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7章 君臣(第四更)
    “嗯!”

    姬无仙闻言,轻轻的点了点头,脸色也微微缓和了一些,不过神情仍然有些担心。

    方毅见此,又接着说道:“等过了这一阵,我陪你天都,把无命他们接回来。“

    “不!”

    出乎方毅意料之外,姬无仙竟然果断拒绝了,随后又道:“你去天都实在太危险了,就算要去也是我去,而且你说的对,爷爷暂时没有动静,就说明事情还在他的掌控之内。”

    姬无仙果断道,目光坚定。

    “别忘了我。”

    冯依依这时也插了一句,意思再明显不过。

    姬无仙闻言,投去一个感激的目光。

    方毅无奈的笑了笑,心中却倍感温暖,不过眼下说这些还早,一切都要等到立国之后再说。

    与此同时,距此不知多少万里的天都,一座奢华的大殿之内,姬纵横正微微鞠身。

    在他上方,公孙无敌正端坐在龙椅之上,像是在批阅着什么。

    “朕的黑耀将军,你镇南王府的郡马,就要立国了,你可知道?”

    公孙无敌淡淡说道,但手中却并没有停下,神情也看不出喜怒。

    “回陛下,老臣知道。”

    “而且有些事,怕是陛下还不知道。”

    姬纵横恭敬的说道,声音不卑不亢,也没有太多的波澜,仿佛在说着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情。

    “哦?说来听听。”

    公孙无敌微微道。

    “是!陛下。”

    姬纵横回道,随即还自怀中掏出了一纸信封,“回陛下,这是方毅派莫家的人送给老臣的信,上面说是三日后立国,并且立大丫头为国母,让老臣早做准备。”

    姬纵横一边说着,一边递上上那纸信封,神态没有半点变化。

    “哦!”

    公孙无敌闻言,微微抬头,颇为意外的看了姬纵横一眼。

    “那你都做了什么准备?”

    他神态颇有些玩味。

    伺候在则李公公,也连忙递上了那封信,但他却连看也没有看一眼。

    “陛下说笑,老臣当日将大丫头许配给他时,他还只是神威军中的一名普通将士,只是稍微出众些罢了。”

    “而且,他和大丫头在太玄宗早就相识,再加上他又救了无命。”

    “故此,老臣才有这个决定。”

    “可老臣万万没有料到,他竟然会叛出大夏,并且即将立国。”

    姬纵横淡淡说着,语气平淡无波,仿佛在说着别人的事情一般。

    “世事难料,朕也没有想到。”

    公孙无敌微微点头,颇为认同的样子,不过他话锋随即一转,又道:“但他一直住在镇南王府,镇南王莫非没有半点察觉吗?”

    他的话中有些责备之意,但语气却依然平淡。

    “回陛下,也许是老臣的疏忽,但老臣更相信,方毅是突然做的决定,之前毫无征兆。”

    “从神威军得到一些消息之后,老臣便派出彻查,最后得出,方毅很可能是被生殿捧出来的。”姬纵横说道。

    “哦?继续。”

    公孙无敌颇有深意的笑了笑。

    “是!陛下。”

    姬纵横应道,“方毅曾告诉老臣,三仙岛的封印是被他破除,也是在三仙岛,他才知道一些关于这个世界真相,为此,他很是自责,认为自己放出了那些绝世强者,才造成中州大乱。”

    “故此,他想阻止这一切,但中州的局势,又岂是一人能够左右的。”

    “异想天开,不过倒也敢作敢当。”公孙无敌微微摇头,笑了笑说道。

    “陛下说的对,确实异想天开。”

    姬纵横也附和道,“但生殿显然不这么想,他们一直守护着那座生殿,已经成为了一种信仰,或许他们知道方毅心中的愧疚,于是便把方毅拉到了台前。”

    “方毅原本就心有愧疚,生殿又站在大义之上,再加上三仙岛的人,多半”

    姬纵横说到这便停了下来,意思已经再明显不过。

    公孙无敌闻言,也不由微微点了点头,“到也说得过去,只不过他的修为还是太差了些。”

    公孙无敌淡淡道,还颇有些惋惜的样子。

    若是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在说着自己某一个晚辈。

    “陛下说的是!”

    姬纵横也点头道,“据老臣猜测,生殿多半是看中了他赢皇传人的身份,而且他又是方家的人,他背后有着皇极宗、方家、和三仙岛。”

    “事实也正是这样,据老臣所知,他能够发展如此快速,正是因为三仙岛和皇极宗,方家相信用不多久也会前往。”

    姬纵横一五一十的说道。

    公孙无敌笑了笑,而后颇有深意的看向姬纵横一眼,道:“是不是也包括你们镇南王府?”

    “陛下说笑了!”

    姬纵横面无表情,道:“镇南王府永远是大夏的镇南王府,没有大夏,就没有镇南王府。”

    “是吗?不过朕听说,无仙已经去了黑耀城,镇南王莫非还不知情?”

    公孙无敌淡淡问道,隐隐有一丝质问之意。

    “回陛下,老臣也是近日才知,大丫头的性格,陛下想必也知道一些,她一向率性而为,从而不计后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