宗主之位。

    但是两个弟子都非常优秀,一时间他也不知如何选择,他的女儿也同样对两个都有好感。

    最后,他想了一个办法,把两样东西分开,把选择权交给了两名弟子,让他们自己选择,他想看看谁更在意他的女儿。

    许正德极为聪明,一眼便看出这是神丹宗宗主的试探,于是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宗主之女,放弃了宗主之位

    神丹宗宗主当时对许正德极为满意,但是演戏要演全套,而且他也想看看接下来两人的表现。

    于是,第二日许正德和神丹宗宗主之女成了亲,李传道也成了神丹宗少宗主。

    原本神丹宗宗主是打算之后找个机会,废除李传道的少宗主,由许正德接替,演完这场戏,甚至他连手书都写好了。

    对此许正德也是知道的,因此师兄弟二人相处一直都是和和睦睦。

    但是李传道并不知道,他是个实诚人,身为少宗主,便一直勤勤恳恳,做事有条有理,在宗内获得了极好的声誉,连众多宗内长老都对他赞不绝口。

    一时间,神丹宗宗主也找不到理由废他。

    而且时间长了,李传道的表现越来越让神丹宗宗主满意,觉得像现在这样也不错,宗内一团和气,为什么非要是自己的女婿做宗主呢!

    况且李传道做事稳重,许正德未必有他做的好。

    既然如此,不如干脆就这样,将错就错。

    神丹宗宗主的这个想法很快便被许正德知道了,许正德大怒,便跑去质问神丹宗宗主。

    直到此时,神丹宗宗主方才知道,原来许正德一直都是为了宗主之位,选择自己的女儿不过是看穿了自己的想法而已。

    神丹宗宗主懊悔不已,觉得自己看错了人。

    许正德却是愤怒不已,觉得自己被欺骗。

    师徒二人大打出手,神丹宗宗主当时已经年过老迈,如何是许正德对手,结果可想而知。

    李传道说到这,微微顿了顿,接着道。

    “这件事后,师尊便把许正德逐出了师门,又把师妹重新许配给了我,但是师尊怕家丑外扬,便没有公布,因此外人并不得知,只以为许正德出了什么意外。”

    “而师尊因为身受重伤,没有多久便去世了。”

    方毅在一旁听的是唏嘘不已。

    不过他并没有打断老者的话,因为故事显然还没有结束。

    “之后,我和师妹在一起过的很幸福,神丹宗也蒸蒸日上,原以为这件事情已经结束,十年前,许正德却突然回来了。”

    李传道的声音继续响起,说到自己的师妹时,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然而提到许正德时,牙齿却咬得咯吱响。

    原来许正德回来之后,声称当年神丹宗宗主发现李传道有不轨之心,想要废除他的少宗主之位,结果被李传道痛下杀手,不巧被自己撞见,自己也险些丢了性命,只得远走他乡。

    由于许正德之事,神丹宗宗主一直没有公布。

    因此这个说法让很多人持怀疑态度。

    毕竟当年许正德才是神丹宗宗主的乘龙快婿,这个说法未必不可能。

    不过绝大多数人仍然相信李传道。

    但是,许正德最后拿出一封神丹宗宗主的手书,上面明确表示废除李传道的少宗主之位,由许正德接替。

    经长老鉴定,手书确实是神丹宗宗主亲笔书写。

    这个结果一出,整个神丹宗陷入混乱。

    许正德也趁机向李传道发起了挑战,迫于各方面的压力,李传道只能接受挑战。

    结果李传道大败,成了许正德的阶下囚,也顺利的成了神丹宗宗主。

    李传道说到这,眼神中充满无尽的恨意。

    方毅露出了一丝同情之色。

    被如此污蔑,李传道岂能不恨,然而恨又有什么用呢?

    “为了得到神丹宗震宗之宝化神炉,许正德没有杀我,他废掉了我的灵海,把我关在了暗无天日的地牢,极尽折磨,整整十年,求生不的得,求死不能。”

    李传道仿佛是用尽全身的力气才说出这句话,似乎是想起这十年来的各种酷刑,他的身体不禁颤抖着。

    方毅整个人也瞬间不好了。

    他简直无法相信,十年磨难,李传道究竟是怎么过来的。

    方毅没说话,他不知该说些什么,似乎任何安慰的话都是苍白的。

    李传道也没有再说话,似乎已经耗尽了他的力气。

    山洞内静悄悄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