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6章 铁甲战士异变
    嗷呜!

    兽吼震天,阴风阵阵,一股庞大的威压宛如大山一般压下,将整个大殿皆笼罩在其中。

    四周空气纷纷爆裂而来,烟尘滚滚,充斥着无尽的毁灭气息。

    在场几人皆不由微微摇头,看向蒙放的目光也透着一丝同情,虽然蒙放的实力极为强大,媲美地丹四转强者,但可惜,终究不是地丹四转。

    在没有释放地魂的情况下,或许还能一战。

    可一旦施展地魂,其结果,在众人看来,根本不会有任何意外。

    此刻的鬼千愁,眉头紧皱着。

    这里是鬼域,任何一个有损伤都不是他想看到的,可眼下的情况

    下意识的,他不由看向了方毅。

    毕竟蒙放是对方的人,而且这个黑耀君,最近在天武战场名声鹊起,自身实力尚未可知,但手底下的中州军却是霸道无比,让周边的势力闻风丧胆。

    故此,他更加不想得罪对方。

    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此刻对方仍然一脸淡然,脸上看不到半点担忧之色,仿佛没事人一般。

    这让他感到无比疑惑。

    难道对方真的这么有信心,同时他心中也无比好奇,对方突然造访,究竟有什么目的呢?

    轰隆隆!

    随着阴冷中年地魂的释放,他浑身气息暴涨,宛如一尊魔神。

    庞大的阴风狼,更是宛如一头地狱魔犬,处处透着死亡之气。

    一如众人所料,场面瞬间发生了变化,蒙放完全被压制,险象环生。

    “呵!小子,本座看你现在还如何猖狂。”

    阴冷中年阴笑连连,嘴角更是勾起一抹残忍的笑意,看向蒙放的目光,就如同看向死人一般。

    “那就让你看看。”

    蒙放也毫不示弱,浑身气息陡然暴涨,一股浩瀚之气自他身上喷发而出,瞬间化为一尊巨大的铁甲战士,杀意腾腾,仿若靡战天地的魔神。

    嗯?

    感应到铁甲战士身上所散发出的滔天之气,丝毫不弱于地魂,众人皆不由一惊,眸中闪过惊骇之色

    尤其是阴冷中年。

    他直接面对着这铁甲战士,瞬间便被浓烈的萧杀之气笼罩着,让他此刻仿佛置身于修罗战场。

    而这铁甲战士,就仿佛这战场的绝世修罗。

    方毅也不由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蒙放的实力,一向就是同届中的佼佼者,再加上服用九窍通神丹,肉身实力倍增。

    元力场的压制,对他的影响本就不大,如今凝聚出铁甲战士,就更不用说,元力场的差距,几乎被抵消。

    “混账!”

    阴冷中年见此,顿时大怒不已。

    而蒙放也战意盎然,场面竟然再次陷入两难之地。

    “黑耀君果然不凡,一名普通的手下,竟然能够以地丹三转的实力硬抗地丹四转。”

    “不知那两百将士是否皆是如此?”

    鬼杀这时目露精光的看着方毅,似乎若有所指,但更像是说给自己师尊听的。

    蒙放的强横,显然让他大吃一惊,因为在他看来,蒙放不过是对方手下那两百名将士中普通的一员。

    可就是这样普通的一员,竟然有如此强大的实力。

    那两百将士岂非

    想想,他便觉得震撼无比。

    什么?

    听到鬼杀的话,场中几人皆不由大惊,一脸不可置信的看向了方毅,他们原本以为蒙放必定是对方最得力的手下。

    可如今,鬼杀却说这样的将士,对方足足有两百名,这让他们如何不惊。

    若真如此,恐怕仅凭这两百将士,就足以荡平他们各自的势力。

    此刻,战野身旁,那名看似极为普通的老者,也不由抬头看向了方毅,眸光闪烁不定。

    而方毅,却只是淡淡笑了笑,并没有回答。

    轰轰轰!

    这时,场中的战斗也已经进行到了最后关头,阴冷中年久攻不下,彻底暴走。

    身为地丹四转强者,竟然被一个地丹三转武者逼到如此地步,而且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他原本还想拿对方立威,如今这样的场面,他如何能忍。

    然而,任凭他如何强大,却总是差一点。

    “小子,我就不信,你能一直扛下去。”

    阴冷中年怒不可歇,手中攻势越发迅猛,整个人仿佛化为了一团狂暴的能量,肉眼难辨。

    两者之间,终究有着不小的差距。

    随着阴冷中年彻底爆发,蒙放渐落下风。

    铁甲战士虽然厉害,但他们的强横更加体现在战场之上,并非单打独斗。

    何况两人之间,还隔着地魂这道天埑。

    “哼!小子,能够死在本座手中是你的荣幸,下辈子眼睛放亮点。”

    阴冷中年再次咆哮一声,一脸狰狞。

    四周天空兽吼如雷,只见他愤然拍出一掌。

    轰隆隆!

    顿时间,天地巨震,庞大的阴风狼也猛然扑了过来,与磅礴掌劲融为一体,化为一只擎天魔掌,碾压而来。

    不好!

    蒙放脸色大变,这一掌极为强横,饶是他实力强大,但和对方仍然有着不小的差距。

    不过身为三千铁甲的一员,他从来不知道什么叫退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