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99章 混蛋,还不救我!
    金牛峰,星河十二峰www..la

    原本在十二峰之中,只能算一般,但因为一个人,一跃成为了最让人仰望的所在,而这个人自然就是罗天阵。

    说起罗天阵,星河宗内,几乎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也没有人知道他何时加入宗门的。

    有人说,他早就已经加入了宗门,隐忍百年,一飞冲天。

    也有人说,他是突然驾临的,之前从未在宗内出现过。

    但不管是哪种说法,他第一次为人所知,就是被授以星河宗核心大弟子的身份。

    一个之前从未出现过的人,突然被授以星河宗核心大弟子,其引起的轰动,可想而知。

    正因为此,二十八名核心弟子才会反对,才有了罗天阵,惊天动地的一战,这一战成就他的无上威名,让整个星河宗弟子皆以他为榜样,乃至很遥远的区域。

    夜幕之下,一道黑影自无尽山岳之中穿梭。

    淡淡的月光洒落而下,被迷雾笼罩的金牛峰,泛着微弱的白光。

    其内,隐隐可见一座庞大的宫殿。

    宫殿内,一名白衣青年正盘坐上方,双眼紧闭。

    他面如刀刻,棱角分明,剑眉微微鼓起,看上去极具威严。

    他似乎正沉浸于修炼之中。

    但随后,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一丝不耐。

    几乎同时,大殿内一道黑影凭空浮现,悄无声息,就仿佛他原本就应该在那一般。

    “本座最讨厌修炼的时候被人打扰,若是没有合理的解释……”白衣青年声音淡漠,仿佛不带一丝感情。

    言下之意已经再明显不过。

    然而,那黑衣人却充耳不闻,身形一动,便宛如一道幽灵,袭杀而出。

    他速度极快,几乎肉眼不可见。

    银亮的长剑也仿佛跳跃了空间,直接出现在白衣青年额间,没有受到丝毫抵抗,穿透而过。

    黑衣人明显一怔,似乎没有料到这么容易就得手。

    但随后,白衣青年的身躯如雪花般,一片片散落,这,赫然是一道影子。

    “还是慢了些,不过也算不错!”淡淡的身影再次响起,飘忽不定。

    一柄长剑也自虚空之中袭杀而来。

    黑衣人似早有察觉,反应极为灵敏,如一道幽灵,不退反进,直接迎了上去。

    瞬间,两柄长剑袭杀在一起,剑气四溢。

    一时间,竟然旗鼓相当。

    “哼!本座到是小瞧你。”白衣青年眸光一寒,五指一捏,一枚枚符文瞬间自他指尖涌动,山林间,那浓浓的雾气仿佛受到某种牵引,瞬间笼向大殿。

    顿时,大殿内的一切都变得朦朦胧胧。

    黑衣人四周尤甚之。

    “死!”冰冷的声音自浓雾之中传来,四面八方。

    紧接着,一声声惊天兽吼,一头头庞然大物自浓雾之中碾压而来,暴虐至极。

    这?

    刚刚明明还在大殿之中,怎么四周突然出现如此多强横的妖兽。

    黑衣人明显一惊,但手中长剑却没有丝毫停顿。

    大战依旧,黑衣人却渐渐不支。

    “可惜!还是差了一点,现在让本座送你上路吧!”

    随着这声音,四周景象大变,浓雾散去,转而化为了一片空旷的大地,那一头头庞然大物也随之变化,化为了一柄柄惊天剑气,锋芒无比。

    咻咻咻!

    无数剑气呼啸而至,撕裂天地,将整片空间都撕裂的支离破碎。

    不好!

    黑衣人神情大变,单手捏诀。

    顿时,无数符文自他指尖涌出,犹如一道道冲霄的剑气,瞬间排列,凝聚成一张无匹的剑阵。

    毁灭和恐怖的气息弥漫而出,让人不禁胆颤心惊。

    “杀天剑阵?”声音中透着不可思议,还有无比的渴望,“你终于来了!本座已经等你很久了。”

    白衣青年的身影缓缓凝聚,在他身后,万剑齐鸣。

    而他那璀璨的眸子里,却是无尽的渴望。

    杀!

    黑衣人却根本没有理会他,身形冲霄而起,化为璀璨的剑影,融入剑阵之内。

    整座剑阵,就仿佛一柄无与伦比的巨剑,毁天灭地。

    “来到好!”白衣青年眸光也是一沉,四周景象再次大变,那万道剑影竟然化为了一道道身影,那些身影模糊不清,但无一例外,都朝着黑衣人击杀而去。

    黑衣人神情巨变,因为在他眼中,这些模糊不清的身影,竟然都是他的至亲之人。

    他只是微一失神,万道剑影却已然袭杀而来。

    最后更是合而为一,化为了一柄惊天巨剑,无数符文流转其间,这豁然是一柄符文之剑。

    与方毅手中的符文之剑几乎一样。

    但若是细看之下便能发现,那些符文和阵图并不相同。

    眼看着这一剑就要落下。

    黑衣人神色一定,十指捏动间,那璀璨的剑阵,竟然也化为了另一柄符文之剑,除符文和阵图之外,其他的依旧一模一样。

    只是相比之下,黑衣人的符文之剑要弱小一些,似乎对阵法的领悟不够深。

    轰隆!

    一声惊天巨响,两柄符文之剑轰杀一处。

    黑衣人的身形也如断线的风筝一般飞了出去,口中鲜血喷涌而出。

    “哈哈哈!本座说过,你还差了一些,放心去吧!你想做的事本座会继续完成。”白衣青年放肆大笑,开怀至极。

    黑衣人神情却变得无比难看,口中鲜血不止,气息也极为虚弱。

    “混蛋,还不救我!”

    陡然,黑衣人开口道。

    这话一出,白衣青年明显一怔,有些怀疑的看着四周。

    而隐藏在暗处的方毅,同样一惊,自修炼天一真解,领悟水之真谛后,他遁形天地,几乎无迹可寻,根本没有人能够发现,除非那些实力超强者。

    眼前二人虽然实力霸道,但显然还不够。

    可黑衣人,不,花怜儿竟然察觉到了自己的存在,这让他如何不惊。

    其实,就算花怜儿不开口,他也会出手。

    因为那两柄剑,竟然和他手中的一模一样,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他必须弄清楚。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白衣青年‘罗天阵’修炼的并不是困天剑阵。

    至于是什么,他也无比好奇。

    “哼!死到临头还在装神弄鬼。”罗天阵冷笑连连,显然以为这是花怜儿的小把戏。

    可就在这时,一只巨掌自虚空探出,抓起花怜儿便消失不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