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5章 圣殿
    这话一出,四周气氛,瞬间变得紧张无比。

    姜向东眸光一闪,冰冷的看着方毅,透着些许意外,和戏虐的神情。

    “好胆,竟然敢挑衅本宫,不知死活。”

    姜向东脸色一沉,神态傲慢无比,似乎是大离皇子这个身份,让他在众人面前,总觉得高人一等。

    但可惜,今天他遇到了方毅,方毅又岂会管他什么身份。

    “滚!”

    方毅冷喝,一股浩瀚的气息咆哮而出,宛如一头远古巨兽,直接撞向了姜向东。

    姜向东见状,顿时脸色微变。

    这种情况下,他显然没有想到,对方竟然敢先出手,要知道,对方不过三人,而他们,却足有十多人。

    更重要的是,他自持实力了得,完全没将三人放在眼里。

    此刻,方毅语出不屑,率先发难,他如何容忍。

    “混账!你找死。”

    姜向东怒喝,浑身气息爆发,直接迎了上去。

    然而,刚一接触,他便脸色大变,因为对方的气息,给他的感觉,仿佛一座不可撼动的大山,他只觉得的胸口一闷,整个人便连退出数十步,方才稳住身形。

    “这!不可能!”

    他双目一睁,瞳孔骤然放大,不可置信的看着方毅,脸上尽是骇然之色。

    大离其他武者,显然也无比意外,一个个惊恐的看着方毅。

    唯有云飞月,并没有多大的反应。

    早在天武战场,她就和方毅有过数次交手,方毅的实力她也最清楚不过了。

    那时方毅的修为还远没有达到天脉境,如今就更不用说。

    而云飞月身边,那名淡定的青年,眸光也不由微微一惊。

    “废物!”

    方毅冷哼,这种嚣张跋扈的皇子,他最是看不惯了,虽然实力不错,但在他眼中还不够看。

    “王八蛋!”

    姜向东闻言,勃然大怒,浑身气息瞬间暴涨,从来都只有他无视别人,如今却方毅无视,他岂能甘心。

    “不可!”

    云飞月这时连忙劝诫了一句。

    但她的话,显然无法阻挡已然暴怒的姜向东。

    “给我拿命来!”

    姜向东大喝一声,一掌击出,天地变色,狂暴的掌印,透着一丝毁灭的气息。

    不得不说,这姜向东的实力还是极为了得的,就算比起风神秀和冯依依二人也差不了多少,这磅礴的一掌,若是换成其他天脉境强者,想要接下,恐怕不死也要重伤。

    但对方毅来说,还是太弱了一些。

    “不自量力!”

    方毅冷笑,随手轰出一拳。

    吟!

    顿时间,神龙咆哮,一条栩栩如生的神龙冲天而起,正面轰向了那掌印。

    轰!

    一道惊天巨响,咆哮的神龙直接轰碎了那掌印,撞向了姜向东。

    姜向东脸色大变,身形暴退,但终究还是慢了一步。

    砰!

    一声巨响,他的身形便如断线的风筝一般,倒飞出几十米开外,重重的砸落在地。

    什么?

    这一刻,一众大离武者惊恐不已。

    姜向东为人虽然嚣张跋扈,但不可否认他的实力极为了得,可如今,却不是对方一招之敌。

    之前,他们还以为是姜向东大意。

    但事实,显然不是这样,对方实力远远超乎了他们的想象。

    “呵呵,真是个废物,就这样,竟然还敢叫喧着要我们命丧当场,你到底是哪来的勇气?”

    风神秀心情大好,一脸嘲讽的说道。

    姜向东闻言,整张脸变得难看至极。

    其他大离武者,也一个个怒气冲天,蠢蠢欲动,似乎都想出手,对方虽然强横,但身为大离武者,他们又岂能退缩。

    而且他们人数占优,自然不肯服气。

    “该死,竟然敢挑衅我们大离武者,太嚣张了。”

    “对!杀了他。”

    众人纷纷叫喧着,大战一触即发。

    方毅三人却完全没有放在心上,今时今日,以三人的实力,这些人还没有被他们看着眼里。

    虽然对方人多势众,但真正动起手来,吃亏的反而是对方。

    “都冷静点,这里是圣殿。”

    云飞月这时喝道,她看向方毅的目光有些复杂,虽然分属不同的阵营,但是方毅对她有恩,因此她不想和方毅动手。

    而且方毅的实力强横,真若动手,结果难以预料。

    “可是他们”

    人群显然有些不甘,但姜向东落败,云飞月又是这样的态度,众人也只得忍了下去。

    那名淡定的青年,似乎也没有出手的意思。

    只是目光紧紧的盯着方毅,眸子深处,战意盎然。

    方毅微微有些意外,没想到对方竟然不出手。

    也罢!

    既然这样,他也无谓多事,当即,便一步踏入了石碑之内,风神秀和冯依依紧随其后。

    而一旁的周云涛,似乎还没有回过神来,怔怔的看着两方人马,直到方毅三人起身离去,这才连忙追了上去。

    “混账!你们给本宫等着,本宫必定要你们碎尸万段。”

    姜向东看着几人离去的方向,咬牙切齿道。

    从来没有哪一刻,让他像现在这般受辱,从前他一直都是大离皇室的骄傲,何曾受过这样的耻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