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51章 小胖的消息
    方毅也没有想到会再次见到对方,当即便毫不客气的走去。

    “嗯?”

    华文航见此,顿时脸色大变,显得有些慌乱,不知所措。

    上一次,在摘星楼拍卖会他已经领教过方毅的手段,如今再次相见,且对方直冲自己而来,气势汹汹,他又如何不慌。

    不过大庭广众之下,身为玄天剑宗核心弟子,他还是强压下心中的恐惧,硬着头皮与方毅对视着。

    四周人群的目光,此刻也齐刷刷的看来,皆带着一丝好奇。

    “呵!这小子是谁,竟然敢找华文航的晦气,还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可不是!也不知是哪个山嘎嘎里出来的野小子,自寻死路。”

    人群议论纷纷,用一种如同看像白痴般的目光看向方毅,透着一丝戏虐和玩味。

    只是随着方毅的脚步,他们却发现,华文航的脸色竟然变得越来越难看,额头甚至渗出丝丝冷汗。

    “你你想干什么?”

    终于,华文航率先开口,带着些许颤音,脸色也如同白纸一般。

    人群见此,顿时面面相觑,从彼此眸中皆看到了深深的疑惑和震撼之色,任凭他们脑洞再大,也没有想到,华文航面对着来人,竟然会如同老鼠见到猫一般。

    差一点就落荒而逃了。

    来人是谁?

    这一刻,人群对方毅的身份无比好奇起来。

    整个大堂也变得鸦雀无声。

    “干什么?”方毅声音冰冷,并没有急着问话,而是一掌探出。

    吟!

    大堂内,一道龙吟之声隐隐传来。

    华文航顿时脸色大变,显然没有想到对方二话不说,竟然就直接出手,这让他几乎毫无防备。

    而且在方毅手中,以他的修为,就算有所防备也是枉然。

    故此,这一掌毫无意外,直接悬在了他的头顶,只要方毅稍一用力,他的脑袋便会如西瓜一般,四分五裂。

    “不不要杀我!”

    面对着死亡,华文航再也顾不得其他,双膝差点跪地,颤声求饶。

    四周人群,一个个也是惊恐无比,连大气都不敢出。

    尤其是之前那几名讽刺方毅的食客,此刻皆是一脸煞白,浑身颤抖,华文航在对方手中尚且如此,更别说他们。

    好在方毅连看都懒得看他们一眼,这到是让他们暗暗松了口气。

    “本宗问你,日前是不是有一只踏云雕潜入了风雷山?”

    方毅眸光一寒,厉声问道,直接无视了四周众人。

    “这”

    华文航一呆,显然有些反应不急,他还以为方毅是为了上次的事找他麻烦,却不想

    “是是!是有这么一回事。”当即他连忙回道。

    果然!

    方毅闻言,眸中一紧,再次问道:“那后来呢?那只踏云雕是死是活,现在何处?”

    “这”华文航稍一犹豫,便感应到方毅那凌厉的目光,透着浓浓的杀意。

    顿时,他不敢有丝毫怠慢,连忙问道:“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那踏云雕极为强横,差点就让他逃了,但最后宗内数名长老出手,才困住了他,至于最后如何,我也不得而知。”

    华文航眼巴巴的看着方毅,显然不确定自己的回答能否让对方满意。

    而方毅,脸上却已经布上一层阴霾,难看至极。

    小胖自小就跟着他,如今生死不明,他如何不怒,只是眼下这种情形

    “混账!”他不禁怒骂一声,牙齿咬得咯咯响。

    “冯依依呢?你可知她在何处?”

    微微平复下来,方毅再次回道。

    “冯长老?”

    见问,华文航先是一怔,随即才猛然想起,两者关系非同一般,脸色也变得阴晴不定。

    “我不知道,冯长老乃是宗内长老,她的下落,我们根本无权过问。”

    华文航看似不像撒谎。

    方毅深深的看着他,眉头也不由微微皱了起来,什么意思?不知道?难道说冯依依被禁锢的事,暂时还没有传开?

    似乎也对!

    虚无涯的目的是自己,不!严格来说,应该是风雷老祖的遗物,而禁锢冯依依只是引自己前来,确实没有必要公告全宗。

    只是,真的是这样吗?会不会还有什么别的原因?

    方毅暗自思量着,最终也没想出个所以然,只能归结与此。

    但冯依依被禁锢,无疑是板上钉钉,不然的话,小胖潜入风雷山,必定会惊动她。

    “上次是我有眼无珠,看在冯长老的份上,不不要杀我。”

    见方毅迟迟没有发话,华文航再也顾不得其它,连声求饶,甚至连冯依依也抬了出来,或许在他看来,冯依依也是玄天剑宗的一员,而对方二人关系非浅,说不定能放过自己。

    四周人群,此刻皆暗自摇头,华文航的表现,无疑让他们大跌眼镜,目光中也透着一丝鄙视。

    同时,对方毅也越发敬畏起来。

    “废物,滚!”

    方毅露出一丝鄙视,随手一挥,一股庞大的力道便席卷而出。

    华文航的身形,顿时如炮弹一般轰了出去。

    他原本就没有想过要对方的命,只是想了解一些情况,如今话已经问完,自然没有留下对方的必要。

    更何况,今时今日以他的实力,一名玄天剑宗的核心弟子,杀与不杀,根本无关紧要。

    华文航落荒而逃,狼狈至极,甚至来不及擦拭嘴角的鲜血。

    大堂内也是寂静无声,人群连大气都不敢出。

    “打扰了!”

    扫视全场,方毅扔下一句话,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大堂。

    直到二人的身影完全消失不见,寂静的大堂内,才仿佛回过神来,瞬间炸开了锅。

    “啧啧!这人是谁,竟然如此霸道,连华文航都不是他一合之敌,难道是天婴境真人?”

    “呵!那又如何?别忘了这里可是玄天城,玄天剑宗的地盘,那小子再强横,难道还能单枪匹马对抗玄天剑宗不成?我看他就是自寻死路。”

    “说的对!不过不管怎么说,华文航这次脸算是丢大了,就不知那人会有什么下场。”

    人群议论纷纷,似乎都有些好奇。

    然而,任凭他们做梦,恐怕也不会想到,他们口中之人,竟然真的要单枪匹马闯玄天剑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