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4章 狗急跳墙
    梭梭梭!

    空气中无数剑气呼啸而来,如万剑齐发,整片天地仿佛下起了一场剑雨。

    而在这剑雨之中,一团璀璨无比的剑光,透着无比凌厉的气息袭来,仿佛能撕裂这世间的一切。

    连空间都被洞穿,拖着一条长长的黑色裂缝。

    “小贼,给我死来!”

    阴冷中年大喝,剑气冲霄,眸中也掠过一抹凌厉的寒芒。

    梭!

    这一剑极快,瞬息而至,方毅的强横已经让他不敢有丝毫大意,一击必杀。恐怕换成其他任何同阶武者,都躲不过这一剑。

    然而,方毅又岂是一般武者可比。

    眼看着这一剑就要落下,若是刺中,方毅的心脏必定会被刺出一个窟窿。

    可他却毫不在意,嘴角反而勾起一抹不屑。

    “仅仅是这样嘛?那你没机会了!”

    方毅轻哼一声,五色剑芒爆射而出,瞬间形成一道剑气屏障,任何袭来的剑气,遇到这股屏障,纷纷湮灭。

    “五行剑阵?这怎么可能?”

    那阴冷中年脸色大变,显然没料到方毅竟然施展出了这门武技,这武技可不光属于开阳宗,而是属于整个北斗剑宗。

    “小贼,你到底是谁?在本座面前还敢造次,你不是我北斗剑宗的人!”

    阴冷中年喝道,直勾勾的目光,仿佛能洞穿人的心思。

    身为天权宗长老,一开始他就表面的身份,但对方仍然出手,足矣说明一切。

    “不过五行剑阵而已,你再试试这个。”

    方毅轻笑一声,五色剑芒瞬间交织,化为一张巨大的六芒星阵图。

    随着这阵图一现,阴冷中年散发出去的剑气瞬间瓦解,如烟雾一般消散无形。

    “怎么可能?”

    阴冷中年一脸惊恐,不可置信的看着方毅。

    张立轩二人同样如此。

    大五行剑阵他们自然不会陌生,这在北斗剑宗,也只有极为出色的弟子才能修炼的,可如今,却出现在一个外人手中,他们如何能不惊。

    “小贼,今天你必死,北斗剑宗的武技,不是你能染指的。”

    阴冷中年目光陡然一凝,一股浩瀚的气息,也随之自他身上弥漫而出。

    瞬间,整个洞穴便被他笼罩在其中。

    又是元力场!

    方毅微微撇嘴,以他的肉身,这样的元力场已经影响不了他多少,就连血河老祖的血色长河都被他破了,更别说阴冷中年,他不过才地丹四转,比血河老祖差了不是一星半点。

    “受死!”

    阴冷中年怒喝一声,浑身剑气大盛,整个元力场也化为了一片剑气海洋。

    无数剑气如潮水一般涌向方毅,泯灭一切。

    然而,方毅却如同这汪洋中的一艘巨轮,任他巨浪滔天,而撼动不了方毅分毫。

    那些剑气,尚未临近他周身,被纷纷湮灭。

    “这?怎么可能?”

    阴冷中年瞳孔猛然放大,满眼骇然,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

    “这就是你的元力场?可惜”

    方毅微微摇头,略带不屑,随即他目光一凝,天空之上,那张巨大的六芒星阵图便飞快的旋转起来,四周天地灵气仿佛一瞬间被抽空,尽皆融入阵图之上。

    顿时,整个山洞剧烈的抖动起来,仿佛承受不住这庞大的能量,要彻底爆开一般。

    轰隆隆!

    六芒星阵图光芒大盛,璀璨无比,散发着极其恐怖的气息,碾压而下。

    “不!”

    阴冷中年脸色大变,眸中涌现一抹恐惧。

    而他身后的张立轩二人就更不用说,已然吓得战战发抖。

    六芒星恐怖的威能,将三人皆笼罩在其中,他二人如何不惊。

    “混账,我跟你拼了!”

    阴冷中年目光一横,庞大的身形冲天而起,浑身气息爆发,宛如喷发的火山一般,直冲九霄。

    轰轰轰!

    一阵惊天巨响,整个洞穴摇摇欲坠,一块块巨石落下,稍不留心,便会被砸出肉饼。

    玉珠儿见机,连忙飞奔至池边,救下了那名人鱼青年。

    张立轩二人只顾着自保,根本无心再理会玉珠儿。

    而阴冷中年一击之后,整个人也宛如流星一般,急坠而下,重重的砸落在地。

    整个大地都为之一震,一个巨坑瞬间成型。

    “师尊!”

    红衣女子连忙飞奔而至,脸色煞白的扶起了自己的师尊。

    而张立轩,整个人却呆在原地,仿佛完全吓蒙了。

    “不,不可能!”

    此刻的阴冷中年一脸煞白,气若游丝,口中鲜血不止,但似乎仍然无法接受这个现实,他堂堂一个地丹四转强者,就这样败了,而且是败在大五行剑阵之下,他如何能够甘心。

    “我说过你没机会!”

    方毅淡淡道,脚下一步步上前。

    “你!你血魔石归你,放我们离开。”张立轩这时仿佛才回过神,语带哀求的说道。

    “离开?呵!”

    方毅不由轻笑,笑对方的天真,还有白痴。

    “小子,你以为赢定了嘛,外面都是我黑狱的人,而且辰杀大人也在。”

    金袍人突然冷笑一声,随即掏出了一枚传讯玉简,用力一捏,顿时,那玉简便爆裂开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